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九章 大结局(上)

那男子瞧上去也就二十来岁,但全身上下却布满了最原始的毁灭气息!

将血色长发撩开,男子露出他那张无情而俊朗的面孔,对我阴声道:

“白辉!看到你变的如此强大!我很欣喜……”

这名男子声称自己名叫屠神,他来自数千年前的远古,那时的苗疆,还处于一片混沌中,到处生活着饮毛茹血的食人部族!

屠神悲凉地注视自己家人被当做食物宰杀,却无能为力,精神崩溃后,他只身来到十万大荒中,在那里,他将自己的愤怒化为力量!在获得了远古神灵的祝福后,屠神返回到自己的部族,从尸山血海中杀出,一统整个苗疆!

但那时,他的敌人以全部死去,屠神感觉不到生存下去的意义,惨笑一声,他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从此,后世将他当做神灵来供养!苗疆最强大的黑巫师们,不惜动用古代禁法,将屠神重新复活!

复活后的屠神,性情大变,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人了!他的心冷如刀子!他变得比冷血动物还无情!

他开始肆意杀戮,肆意毁灭!整个苗疆在他的血腥统治下,变成了人间炼狱!

后来,数十名玄学强者联手,在苗疆与屠神展开一场生死较量!这场较量持续了三天三夜!最终,以玄学强者惨胜而收场!

活下来的玄学强者们,启动封阴大阵,以万里青山为阵眼,又将九层封魔塔倒置,埋与地底,作为阵心!将屠神罪恶的灵魂封印其中。

这一封,就是数千年之久!

我手中的焚天剑,最早的主人就是屠神!他被击败后,此剑落入民间,最后机缘巧合被我获得,屠神通过留在剑中的微弱气息找到了我,呼唤我前来见他!

在听完这一故事后,屠神向我发出请求道:

“白辉!快击碎水晶!救我!只要我恢复自由!我愿意献出自身的魂血精华!助你成神!”

“我的魂血里!蕴含着来自远古的恐怖力量!只需一滴!你即可突破天尊境!成为真正的神!”

“而且,我可以亲自出手,布下逆天改命血灵阵!稳固你的修为,让你获得最纯正的道统!”

“来!你只需击碎水晶!就能与我一起……成为这个世界的神!”

听完屠神给出的条件后,我沉默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将手伸到水晶容器上。

我当然不会那么傻,屠神给予的许诺,只是空头支票罢了,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岂能轻易放他出来?

不过,我的焚天剑在不停地呼唤!在尖啸!我能清楚地感觉到,焚天剑在疯狂渴望着屠神的灵魂!

伸手轻轻抚摸着水晶容器,我后退一步,猛地将焚天剑抽出,狠狠插进了水晶中!

唰!焚天剑锋利无比,像刺穿豆腐般轻易插入了水晶中,血色剑刃连带屠神的魂魄都刺透了!

“啊……!白辉!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屠神疼的尖叫!拼命挣扎着!可他的魂魄依旧被死死封印在水晶中,除非水晶破碎,否则他根本无力还手!

多一句废话都懒得说,我手腕用力旋转,也就眨眼间的功夫,焚天剑将水晶容器内的屠神……扎成了一团血水!

“你……你好狠毒!我不甘心啊……!”

很快,屠神的惨叫声就变得微弱起来,他刚刚凝结的身体彻底化成了血水!被焚天剑一丝不落地吸收一空!

“狠毒?你这种苗疆的祸害,放你出来,我就是千古罪人!”

冷笑一声,当焚天剑吸干了水晶里的全部血液后,我这才缓缓将剑抽出,此时,屠神的存在已经彻底被我在世界抹杀!

他,成为了焚天剑的一部分!此剑直到今日,方才具备了真正的剑魂!

获得屠神的魂魄,焚天剑的威力提升了何止百倍?它在我手中疯狂地颤抖!在欢呼!无数血色怨魂从剑身中飞出,又钻了回去……

就连整座封魔塔,在焚天剑欢呼声中,都开始晃动起来!

我没敢在此多停留,将第九层搜刮一番后,我急速退了出来,重新返回到地面上,我这才重重松了口气。

随着地面发出阵阵轰鸣,九层封魔塔不断地下陷,坍塌,最后被永远封死在了地底深处。

去狐大仙那里拜访一番后,我连夜离开了白狐山。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重新回归于平静,继续等待着最终的宿命。

返回夜总会后,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夜里12点准时睡觉,偌大的夜总会中,只剩下了我独自一人,有时候,我在一楼与二楼随意闲逛,看着布满灰尘,静悄悄的走廊,往事也开始一件件浮上心头。

我在这里品尝过无数的恐惧,与同伴们一次次出生入死,在那段血腥而绝望的岁月中,我不断成长,不断变强。

现如今,我的财富无法估量,钱在我眼中,只是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已,我的力量更是达到了玄学的最顶峰!

身为天尊的我,在吸收了珠穆朗玛的圣魂后,寿元也几乎达到了永恒,甚至可以说地球不死,我就不灭!

如今的我,已经完全体会不到恐惧了,因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就连恐惧本身,在我面前都将颤抖!

但我为此却丝毫不觉得欣喜,相反,在彻底感悟生死,体会天道轮回的无情后,我陷入了一种更加深层次的孤独与悲伤之中。

我很希望时光能倒转,让我重新变回那个心地朴实,善良,来自农村的年轻人。

当秋季来临时,第一场雪落下,我站在夜总会门口,注视着荒野上的白雪,心里感慨万千。

我们在这里流过血,我们哭,我们笑,我们曾在死亡前颤抖,曾对命运发出不甘的咆哮!

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恢复了寂静,正如这落雪的荒野一般,孤独,寂静,每一片雪中,都带着股悲凉的气息。

万物寂灭了。

几天后,一个戴古董墨镜,穿破旧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从荒野的那一边缓缓走来。

路土终于回来了!他找到了师父的残骸,据说残骸被刘元宝藏在了西域的罗布泊,当初斩首刘元宝后,我曾从他身上搜出一张人耳地图。

而那个地图,其中描绘的正是神秘的罗布泊!

这些年不见,路土看起来显得更加苍老了,他的脸色始终保持平静,但我却能瞧出,路土内心跟我一样,充满了悲凉和孤独!

久别重逢,我们坐在一起喝酒,观赏着雪景,酒是用青梅跟樱花酿造出的,是狐大仙的珍藏,我好不容易才要来几坛。

我们边喝酒,边相互诉说这些年所经历的遭遇,路土的话很少,他大部分时间只是在倾听我的诉说,脸上时而露出笑容。

喝的差不多,路土站起身对我道:

“白辉!你我缘分至此……已尽!今天我回来,就是想见你最后一面!”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该分别了!”

话音落下,路土转身,朝荒野走去。

我焦急地冲他大喊道:

“大叔!你去哪?”

路土回头,冲我微微一笑,道:

“天涯!”

于是他走了,他行走的速度很慢,但很快就消失在了白茫茫的风雪中,最终被荒野所吞噬!

就连他留下的那一长串脚印,都被雪重新覆盖,完全消失了。

我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大叔你好狠心!你要去天涯流浪!为什么不带上我?”

路土就这样离开了,关于他的传说,也彻底在江湖销声匿迹。

我对路土的离开感到难过,可我并不担心大叔接下来的命运,以他的实力,可以去世界的任何角落,看他想看的所有风景。

……

喜欢盲人推拿师请大家收藏:()盲人推拿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