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护食

    只见老方急匆匆地走上前去,拿手电照着那玄冥石雕屁股后面的甬道,大声说道:

    “你们看这脚印,到这儿,好像拐弯了!”

    果然,那串血红色的小脚印,看似在玄冥石雕身后戛然而止。

    但是,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

    它只不过是调了个头,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看起来,似乎就是奔着那断了头的玄武兽而去。

    赵喆见状,立即拿过老赵手里的瓶子。将瓶底剩下的童子尿,一股脑地淋在了那玄冥石雕身上。

    少顷,那龟背上,一圈杂乱无序的血色脚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龟背上的脚印,与甬道上的,有着天壤之别。

    甬道上的脚印虽然歪歪扭扭,曲折蜿蜒,但也算是有迹可循。

    而这龟背上的,却异常凌乱。根本无法辨认出足迹路线。

    甚至有很多脚印,彼此之间交叉重叠,形成连片的深红色阴影。

    赵喆蹲下身来,指了指那血色斑驳的龟背,抬头看着老赵,说:

    “我觉得那尼娃子,应该就在这。”

    显然,老赵也看明白了这足迹存在的问题。

    反握手电,蹲下身来。

    用手电屁股,敲了敲那玄冥石雕的身子。

    “咚咚咚”

    清晰可辨的回音,在这甬道内响起。

    大伙纷纷面露惊喜——眼前这玄冥石雕,竟是中空的!

    如此看来,那颗尼娃子的脑袋,应该就在这玄武兽肚子里面!

    只要能找到那尼娃子的头,就有自然破了这鬼打墙的办法!

    想到这儿,一行人全都一改先前的颓丧,精神瞬时振奋了起来。

    “赵大爷,你看要不然……我给这东西一炮轰开?”

    老K十分激动地凑上前去,作势就要开始翻开他的背包,再搞个炸弹出来。

    老赵一听,立刻摆了摆手,制止下来。

    “尼娃子本来就怨气滔天,你要是把他那脑袋炸的稀碎,咱们就都甭出去了。”

    其实,要破解尼娃子的鬼打墙,并不难办。

    只需要找到他的头颅,将扎在天满穴的匕首取下即可。

    这样一来,尼娃子就算仍旧无法顺利轮回,但最起码也重获了自由身。

    通常情况下,都不会再动手脚,与人为难。

    但要是一炮轰碎了他仅剩的脑壳,虽说不用再受那匕首束缚。

    却从身首异处,直接沦为了一摊骨渣。

    到时候旧怨未消,再添新仇。只怕,会更加难办。

    只见老赵伸出右手,一寸寸地划过玄冥脊背上的鳞甲,目不转睛地仔细观察着。

    突然,手上的动作一停。

    左手掏出一把精钢匕首,紧挨着右手指尖的位置,用力地向那鳞甲缝隙插了进去。

    伴随着一阵金属与石块摩擦的声音,老赵的手不停前后扳动匕首,一点点地深入那鳞甲之中。

    当匕首伸入过半,“啪”的一声脆响。

    那玄冥石雕的背甲,倏地向两侧打开。

    本来威风凛凛的玄武兽,眨眼之间,就变得神似一只翅膀张开的花大姐。

    老赵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眯起眼,看向那开启的背甲之内——

    一颗小巧乌黑的头骨,不偏不倚地立着。

    一把三寸长的金色匕首,自颅顶向内贯穿。

    大伙看见这一幕,喜悦之余,也不由心生佩服。

    暗自庆幸,遇上老赵这么个高人。

    不然,怕是要一个不剩,活活给困死在这甬道里面。

    赵喆和王晨曦,不约而同地走了过来。围着那尼娃子的头,蹲了下来。

    看那脑袋的大小,这尼娃子怕是还不到三个月,就被买回来,做成了人殉。

    心生怜悯的同时,两人的目光,纷纷被那尼娃子头上的匕首吸引而去。

    赵喆刚要伸手把那匕首抽出来,却被老赵给拦住了。

    “慢着点,手别抖,直着往外拔。”

    老赵嘱咐完,便伸出手,从左右两边环住那尼娃子的头骨。

    这才重新看向赵喆,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拔刀。

    赵喆把手心的汗,往裤子上胡乱擦了擦。

    小心翼翼地,将那匕首一点一点抽了出来。

    等到完全拔出之后,却发现——那匕首的模样与传闻所记载的,不尽相同。

    刀身镂空的纹理缝隙间,隐约透出乌黑色的内刃。

    看样子,应该只是用了镀金的锻造工艺,而并非纯金打造而成。

    至于匕首内部,现在看着,极有可能是由钢铁铸成。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是更加合情合理。

    黄金虽然贵重,但其实并不适合拿来锻造刀剑这种兵器。

    金子的纯度越高,硬度也就越低。

    就拿古时候的金锭子来说,搁到嘴里使劲儿一咬,那就是一排牙印子。

    纯金的刀剑,要是拿铁铸的盾牌一挡,恐怕立马就得卷了刃。

    因此,就算是齐天大圣的金箍棒。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在铁棍两头,套上了金箍而已。

    要不然,恐怕早在西天取经的半路上,就已经变成了一根贵气逼人的金麻花。

    赵喆看着手中这把蚝刀大小的匕首,不禁啧啧称奇。

    虽然它的个头袖珍,但分量可着实不轻。周身遍布着的镂雕花纹,更是堪称鬼斧神工。

    造型精巧,线条流畅。

    握柄处更是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首,一根根纤长的尾羽,紧密盘绕在刀身之上。

    王晨曦也看得直了眼,伸手便要将那匕首抢过去。

    赵喆赶紧把手一攥,胳膊一闪,避开了她那来势汹汹的爪子。

    猛地起身,撤得离她远了些,牢牢把那匕首捂在胸口。

    回想起刚被抢走手机的情景,眉头一皱,开口说道:

    “喂,你别什么都抢!”

    王晨曦见状,也不甘示弱。

    站的溜直,仰着下巴看向赵喆,说道:“你们都是奶奶花钱雇来的,东西凭什么归你?”

    老赵一听这话,走到王晨曦面前,瞥了她一眼,说道:

    “小丫头,这东西对你来说,没啥用处。劝你还是少和你家老太太学,别太护食儿。”

    “况且,进了主墓室。你家想要的那样东西,没人跟你抢。”

    说完,便拿过赵喆手里的匕首,回手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王晨曦一方面有些敬畏老赵,不敢对他随意发火。另一方面,也自知并不占理。

    于是,只好转移火力。

    那双黑亮如龙晶的大眼睛,狠狠地翻了赵喆一眼。

    鼻子哼了一声,扭头继续向前走去。

    赵喆一边看着她那散着怒气的纤细背影,一边碰了碰老赵,悄声问道:

    “她家到底要这墓里的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