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致命一击!

    老赵将那尼龙绳上的肉块抡了起来,仿佛车轮一般逐渐加速。

    “噗通!”

    随着老赵手上一松,那肉块随即坠入河心。

    沉寂。

    整个洞穴,都陷入了一种极致的死寂之中,只剩下彼此“咚咚”的心跳声。

    突然,那河面上的波纹,似乎有了异样。

    毫无规律地扭曲起来!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老赵扯起那原本松弛的尼龙绳。转头背离暗河,飞奔而去。

    轰鸣的水声,旋即响起。

    一颗足足有一辆甲壳虫大小的黑色大脑袋,从那暗河当中,猛然窜出!

    额头上竖刻着三道——烈焰般赤色花纹!

    两只西瓜大小的深褐色眼睛,深邃地透着寒芒。

    通体黝黑,背上脊椎的部位,却笔直的耸着一道火焰色的红纹。

    体表无鳞,却极其粗糙,那样子像极了大癞蛤蟆!

    一只粗壮如廊柱的五趾前足,猛然踏上岸来。那前足落下的一瞬间,赵喆明显觉得脚下都剧烈一颤。

    赵喆看着它那醒目的红色斑纹,心里一紧——

    那分明,就是一只大得骇人的红背蝾螈!

    单单是眼前,露出水面的大半截身子,就已有两米多长!

    牛角一般的尖钩状指甲,锋利无比。似乎一爪下去,就能将人的肠子给剜了出来。

    先前失踪的胡子和二毛,现在一准儿就躺在这玩意黑又亮的肚皮里!

    而这体型惊人的红背蝾螈,此刻正怒目圆瞪。缓缓爬出暗河,直冲着老赵手里的肉块蓄势奔来!

    队伍之中的人,纷纷被这大家伙,吓出了一身冷汗,愣在原地。

    直到秦淮和可心他们的枪声,接连响起,这才飞快地向四周的角落退去。

    赵喆看着那全长近四米,宛如史前恐龙一般的红背蝾螈。一边心生畏惧,一边替老赵他们捏了一把汗。

    一发发子弹,如同雨点一般,打在那玩意的面颊和胸口之上。

    霎时间,血花四溅。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散开来。

    无奈,这东西的体格太过庞大,更是皮糙肉厚得厉害。

    十几发子弹下去,也只能是射穿表皮,根本无法造成致命的打击。

    那红背蝾螈,也被崩得瞬间红了眼。不停地嘶吼咆哮着,直奔距离最近的秦淮飞奔而去。

    几乎是顷刻间,就已经冲到了秦淮面前,抬起前爪作势就要拍下。

    秦淮的反应速度倒是极快,一边对着那蝾螈脑袋继续开了几枪,一边猛一矮身。

    一个漂亮的滚翻,便闪到了另一侧,避开那致命一爪。

    失利的愤怒,更是让那红背蝾螈,一秒陷入了暴走状态。

    一边摇晃脑袋,冲着老赵他们几人左冲右突,不停挥舞着利爪;一边抡起尾巴,急促地拍打起地面。

    老K和老耿见状,也大骂一声,不约而同的提上枪,冲了上去。

    整个洞穴之中,枪响、咆哮、还有那尾巴拍打地面的轰隆声,此起彼伏。

    那红背蝾螈虽然已被打得皮开肉绽,可却依旧凶猛,战力惊人。

    周围的气氛,逐渐变得焦灼起来,仿佛已经能够嗅到死亡的气息在不断靠近。

    眼看着头顶上的石锥,已经开始有了轻微晃动迹象,正不断地落下细小的块状碎石。

    队伍里有几个胆小的,早已撤到那下游墙角处的河岸边,瑟瑟发抖。

    眼见形势不妙,竟纵身便跃入那暗河之中,不见了踪影。

    老赵他们,也被那红背蝾螈紧逼驱赶得,有些应付不来。

    赵喆急出了满头的汗,暗叫一声:“不好!”

    随即掏出抢来,冲着那蝾螈的后脑勺,便开了一枪。

    那家伙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记突袭,给惊了一下。

    猛然扭头,怒火喷薄的双眼,就盯上了白玉门前,形单影只的赵喆。

    仰天大吼一声,便准备先来解决了这颗软柿子。

    站在另一旁的王晨曦,一边伸手指向赵喆身后,一边急切地喊道:

    “包!”

    “老K的包!”

    赵喆一回头,只见老K的背包,正躺在地上。眼前瞬间一亮,抓起那背包挂在胸前。一边脚下飞快腾挪闪躲,一边伸手把包拉开。

    果然,一捆雷管模样的东西,就埋在一堆压缩饼干中间!

    有救了!

    赵喆瞬间觉得血液全涌上了头,激动得手都不禁有些微微颤抖。

    那种绝处逢生的快感,顷刻间席卷全身!

    一边回手冲着那红背蝾螈的大脸,连开两枪;一边往王晨曦的方向,快步跑去。

    那红背蝾螈腹背受敌,愈发惨烈地连声怒嚎起来。

    赵喆看准时机,抡圆了膀子,铆足了劲。将整捆雷管,都冲着那血盆大口飞掷而去。

    仗着高中篮球校对的那点儿老底,那雷管还真就不偏不倚地进了嘴。

    几乎是同时,王晨曦抬手接上一个漂亮的点射。

    “轰!”

    一声闷响,那红背蝾螈的脑袋,像颗熟透了的西红柿一样,猛然炸开!

    大块碎裂的皮肉,混同着脑浆和鲜血。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喷溅得四处都是。

    那原本气势汹汹的红背蝾螈,转眼间,就被爆了头。

    硕大的身体,仿佛被人抽出脊髓一样。猛然一抖,便重重地栽倒在地。

    惊魂未定的众人,愕然看着那蝾螈的尸首出神。少顷,纷纷转头看向赵喆,眼里尽是感激和赞赏。

    “牛掰啊!”

    皮蛋几乎都快笑开了花,望着赵喆连连开口夸赞起来。就连秦淮,也冲着赵喆竖了竖大拇哥。

    一旁的王晨曦,竟一个箭步冲到了赵喆身侧。眉目含笑,仿佛两道弯月,用肩膀撞了赵喆一下。

    话音轻快而活泼,神色之中颇有几分俏皮。像个开口说道:

    “嘿,合作愉快!”

    这突如其来的拥簇与热情,直叫赵喆冷不丁有些眩晕起来。

    本以为这趟,跟在老赵和秦淮的屁股后面,保住小命就是万幸。

    结果,在这生死关头,自己反而成了逆转乾坤的功臣。

    赵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连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咧嘴笑着,喃喃说道:

    “歪打正着。”

    然而此时,老赵却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赵喆的肩膀。很是认可地点了点头,说道:

    “兔崽子,关键时候,还顶点用!”

    “该说不说,你这一炮,放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