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以毒攻毒

    九重台,往往内置着暗弩、飞针等锐器。也有甚者,会放置毒液、强酸。

    机关既细而密,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盗墓贼贸然登上九重台,脚掌落地的那一瞬间,九重机关便会齐发。

    到那时候,所有在这九重台附近的同伙,都在劫难逃。

    不是被扎成渔网丝袜,就是被烧得金黄酥脆。

    眼前这具阴阳九重棺,从外表上,无法判断里面到底憋着什么幺蛾子。

    但毋庸置疑的是,分分钟就能要了大伙的性命。

    听完赵喆的解释,其余人不禁心里直犯怵。

    不由自主地,纷纷向后退了退,尽量和那石台拉开距离。

    赵喆蹲下身来,仔细打量起这主墓室地面的砖板。

    确实都是货真价实的整体大块结构,并没有暗缝存在的痕迹。

    苦闷的感觉,油然而生。

    赵喆伸出双手,杵在地面上,心里犯起了难。

    就在此时,老赵看着他一筹莫展、蹲在地上的样子,快步走了过来。

    用膝盖撞了撞赵喆,开口说道:

    “起来吧,别跟练蛤蟆功似的。”

    “你就算跪下磕仨响头,它也变不了样儿。”

    赵喆被他冷不丁这么一撞,重心一个不稳,整个人便向右侧滑了一下。

    急忙手臂重新用力一撑,将身体固定住,才没栽倒在地。

    然而,就这么一滑,却让赵喆整个人精神一振!

    一声响亮的——“啧”,脱口而出。

    老赵闻声一愣,眉毛瞬间立了起来:

    “兔崽子!反了天了!你啧谁呢?!”

    说着,作势就要伸手,去把赵喆揪起来,问个明白。

    结果赵喆却惊喜至极地,连声大叫起来: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一边高声叫着,一边像个冰壶选手一样。用手掌在这地面上,大范围的划拉起来。

    老赵、秦淮他们见状,先是一惊。

    随即,也忙蹲下身去,在这地面上摸了起来。

    果不其然!

    这主墓室看似,尽是两米见方的硕大砖板。

    可用手触摸上去,却能感觉到隐约的小块青砖纹路!

    看似浑然平整,可那一道道砖缝,触感却极其明显!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那青砖层上,黏附了一层硕大砖板图样的薄膜状画纸。

    王晨曦一边摸着那怪异的砖板,一边侧头看向赵喆,疑惑道:

    “怎么会这样?”

    “明明看不见,却能摸得到......”

    赵喆用力点了点头,解释说道:

    “眼见,未必为实!”

    “这主墓室的地面,应该也是通过障眼法,使我们无法看清这它真实的样子。”

    “这样一来,自然也就无法找到对应点位的青砖。”

    “九重台的机关如果不能解,必定开不了这阴阳棺。”

    “这还真是防盗的妙计!心思缜密!”

    大伙听完,立即恍然大悟。

    可随即又发起愁来——

    既然看不见,总不能这么一块一块地摸着找吧?

    看着面露难色的众人,赵喆思忖片刻,灵光一闪,开口说道:

    “帮我找几个空瓶子。”

    老耿他们闻言,立即拉开背包,翻腾起来。

    不一会儿,就凑了四五个空瓶子,拿到了赵喆面前。

    秦淮和老赵随即反应过来——

    这是要用那致幻的暗河水,以毒攻毒。消了这青砖的障眼法!

    虽然不知道到底能否奏效,但也暗自觉得:可以一试!

    随即一人拿起一只空瓶,再叫上了老耿。

    一齐跟着赵喆,从那白玉门上的洞口,探身钻了出去。

    没过几分钟,赵喆他们几个,便拎着那稍显浑浊的河水,回到了主墓室内。

    几人眼神一对,心照不宣。

    将那瓶子里的河水,四下分散着,泼洒在那九重台周围的地面之上。

    只见那地面的砖板,被河水淋湿的那一瞬,竟像魔术一般,显现出一块块脚掌大小的青砖!

    形状规整,紧密排列!

    转眼间的工夫,这九重台周围,便已显露出大片范围的长方形青砖!

    这戏法一样的变化,让墓室之中的众人,都暗叹惊奇。

    不由对赵喆,更加高看一眼。

    本以为是个绣花枕头,不成想,还真有两下子!

    就连老赵,也颇感到出乎意料——

    赵喆这兔崽子,虽说压根没什么下墓经验可谈。

    但现如今看来,还相当有倒斗的天分!

    老赵扔掉手中的空瓶,盯着赵喆,开口问道。

    “你这招,又是打哪儿看来的?”

    “……猜的。”

    赵喆看了看老赵,又瞄了眼地上的青砖。摸着后脑勺,略显憨态地笑着答道。

    “既然都是障眼致幻的手段,没准儿,反倒能以毒攻毒、负负得正。”

    老赵将信将疑地打量着赵喆,他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恍惚间,似乎从赵喆身上,看出了几分似曾相识的影子。

    一旁的秦淮,把那空瓶一扔,径直阔步走了过来。

    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赵喆的肩膀。

    轻推眼镜,扭过头,颇为友善地笑着说了声:

    “谢了!”

    紧接着,秦淮便让大伙尽量后撤,与那九重台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

    自己时而看着那红木棺身,时而低头凝视地面,嘴里似乎还在暗暗念叨着些什么。

    赵喆看着他那全神贯注、嘟嘟囔囔的样子,悄声问向老赵:

    “他这是念什么咒呢?”

    老赵一听,强忍着没笑出声音来,低声回答道:

    “他是在根据那阴阳棺彩绘上记录的信息,计算破解机关的青砖点位。”

    “具体是怎么算的,我也不大清楚。”

    “那是陈家,家传的绝技。”

    赵喆听完不禁心里有些疑惑——

    既然是陈家家传的秘技,又怎么会被秦淮一个外姓人学来。

    难不成,这秦淮,是陈二虻的私生子?

    因为不能名正言顺的父子相认,所以才以师徒相称?

    但这么八卦的问题,当着秦淮的面儿,倒也真不太好发问。

    于是,赵喆只得按下心中的好奇,继续看着秦淮绕着那九重台打转。

    只见他反复绕了两圈,露出了一副满意的神色。

    掏出撬杆,动作麻利。

    一连卸下了分列石台四周的九块青砖。

    就在最后一块青砖,脱位之时。

    墓室之中的众人,都听到一阵颇有节律的“喀喀”声,猛然响起。

    那正是——机括传动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