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通井

    赵喆被震得一个趔趄,一把抓住了身旁的老耿,稳住重心。

    回头一看,只见这耳室正中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近一米的圆形大坑!

    与那地图上的圆圈,不谋而合!

    众人见状,连忙跑到那圆坑周围,向内张望起来。

    只见那圆坑形状规整,神似一口水井,内壁尽是由青砖砌成。

    用手电向内照去,却发现这坑还挺深!

    皮蛋立即又掏出几只冷光管,向那坑内丢了进去。

    只见那冷光管笔直下坠,约莫五六米的距离,最后在井底轻轻的弹跳了几下,便静止下来。

    借着光亮看去,整口井内壁光滑且垂直向下,最底部尽是已经碎裂的大块青砖。

    看样子,刚才的巨响,就是这耳室地面的砖板砸落井底时发出的。

    “天通井?”

    赵喆看着面前这旱井,脑海里灵光一现,惊讶道。

    身旁的老赵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歪着脑袋打量着这井,默默点了点头。

    对面的王晨曦看了过来,眼神暗示赵喆继续说下去。

    “墓室里的天通井,并不多见,因为修建起来极其费力。往往只在一些格局制式特殊的大墓之中,才可能出现。”

    “一般的墓穴,耳室位于主墓室两侧,彼此都处于同一平面。”

    “而修建了天通井的墓穴,耳室则与主墓室则是分层修建,存在着一定高度差。”

    “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把普通的墓穴,比作是大平层。”

    “那么,我们所在的这个墓,就是复式结构。”

    赵喆说着,将左右两只手掌伸直,一只在上,一只在下,分隔着平举起来。

    “我们现在所处的耳室,位于上层。以这口天通井,作为一条垂直的甬道,与主墓室所在的平面相连。”

    “所以只要从这里下去,应该很快就能到达主墓室!”

    大伙听完赵喆的解释,立即眼前一亮,恍然大悟。

    老K一边眯起眼,向那天通井内望着,一边感慨道:

    “这明朝的人,就这么时髦了吗?死都死了,还搞个复式。”

    赵喆看着他那神情,仿佛还带着几分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不禁笑了笑,摇头解释道:

    “跟时髦没关系,是为了防盗。主墓室埋的越深,被盗的几率自然就越小。”

    “历代的古墓,埋藏深度随着朝代更替,也在不断变化。有一个由浅入深,而后又开始慢慢变浅的过程。”

    “商朝的殷墟商王墓,深度大约在10几米。但到先秦,就已经明显要深得多了。”

    “秦始皇陵最深的位置,距离秦代地表足足有37米。汉代的大墓,绝大部分也都有20多米深。”

    “再后来,才开始埋得越来越浅。到了唐宋时期,就算是达官贵族和大户富商的高规格墓葬,深度也普遍在10米上下。”

    “明朝的大墓,相对来讲,还算埋得比较深的。我们现在所在的耳室,离下墓的方坑口,就已经有20米左右了。加上这天通井的深度,主墓室离地表,怕是要有接近30米深!”

    “通过这天通井,也算是给这墓上了个双保险。”

    “就算是像你们这样,抡起膀子挖上几个月,掏出个十七米的方坑。顺利进入了墓穴,也依旧很难找到主墓室。”

    “更是想不到,这正主的棺椁,还在自己脚底板下面。”

    “这东西之所以叫做天通井,寓意就是:天圆地方。但,地可通天。”

    “耳室地面,凭这井,就直通主墓层顶。”

    赵喆一口气解释完,眼见大伙倒是十分受教。

    就连王晨曦那姑奶奶,竟也露出少见的温和神色。

    眸清似水,冲着赵喆,轻轻点了点头。

    被这火药桶子难得的轻柔目光一望,赵喆这心里,竟还生出了几分美滋滋的感觉。就连腰板儿,都挺直了些。

    “兔崽子知道的倒是不少。”

    “这天通井,我可没给你讲过。”

    老赵看了看正得意洋洋的赵喆,抬手捏着他的后脖颈,开口问道。

    赵喆被这大手一捏,不禁肩膀一耸,缩起了脖子。

    吐着舌头,赔着笑,讪讪答道:

    “我这不是从小就好学吗......平时,多看了点儿理论知识,解解馋。”

    老赵听完,轻哼了一声。

    拍了赵喆的脖子一下,便把手收了回来,嘴里哝咕了句:

    “随根儿。”

    赵喆虽说分不清他这话,是褒是贬。

    但看老赵丝毫没有发火的意思,倒是长舒了一口气。

    “蛋哥你可真行,一耳刮子,给扇出条路来。”

    老K拿屁股拱了拱身旁的皮蛋,指着那天通井,呲出一口白牙,笑着说道。

    其余人也不禁随声附和,跟着笑了起来。

    皮蛋自己,其实也是心知肚明——

    刚才纯属歪打正着,误触了那仙鹤烛台的机关,才把这天通井盖给开了。

    于是,略带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咧了咧嘴。

    随即开口,转移话题:

    “这天通井,可能不好下啊。”

    一边说着,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那井壁的青砖。

    “这砖面,不大好落脚。”

    赵喆看着那平整的内壁,心里也犯起了难。

    这天通井,可完全不像下墓时那方坑。

    直上直下,而且砖面平滑。

    五六米高的落差,更是不可能直接蹦下去。

    而且这井口四周,根本没有可以固定绳索的地方。

    赵喆四处打量,指着那墙脚的仙鹤烛台,开口问道:

    “照这深度,肯定还得放绳索。要不然,把绳子拴在那烛台上,顺着下去?”

    秦淮听了,看着那八丈远的烛台,摇了摇头,回答道:

    “浪费。”

    说完便蹲下身来,从背包里掏出一根极长的楔形岩钉。

    接过身后那小子递过来的钢锤,左手握住岩钉,将钉尖对准距离井口约半米的一道砖缝。

    右手持锤,冲着那岩钉屁股一通猛砸,便将其牢牢敲入了地面的青砖缝隙内。

    紧接着,拿出一捆安全绳。

    将绳子穿过岩钉末端的圆环,牢牢地打了个死结。

    旋即起身,用力扽了扽那绳子。

    确保稳固之后,扭头看向赵喆。

    下颌微收,伸出食指“哒哒”地点着太阳穴,缓缓说出三个字:

    “用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