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岔路口

    赵喆好奇地看向老赵,可他却像是自动屏蔽了这问题一样。

    若无其事地,向前大步走去。

    眼看他这反应,赵喆刚准备跟上去继续追问。

    却被一旁的老耿,拉住了背包,给拽了回来。

    赵喆扭头,看了看老耿那张不大对称的黑鞋拔子脸,不爽地叫道:

    “你拉我干什么?”

    被这么怼着脸一吼,老耿竟没有丝毫不悦。

    反而使劲地挤眉弄眼起来,示意赵喆——别大声嚷嚷。

    老耿拽着赵喆的胳膊,跟着队伍缓缓向前走着。

    脚步却略微放慢了些,似乎有意识的跟老赵之间,拉出一段距离来。

    随即,把嘴凑到赵喆耳边,一边紧张地盯着老赵的后脑勺,一边悄声说道:

    “你可千万别再去问海爷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她们老王家要的——肯定是阴阳眼!”

    又是阴阳眼!

    赵喆现在一听见这三个字,只觉得脑袋都大了一圈儿,太阳穴也跟着怦怦直跳。

    阴阳眼这倒霉东西,先是搞得大脸一夜之间犯了魔怔,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紧接着,又招来了齐德隆这块狗皮膏药,还有那跟踪狂似的四眼秦淮。

    明明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开锁铺小老板。

    每天过着平淡悠闲的小日子,踏实舒服得很。

    现在,却被这母老虎一样的祖孙俩逼着,进了这么个处处诡异的大墓。

    而且,还把老赵也给牵扯了进来。

    自己的生活,愣是被这阴阳眼,给搅了个天翻地覆。

    赵喆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恨不能时间倒流。

    回到老耿半夜来敲门的时候,一脚把他卷出门去。

    可这世上,偏偏就没有后悔药。

    赵喆越想越是头疼,虽说老赵这次同意帮王晨曦下墓开门,是因为对方挟持了自己。

    但最让赵喆想不通的是——

    老赵似乎始终都在有意识地,对阴阳眼的事情避而不谈。

    甚至连这三个字,都不想说出口。

    这究竟又是为什么?

    赵喆立即拽过老耿,压低嗓音问道:

    “阴阳眼这东西,是不是和老赵也有什么关系!你肯定知道!”

    话音刚落,老耿急的脸色都变了。

    连忙捂住赵喆的嘴,似乎生怕走在前面的老赵听见。

    那脸上五官都揪成了一团,拨浪鼓似地拼命摇起头来,

    “你可别再说了!等出去了我再告诉你!”

    看着老耿那祈求似的目光,赵喆叹了口气,心想也罢。

    赶紧从这鬼地方出去,再单独找老耿问个明白也不迟。

    于是,抬手拍了拍老耿的肩膀。两人便一齐加速向前,追上老赵他们的脚步。

    自从给那尼娃子,拔了头顶的匕首之后,大伙这一路倒还真是走得极其顺畅。

    然而此时,前方的队伍却再次停了下来。一个T字形的路口,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着这一左一右两条岔路,仍旧都是清一色的素面方砖,拱形劵顶。

    唯独有一点,与来路不同——这左右横向的墓道宽度,显然更宽了些。

    王晨曦拿出手机,看了看她那残次品一样的地图,开口说道:

    “这两条路应该是通左右两侧的耳室,看来得先进入耳室,才能绕到主墓室。”

    老赵拿过她那手机,又仔细地看了看。

    那图上,除了最大的主墓室以外,还分散着四间大小相同的方形墓室。

    两间偏左,两间偏右,呈对称状分布。

    毋庸置疑,这四间耳室,应该都是用来存放墓主生前用品和陪葬明器的。

    古代墓穴,往往双耳室最为常见。而如今这斗里,竟然足有四间。

    可想而知,陪葬的明器肯定相当丰厚。

    队伍里的人心里都乐开了花——眼前这头手的油斗,古往今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王大小姐,给个话吧,咱们走哪边儿啊?”

    老方最是着急,一边站在那路口左顾右盼,一边迫不及待地询问起路线。

    而王晨曦此刻,也是犹豫不决,正准备征询一下老赵的意见。

    “呯!呯!”

    突然,右边的甬道深处,竟传来了两声枪响!

    大伙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响,吓了一跳。纷纷面色骇然,满脸震惊。

    “哎?!里面怎么会有枪声!”

    皮蛋疑惑着,举起手电向右侧的甬道里照了过去,却发现连个鬼影都没有。

    “大爷的!这都能让人给抢了先!听声音应该都已经进了耳室了!”

    老赵看着那漆黑的甬道深处,破口骂道。

    套上头灯,把腰间的枪往外一掏。沿着右侧的岔路,便一路飞奔而去。

    众人见状也纷纷跟了上去,心里既焦急又忐忑。

    本以为捞了个油斗,谁成想,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有几个小子,不知是不是被那枪声给吓住了。跑得极慢,扭扭捏捏地跟在队伍的末尾。

    皮蛋见状,扭头冲着那几个小子,挥了挥手里的冲锋枪。高声喊道:

    “你们几个如果不想现在就挨枪子儿,就给我跑快点!”

    队尾那几个小子,一听这话。急忙加快了速度,向前追赶而去。

    看着队伍里的人,纷纷掏出抢来。赵喆一边跑着,一边心里直打鼓。

    虽说,从刚才那两声枪响,无法判断出对方确切的枪支种类。但是,火力应该也不会弱。

    况且,现在能带着枪下斗的,哪里有什么善茬!

    然而,赵喆的那把手枪,早已经被王晨曦给收了回去。

    现在整支队伍里,唯独自己手无寸铁。

    那耳室里的家伙,就算拿了把王八盒子,赵喆也是根本无力对抗。

    正当心里慌得一批的时候,身旁老耿却突然咳嗽了两声。

    眼神坚定地看向赵喆,把手里的G19一把塞了过来。

    赵喆惊讶地接过了枪,既感动,又有些担忧地开口问道:

    “你怎么办?”

    只见老耿对着赵喆咧了咧嘴,右眼一眨巴,从腰后又掏出一把G19来。

    “上次那三把,我全给带来了。”

    “水库回来,一共就剩下三发子弹。这次太突然,压根儿来不及准备。我匀了匀,咱仨一人一发。”

    “轻易别开枪,保命用。”

    赵喆听完,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牢牢握住了手里的枪,继续跟随队伍向前跑去。

    面前的甬道,逐渐变得亮了起来,那耳室入口就在前方不远处!

    而那入口之内,正亮着暖黄色的光,仿佛是点燃了蜡烛一样。

    赵喆侧耳细听,耳室里,似乎还有人正在交谈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