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龙王劫道

    只见赵喆径直望向一旁奔涌不息的暗河,眼神深邃而笃定,继续解释道:

    “能让所有人都致幻的,只能是这条暗河。”

    “这河水,有问题。”

    “我之前听过一种说法,但不存在于墓穴之中,而是源自于古代水运。”

    “早在唐宋时期,便有——‘奇哉水蛊,财货我属。’的说法。”

    5万多条河流,近千个大小湖泊,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也注定中国悠久且蓬勃的水运发展史。

    曾在河姆渡出土的木浆,就足以证明——

    早在7000多年前,东南沿海的渔民便已经开始使用乘风破浪,出海渔猎。

    春秋时期,水运愈发频繁。

    到了汉代,就已经有了坚固的船舶,风帆和平衡舵也开始投入使用。凭借季风,便可远航到日本、朝鲜、东南亚和南亚各国。

    时至明初,郑和七次下西洋。

     200多艘渔船,2万多人的庞大船队,历访30多个国家。

    堪称世界航海史上的光辉壮举,直接促使我国古代的航海事业走上飞速发展的康庄大道。

    然而如此浩瀚悠久的史诗长河中,却也曾在唐宋时期,出现过令人恐惧的异象。

    有了隋炀帝猛凿大运河的基础,唐朝一开国,便轻松顺利地对全国范围内的水运,进行了一波系统规划和升级。

    唐政府更是设立了自上而下,完备的管理和执法机构——水部、都水监和水路转运使司。

    制度与机构的健全完善,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使得大唐的水运蓬勃发展。

    长江流域,便成为了盐茶贸易最为集中的地方。

    盐舶茶船,终日贩运兴旺。

    唐代宗大历末年,光是扬州港每年所征收的盐税,便足以占天下赋税的一半。

    水运商贸的繁盛,可见一斑。

    但与此同时,看着长江之上络绎不绝的货船。也有人,动起了歪心思。

    大约是在文宗时期,长江中下游,有一个名叫蟲龙寨的地方。

    居住着百十户古苗濮蛮,终年不与外界往来,相传甚是精通巫蛊之术。

    突然又一年,蟲龙寨附近的水域,开始频频发生载货商船莫名沉没的诡异现象。

    等附近衙门派人来实施打捞时,却发现船舶之上,所有的贵重财货竟早已被洗劫而空。

    只剩下些不值钱的杂物,还有船员们的尸体。

    起初还怀疑是江上有水盗,谋财害命。

    然而很快,这个臆测便被推翻。

    原因就在于,每一具尸体,居然全都毫发无损。相当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由于根本没有致命外伤的痕迹,船员们的死因,也就成了不解之谜。

    经过周密的调查,却仍旧毫无所获,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仿佛这江底,存在一个专门吞金的黑洞。

    大大小小、所有遇难的商船内,都无一例外的,连个铜板儿的影子也找不见。

    一时之间,流言四起,更是有传闻说:

    这蟲龙寨前的长江底有个恶龙王,要收过路财。

    来往的船只,哪个要是不识趣,没有主动投下金银财宝进献。

    那怕是要惹恼了龙王,白白送掉性命咧!

    渐渐地,蟲龙寨就成了长江之上,令船夫们闻之色变的地标。

    但凡能够绕道而行,哪怕要在路上多花个把星期,也必定毫不犹豫!

    这诡异的怪相,一直持续了数年之久。

    直到有一天,堂堂羽林将军老丈人家的三艘货船,全都栽在了这片水域。

    船上伙计们的尸首,一个不少。

    船里载着的金银器皿,毛都不剩。

    终于,事儿彻底闹大了。

    羽林将军听闻噩耗,震怒难平。

    看着成天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的将军夫人,更是心疼得要命。

    虽然听闻了江底龙王的传说,但这将军却是个不信神佛的耿直倔汉。

    对那传言嗤之以鼻,连连拍案怒吼:“必有狗贼作祟!”

    遂命令手下的将士,即刻启程,快马赶往事发地。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兴风作浪的家伙给揪出来!

    更是放出了狠话——这事儿,要是查不出个真相,那就一个都不要回去当差了!

    将士们纷纷叫苦不迭,心里直念叨——

    这龙王爷的罪,哪个治得起?

    但也都不敢违令,只得硬着头皮去查。可查了一个多月,却依旧毫无进展。

    途经的船只,依旧接连不断的莫名沉江。

    就在一日午后,将士们在那江岸边休憩。

    一边大发牢骚,哀怨将军太过固执;一边对着江水作揖,求龙王爷高抬贵手。

    就在此时,一个衣衫褴褛的白眉老头,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看着围坐一团,愁眉苦脸的一众将士,连连摇头,仰天大笑起来。

    “谬哉!何来龙王劫道索命?”

    一群人被这突然出现的老头吓了一跳,看他幸灾乐祸的样子,那是气不打一处来。

    两个年轻气盛的小伙,直接起身冲上前去。一左一右,合力给那老头摁在了地上。

    正准备大动拳脚,把那小老儿狠狠收拾一顿,借机泄了心头压抑已久的怨愤。

    然而,领头的那将士却开口大喝一声,厉声制止。

    冲着那二人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莽撞行事。

    快步走上前去,一边道歉,一边将那老头扶了起来。

    微微颔首鞠躬,谨慎开口。

    “老先生何出此言?”

    那老头看了看身边这颇讲礼数的年轻人,眉眼含笑,微微点了点头。

    从怀里掏出一只脏兮兮的锦囊,递了过去。

    “以此投江,复命去罢!”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那领头的将士,拿着香囊,冲着老头的背影高声唤道:

    “敢问先生尊姓大名!若能解我等之急,他日必登门道谢!”

    然而只见那老头抬起瘦如竹竿的手臂,草草一挥。

    佝偻的身影,竟瞬间,凭空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下可把大伙给看傻了眼,面面相觑,心说:

    这难不成,还真是走了狗屎运,遇上了仙翁相助?

    于是一拥而上,急匆匆地打开了那锦囊。

    只见锦囊之中,装着一块指甲大小的黑色石块。

    闻起来,似乎还有一股异香。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字条。

    “世间本无邪祟,只怪人心可畏。”

    “蟲龙水蛊,毋惊毋扰。以此石投江,万事自得解。”

    这下,将士们纷纷激动起来。

    虽说大伙一个个,也都是外乡人过河——心里没底。

    可还是立即遵照那老头的指引,把那石块,给投入了江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