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血

     这怪圈所标识出来的暗门,不出所料,应该就是直达主墓室的通道。

      王晨曦说着,从秦淮手里拿过那张图。走到墓室正中,蹲下身来。

      从腰后抽出一根伸缩棍,在身前的地面上,仔细地敲击起来。

      赵喆看着她那极其认真的模样,扭头冲着老赵问道:

      “这暗门,咱能开吗?”

      老赵撇了撇嘴,两只大手十指交叉,掰了一掰。开口答道:

      “不好说。”

      “这暗门,虽然也叫门。但实际上,应该属于机关的一种。”

      随即,抬手指了指秦淮,继续说道:

      “机关这东西,他应该玩儿得灵。”

      赵喆看向秦淮,只见他单挑起一侧的眉梢,右手再次轻轻推了推眼镜,说道:

      “海爷,这话我可当不起。”

      说完,便大步一迈。向着正咣咣凿地的王晨曦,走了过去。

      直接蹲在了她的身侧,伸手拿过那伸缩棍,眯起眼来,笑着说道:

      “我来。”

      看着他这两面派的德行,赵喆嗤之以鼻,那是相当的不屑。

      心里暗暗说——这四眼,泡妞都泡到地下来了。

      “你觉得他能行吗?”

      赵喆一边看着秦淮手上的动作,一边带着疑虑喃喃问道。

      “陈二虻的徒弟,应该差不离。”

      老赵轻轻点了点头,肯定道。

      听了这话,赵喆心里不禁对老赵口中的“陈二虻”好奇起来。

      能让咱这天不服地不服的赵江海,都如此肯定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刚准备开口,继续向老赵打听打听,却听见了一声惊呼:

      “妈呀!”

      这一嗓子,倒是把耳室之中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大家闻声看去,只见那颇有汉奸风味的小子,几乎是蹦着,从右边的墙角逃了回来。

      头发似乎都炸了毛,两手猛搓着脸,连连眨眼。

      “叫个屁!你在那跳大神呢!”

      皮蛋最是不悦,眉毛根根立起。瞪向那行为怪异的小子,开口骂道。

      “那......那鹤!”

      “它眼睛淌血了!”

      只见那小子神色慌张,五官扭曲。

      法令纹、川字纹、鱼尾纹一股脑的,都冒了出来。

      伸出手来,指着那墙角的仙鹤烛台的方向,扯着脖子叫嚷道。

      众人一听这话,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深觉诡异。

      赵喆看向那仙鹤烛台,虽然距离较远,但也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

      那仙鹤的瞳孔里,一行泛着朱红色的血泪,正不断地流淌而出。

      泪水向外,溢出眼眶。直接沿着那低垂的尖嘴,缓缓而去。

      头顶的烛光,在这一瞬间,更像是一簇满含仇怨的怒火。

      而那仙鹤,仿佛正在泣血悲鸣!

      眼前这幅情景,实在是瘆得慌。赵喆不由打了个冷颤,吸了吸鼻子。

      连忙转头,环顾耳室其余三处墙脚,结果更是头皮一紧。

      眼前这耳室的四处墙角,那四只仙鹤的瞳孔里,竟全都流出了骇人的血色泪水!

      其余人也陆续发现:这四只仙鹤石雕,都已出现了异样。

      大伙纷纷向墓室中央,挪动起来。

      不一会儿,便从起初的天女散花,变成了紧凑队形。

      蹲在地上的秦淮和王晨曦,显然也是一惊。

      不约而同站起身来,定睛望向那墙角的仙鹤。

      秦淮对着他带来的那两个人,使了个眼色。

      王晨曦也冲着皮蛋和可心示意,去看看情况。

      只见那四人缓缓向墙角走去,眼神虽略带紧张,但面色还算镇静。

      脚步轻缓从容,但手指,却都齐刷刷地搭在了扳机之上。

      赵喆看着那四人的背影,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

      石雕的眼睛里,竟然会莫名流出血来。

      难不成,这仙鹤烛台里头,还裹着个火烈鸟似的血粽子?

      眼下,马上就要起尸?

      赵喆越想越觉得诡异得很,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

      一边听着自己严重超速的心跳,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逐渐向墙角靠近的四人。

      墓室中央的众人,也全都神经紧绷,忐忑起来。

      然而,当可心他们四人走到那仙鹤石雕跟前,却突然全体肩膀一松。

      似乎长出了一口气,紧接着,一个个都神色泰然地收了枪!

      这下看得大伙是水牛踩进了稀泥凼——越弄越糊涂。

      纷纷凑上前去,准备看个究竟。

      赵喆走到那石雕旁,离近一看,这才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仙鹤眼睛里流出来的。哪里是血?

      分明是头顶那红烛,燃烧而成的蜡油!

      这仙鹤烛台,看似简单。其实内藏玄机,设计极其巧妙。

      仙鹤颅顶那圆形凹槽,用来放置红烛。

      然而,就在那凹槽底部边沿,竟有一圈裂缝,直接与仙鹤眼睛上的一只圆形小孔相连。

      随着红烛的不断燃烧,所产生的蜡油,便会进入凹槽内的裂缝。

      然后,再一路顺着孔隙,从那仙鹤的双眼里流出。

      如此一来,就很容易给人造成仙鹤泣血的错觉。

      要是遇上个胆小的盗墓贼,极有可能被吓得屁滚尿流。

      直接调头,撒丫子逃命。

      这种看似恶作剧的把戏,在古墓之中的出现频率,其实远远高于精巧机关。

      或是怒目獠牙的彩绘壁画,抑或是姿态诡异的石雕摆件。

      各式花样,层出不穷。

      古人之所以乐此不疲,原因其实非常简单。

      一方面是因为,其成本远远低于机关,布置起来也相对容易。

      另一方面,又可以利用盗墓贼的紧张情绪,一举击溃心理防线。

      既省钱省力,又不必大动干戈、夺人性命。

      这样看来,倒确实算是性价比极高,而且相当佛性的防盗方式。

      大伙围在那仙鹤烛台旁,心里纷纷感慨虚惊一场。

      老K更是抓了抓头皮,“啧”了一声。

      抬起他那象腿,对着那汉奸模样小子的屁股就是一脚。

      “以后少乱叫唤!死人能让你吓活了!”

      只见那小子,原本煞白的脸,现在已然红得像猴腚。

      一边乖乖点头答应着,一边很难为情地挠起了头。

      皮蛋看着那还在淌着蜡油的仙鹤眼睛,颇有些意忿难平。

      抄起折叠铲,就抡了那仙鹤一记耳光。

      伴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撞击,那仙鹤烛台,不仅没碎裂倒地。

      反而,竟被砸得,向右侧扭转过去!

      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轰”的一声巨响,便在这耳室内炸了开。

      脚下的地面,居然开始猛烈的颤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