第八百三十二章 自己挖的坑

在正气石挡在中间的同时,魔气已经到了身前,一掌印在了我的胸口。当正气石被神力催发到极致的时候,威能倍增,自然是不分敌我,将我与魔念同时镇压。

也幸亏是如此,残留在体内的魔气除了对我有着一定的伤害,并没有隐没与我的身体。同样的正气石的爆发让我受到第二次的打击。

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就连神格都隐隐有溃散的迹象。

而魔念则是直接被正气石笼罩就差一点,直接被毁灭。可惜差一点就是差一点。魔气被蒸发了十之八九,最后几近透明的情形下,远盾。

我很想去追,可是实力折损,神格不稳,根本就经受不起第二次的损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经过这一次的正面交锋,让我明白想要将心魔彻底的消除,只有一个办法,寻觅天下间的镇邪之物,来熔炼出一套铠甲和武器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心魔并非是惧怕我,他之所以一直回避,不过是应为我的成长可以带给他好处。甚至这一次的正面交锋,如果不是选择在泰山之巅,胜负的结果恐怕就是碾压性质的了。

在泰山寻觅了一处洞府,我就像是一直受伤的狼,缓缓的恢复着自己的上伤势,直到百年之后。神格才终于稳定了下来。

与心魔交锋,正如云天的残念所说,一不小心就是将自己杀死的结果。说实话,如果能够打破虚空,我真的不介意将心魔放逐到乱流空间。可是即便如此我依然不会放心。乱流空间可以说九死一生。但是毕竟也有机会离开,就如我不是离开了吗?我知道的,心魔同样知道。

唯一能够让我运用的底牌只剩下在自己的装备上下一番苦心了。

天地之间浩然正气,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想要寻觅却并不容易,正气石,就是一种,但毕竟是石头,不可能被炼化成铠甲,或者是兵刃。雷电也是至刚至阳的驱邪圣品,但是雷电依然是无形物质,犹如水流一般的纯在。

想要将天下间的正气汇聚在兵器铠甲上,只能寻找拥有阳刚属性的金属,而且这金属还要足够的坚硬,能够能够承受并且兼容其他的正气属性。比如雷电,不如正气石的浩然光芒。

想要寻找这样的金属就只有一个地方,岩浆之内。这里经过千万年的高温,,就好像是同一个熔炉,不断的将杂质炼化,能够存在的就只剩下最精华的部分。

我要寻找的就是炎铁。这种金属虽然赶不上琉璃之金,但是其硬度已经算是这一方世界的极品。最重要的是在这熔岩里历经千万年,与不同的物质融合与分离,起融合性也是非常优秀的。

唯一的问题是这炎铁十分的稀少,并不是每一个熔岩里都可以得到。

尽管这样,我也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能慢慢的寻找。

转眼将近千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每日里,我都在各个岩浆里寻觅或者等待,炎铁的出现,熔炼,制造成装备。

千年的时间,长剑已经被炼制出来,剩下的铠甲,除了护胸以外却是再也没有其他的收获了。

再等千年,我已经没有了耐心。在这里我有千年的时间,千年没有将心魔消除,等待我的或者只能是天道无情这四个字,如果再也不能回到这个世界,就意味着永远失去家人。

与天道为敌,这种事情我并非没有想过。可是正所谓投鼠忌器。这一方方的世界,就在天梯之上,惹毛了天道不说别,直接将这一方世界毁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绝对是我无法承受的。可是对于天道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外科手术,生病的地方切了就完事了。

再次回到华夏,这里已经不复往日的平静,炮声隆隆。却是到了民国时代。

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看着飞机在天空划过扔下一颗颗炮弹,看着一队队,岛国的士兵,拿着枪炮嗷嗷叫着洗掠中华大地。我很疯怒,同时却明白了,那看不见的因果线。其实我不过是在走一条天道设置的因果,或者说是循环往复的线路。

既然在后世,我会出现,那么现在我所做的一切必然会影响后世的我。或者说,当初的家人并没有离开,是我自己带走的吗?而当初的自己,只是被自己忽悠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设定的剧本来吧。

我笑了笑,并没有在华夏大地多做停留,而是直奔岛国。那个什么天皇没什么东条,什么内阁军部。只要将这些家伙直接灭了。华夏的战争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在岛国的皇宫内,所谓的天皇,蜷缩在角落里,浑身颤抖,小一只受惊的兔子。我真的觉得耻辱,堂堂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史,居然被这样的一个国家,这样一个卑微的家伙前来欺凌。可想而知华夏已经烂到何种的地步。

来都来了,不杀一个天翻地覆似乎对不起自己。与是我那个向前,打算直接杀了这货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屏障。让我诧异的是挡住我的不是别人,而是镜儿。天梯上的镜儿!

