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隐形怪圈

    随着权势的日益强盛,刘瑾党同伐异、纳贿自肥。

    到了后来,更是胆大包天,甚至干出假传圣旨的荒唐事来。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

    正所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正德五年,同为“八虎”之一的张永,却一口气揭发了刘瑾的十七条大罪。

    更是指出刘瑾——蓄意谋反!

    武宗听后,不敢置信的同时,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天一早,便亲自带队,去抄了刘瑾的宅院。

    那不计其数的黄金白银,怕是比还有伪造的玉玺、甲胄和龙袍,直看得武宗血压飙升。

    最要命的是,在刘瑾平日里随身携带的扇子之中,竟然抖出了两把,明晃晃的匕首!

    武宗龙颜震怒之余,终于是猛然惊觉——

    这刘瑾,万万留不得!

    遂下旨,将其凌迟处死。

    最终,刘瑾这传奇的一生,以3357刀的凌迟酷刑,画上了句点。

    更是一举成为了历史之上,被凌迟刀数最多的人。

    行刑的刽子手,愣是分了三天,才将他剐完。

    相传,刘瑾被凌迟之时,盛况空前。

    围观的群众,那是欢呼雀跃,喜大普奔。

    直到最后,就连他身上剐下来的肉片,都被百姓们哄抢一光。

    可这人,分明已经被千刀万剐。哪里还有尸首,能够拿来埋?

    赵喆不禁纳闷地看着齐德隆,开口说道:

    “你该不会是在糊弄我吧?”

    “刘瑾早都被片得稀碎了,怎么还可能下葬?”

    齐德隆显然早就料想到赵喆会有此疑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赵老板,要说你别急呢?这墓里头的,当然不可能是刘瑾呐!”

    “不过......埋的可是他的媳妇儿!”

    听了这话,赵喆的表情更添惊异,但却也能够渐渐理解起来。

    虽说古时候,也不乏有太监宫女相好的情况,被称之为——“对食”。

    “对食”一词,最早起源于汉朝。

    起初是指——宫里那些既得不到皇帝的宠爱,又被锁在深宫大院之中的女子。

    由于无法与异性接触,所以彼此之间,同性相恋。

    到了后来,便也代指宦官和宫女结成挂名夫妻。

    虽然不能同床,但却也可结伴相对吃饭,互慰孤寂,更是添了“菜户”的说法。

    史料中,便曾记载:

    “宫人无子者,各择内监为侣,谓菜户。其财产相通如一家,相爱如夫妇。”

    “菜户”与“对食”,二者寓意相近,却又有一定的区别。前者的门槛,相对更高一些。

    只有如夫妻一般,共同生活,长久稳定的关系,才可以称之为“菜户”。

    然而,明初时,朱元璋却对这种行径深恶痛绝,下令严加取缔。

    更是对那些娶妻成家的宦官,处以极其残酷的剥皮之刑。

    但到了永乐之后,宦官的地位逐渐上升,这一禁令也就自然烟消云散。

    发展到最后,已然在宫中成为一种,公然允许的行为。

    甚至,皇帝、皇后有时也会八卦起来。拉过身旁的宦官,好奇满满地打听——

    “汝菜户为谁?”

    明宣宗更是曾经亲赐两名宫女,给当时身边深受宠信的宦官陈芜,当做媳妇。

    所以历史上,宦官娶妻不是什么稀罕至极的事情。

    但归根到底,还是要属大明朝,极为流行。

    按照刘瑾当时的权势,想要娶个媳妇,那可真不算是什么难事。

    “那他这媳妇是什么人?宫女?”

    赵喆饶有兴致地看着齐德隆,继续追问道。

    只见齐德隆这次,倒是没能侃侃而谈,反倒是耸了耸肩:

    “不不不!据说,那可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具体姓甚名谁,我倒真不知道喽。”

    “这女的,也是神秘得很。只说是貌似天仙,倾国倾城。”

    齐德隆说着,还很是不爽地皱了皱鼻子,喃喃道:“倒是白瞎了......”

    赵喆看着他这神情,再加上自己稍作分析。

    心里倒是觉得,齐德隆所言,还真有几分可信。

    刘瑾权盛至极的那些年,想要给自己的媳妇建个像模像样的陵墓,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因为他这太监的身份,虽能娶妻却无法生子。

    所以,之前那玄冥石雕腹中的尼娃子,也算是解了他媳妇的心结。

    赵喆正琢磨得起劲儿,身旁的齐德隆却已经忙不迭扭过了身,背对着赵喆。

    一边弓起背,一边开口催促道:

    “赵老板,我可是把我知道的都跟你讲了。您得说话算话呀。”

    赵喆看着他那高高耸起的驼峰,还有那急得不断开合的手掌。

    拿起军刀,用力一挑,便给他松了绑。

    “嗨!恩人呐!赵老板,往后你就是我恩人!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着。”

    齐德隆活动着已经麻木的手腕,对着赵喆咧着嘴,喋喋不休起来。

    赵喆摆了摆手,一口回绝道:

    “你可算了吧。不用虚头巴脑的。你别坑我,就烧高香了!”

    说完,便抬头向老赵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老赵、秦淮、王晨曦三人,此刻正围成一圈,很是热闹地讨论着什么。

    赵喆见状,立马凑了上去。

    原来,秦淮手里,竟有几张手绘的地图,而且看样子还颇为详尽!

    三人正仔细研究着的,应该就是眼前这间耳室的平面图。

    那图纸上,四角的烛台,以及西墙的酒具,居然都用黑色的小圆圈,标出了点位。

    然而,就在这墓室正中央,赫然用虚线,画出了一个很是规整的圆圈!

    赵喆扭头看向怪圈所对应的位置,却发现那里的墓室地面,空空如也!

    放眼整间耳室中心区域,除了那开膛破肚人皮螈,便再无别物。

    但就算是那人皮螈,也和圆圈标识的位置,存在着一定的距离。

    赵喆皱起眉头横看竖看,也没看出个名堂来,不禁疑惑道:

    “你这圈是什么东西?难不成咱们这脚底下,还有口隐形的井?”

    秦淮和老赵正看着那图,暗自思索,并未做声。

    而一旁的王晨曦却抬了头,看着赵喆,缓缓开口说道:

    “不算是井,这是道暗门。”

    赵喆一听这话,猛地一个激灵。

    这才突然惊觉——眼前的这间墓室,只有大伙来时,那一个连着甬道的入口。

    根本没有其他的通路,可以到达主墓室。

    若不是秦淮手里的这张地图,只怕大伙,要原路折返,退回那岔路口。

    重新跑到那左边的耳室内,再谋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