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朱雀赤焰门

    众人矗立在那白玉门前,驻足凝视。看着那上好的玉胚,垂涎欲滴。

    却无一敢伸手上前触碰。

    或许是由于“十绝门”的诡诞传说,所以全都心生畏惧,纷纷和那门保持着安全距离。

    赵喆望着面前这道并不大起眼的主墓门,陷入了沉思。

    这白玉门,看起来,并无太多稀罕之处。

    虽说如此巨大的一块完整羊脂玉,确实是稀世难求。

    可这玉门之上,朱雀纹样的雕工,却平平无奇,只采用了常规的浮雕技法。

    虽然纹样体量较大,雕工精致。也算得上栩栩如生,霸气恢弘。

    可总觉得与它那“十绝门”的名衔,有些不大相称,甚是稍显简陋平庸。

    赵喆还记得古籍译本中,朱雀赤焰门的描述,可以说是精绝奇妙——

    借朱鸟之血,封涂主门四壁。

    炼朱鸟之骸,深埋骨烬三尺。

    自可万代庇佑得安枕,魑魅魍魉毋敢扰。

    不入黄泉走轮回,扶摇直上九天,逍遥为仙。

    赵喆仔细观察起这白玉门与岩壁之间的衔接处,却并未发现——被朱雀血封涂过的痕迹。

    难道,是这墓门铸造的时间太久远,血迹早已经淡化?

    还是说,这朱雀血封门,只是一种噱头?

    毕竟朱雀这种东西,只活跃于上古传说之中。具体是否真实存在,都没有定论。

    想见一眼怕是都难,何况是取血焚骨?

    古人的传说中,多多少少都会融入很多想象和夸张的成分。

    事实与水分各占几何,还真很难说。

    哪怕暂且不去深究,这筑门方法的可行性。

    光是译本里记载的开门方法,就足以让赵喆脑壳生疼。

    海之蛟龙,丘之盲龙,骨血合融。

    祭朱鸟之灵,解其魂缚,方得启。

    眼下这墓里,上哪去倒腾两条龙出来?

    简直就是唾沫粘知了——没法办!

    赵喆不禁皱起眉头,挠着头发,犯起了难。

    回头只见老赵,正站在那暗河边,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河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这河里......有龙?”

    赵喆快步小跑过去,凑到老赵耳旁,悄声问道。

    老赵却没有回应,只是眉头紧锁,望着那暗河出神。

    “我说海爷,您可在这看了半天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您知会一声,也算不丢人。”

    “毕竟现在新时代了,您那些老法子行不通,也是可以理解的。”

    皮蛋看着老赵木头人似的背影,也凑了过来。露出一排白牙,笑着开口说道。

    “倒斗这事儿吧,虽说您得算老资历,但到底也得与时俱进嘛。”

    “您的路子要真走不通......咱分分钟给这什么十绝门炸开,不是难事儿。”

    老K见状,也来了精神。“啪啪”拍了两下自己的肚皮,胸脯一挺。相当得意地,接茬白话了起来。

    老赵听完他这话,冷笑一声,转过头来。眉毛一挑,望向老K。

    一边对着那白玉门做了个“请便”的手势,一边开口说道:

    “炸吧。”

    “咱们就搁这搞个大通铺,一起把腿儿蹬了。我看这地方,风水挺好。”

    老K一听这话,倒是被噎得够呛。

    撇起嘴来,刚要反驳。沉默良久的秦淮,却开了口:

    “这朱雀赤焰门,先不说你能不能炸得开。”

    “这门所在的岩壁,是天然的承重墙结构。你一炮下去,估计门还没开,洞就已经塌了。”

    “你们再看这洞穴顶,就算炸药的分量把握得好,没把这洞穴炸塌。那也免不了,被活活钉死。”

    大伙一抬头,这才发现,洞穴顶,竟密密麻麻的,倒挂满了尖锥状的岩石。

    看起来,就和那溶洞里面的钟乳石柱一模一样。只不过材质上,都变成了坚硬的岩锥。

    虽说这些石头,总体上还算稳固,轻易不会掉落。

    但如果被炸药的冲击力给一震,可就不好说了。

    估计到了那个时候,这岩洞里,妥妥的就是一个大型穿肉串儿现场。

    看着头顶遍布的岩锥,众人不禁哗然。

    立即全都向着那些岩锥相对稀疏的位置,挪动起来。

    老赵终于也将目光从那暗河,转移回来。

    蹲下身,捡起地上那块肉,又从包里掏出一根尼龙线来。

    拿起匕首,在那肉上扎了个洞,将绳子穿过,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死结。

    紧接着在自己的左手掌心,毫不犹豫地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只见老赵左手攥拳,将掌心流出的血,分散着滴在那肉块上。更是在那尼龙绳上,狠狠撸了两把。

    最后,扯出一截绷带。将自己的的伤口缠了两圈,做简单止血。

    几乎是一口气,完成了这些动作。老赵扯着那尼龙绳,麻利起身,扭过头来。

    “你们几个搭把手,一会儿反应快着点!”

    说着,手指飞快地逐一划过秦淮他们三人,还有皮蛋和可心。

    几人虽说都立即点头答应,但却也不清楚,待会究竟是要做些什么。

    齐刷刷地看向老赵,等着他开口交代。

    “一会儿,我钓它上来,你们一定看准了!”

    “千万等它上了岸,再开枪。要是掉进暗河里,那就难捞了!”

    老赵甩了甩手里的尼龙绳,看向赵喆和队伍里剩余的人。指了指洞穴右侧石壁上的溶洞,严肃开口道:

    “都尽量躲远着点儿!”

    “万一要是老天爷不赏脸,我们几个失了手。那就赶紧顺着这暗河往下游,没准儿还能逃得出去。”

    说完,目不转睛地看向赵喆,又补了一句:“记着!谁也别顾谁!”

    赵喆一边极其认真的点着头,一边琢磨起老赵的架势。

    看来,他这是准备拿那块肉,去钓那暗河里的“蛟龙”!

    蛟龙即蛟,本质上是拥有龙族血脉的水兽。在向龙进化的过程中,形成的另一神话物种。

    虽然古籍之中所记载的蛟龙形象,大多各不相同。

    有的说它细长有四足,马首蛇尾。

    也有的说它身披鳞甲,头有须角,五爪。

    尽管描述各异,但都坚信蛟遇雷电暴雨,必定扶摇直上腾跃九霄,渡劫后即可化为龙。

    所以,长久以来,就成为了祥瑞的象征。

    在古时,更是帝王统治的化身。

    赵喆暗自思量着,不敢置信的同时,竟还生出一丝隐隐的期待!

    定睛望去,只见老赵已经拎着那钓饵似的尼龙绳,站在河岸边。

    秦淮他们也都分散站开,呈扇面状,围绕在老赵的身后。

    几人的手指已然搭在了扳机之上,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