“不能杀他。”镜儿的话语十分的短暂。意思却是在明了不过。

我没有说话,很显然不可能因为一句话而放弃。我甚至,打算先将眼前的镜儿揍一顿再谈其他的。不能违背天道意志,那你这个器灵我总可以揍吧。

“不能改变历史。如果他死了,战争结束,那么历史就会走到另一个方向。而你在后世就不会出现。和你有关的因果也会消失。至于你,与你的星云空间所有人,都将不复存在。”镜儿淡淡的说了一句,接着转身让开了道路。很显然他只是来带一句话。其他的让我自己选择。

我停下了脚步。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倒是没有什么犹豫,可是加上我的家人朋友,还有星云空间无数的追随者。这待机的确是太大了。就好像我要去救一个溺水的人。可是需要花费的代价是牺牲十个人,来换取他的性命。谁会做这样的选择。

或者有人说,要看溺水之人的身份。但是,甭管溺水的是谁,有自己的家人重要吗?牺牲自己很容易,牺牲身边的人,却是一种万劫不复。那种大无畏的精神,背后则是站着自己的家人父老同胞。

我黯然叹息。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不过,既然对历史已经了解,虽然帮不上忙,却可以在局部贡献一番自己的力量。

我回到了华夏。来到了西部参加了军队。很快就成为了一号首长的警卫员。

对于枪法,有着灵魂领域,想打不中都难。对于防身的武技,武者怎么可能与神抗衡。

尽管是这样,我依然没有特意的表现自己。

华夏战场如同历史的轨迹,不断的开始恶化,华夏大半沦落,而一号首长的根据地,则是在敌后扎根。

这一日,随着首长参加第二次代表会议。因为战斗形式日趋严重,会议的地点并没有在首长所在的地方召开。我随着一号首长,凌晨出发,走在崎岖的道路上。

砰砰砰!连续数声轻微的爆破声,四周忽然泛起烟雾。十几把寒光闪闪的利刃悠然出现,最外围的几人,瞬间身首异处。

我站着没有却是唯一的列外。那把岛国玩刀已经砍在了脖子上,却是连皮都没有砍下来一块。

拿刀的岛国武士,神色变得夸张无比,紧接着是无边的恐惧,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的眼睛。

啪啪啪啪啪啪!犹如爆竹办的枪声响起,十几名岛国武士纷纷倒在地上。每一个都是眉心中弹。

“小倪呀。没什么问题吧?”一号首长始终面不改色,甚至看着鲜血洒在自己的身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有愤怒。当解决了路上的武士之后,一号首长这才关心的看了过来。

“没事,这里还有一个人。”我上前,走了几十米的距离顺手从草丛里拽起来一个十几岁面黄肌瘦的少年。

当我看到这少年的同时,不由得苦笑,看来一切似乎都是自己在给自己挖坑,这位不就是,百年后,华夏第一供奉吗?达到天尊级别的护国尊者。

少年吓的哆哆嗦嗦,只是双眼看着我的目光却是异彩连连。

“小鬼,别怕我们是人民的军队。”首长笑眯眯的走过来伸手揉了揉这少年的脑袋,接着说道:“这地方不能留下,我们赶时间,就把这小鬼送到下一个村子,交给老乡吧。”

队伍继续前进。这少年,似乎已经从起初的恐慌解脱出来,只是目光之中看向我的眼神里几十崇拜又是胆怯。

我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本修炼秘籍,顺手递给了这少年。

在后世的时候,我曾与他交谈过,自然是知道他的经历,很显然当初他遇到的人就是我了。那么引导他踏上修炼的也只能是我。

这本修炼秘籍是从一个岛国武士的身上搜出来。原本就属于华夏的财富,对我并没有什么用处,对着少年却是在合适不过了。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