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回龙汤

    赵喆顺着老赵的目光向前看去,不禁也叫了一句。

    “我靠!”

    面前的青砖甬道上,赫然出现了第三只玄冥石雕。

    而那龟壳脖颈处断裂的痕迹,和先前的两只如出一辙!

    赵喆扭过头和老赵对视一眼,顿时明白了老赵的心思。

    事情果然不妙!

    于是,立即开口,叫住了还在继续前进的王晨曦:

    “喂!你别往前走了!这甬道有问题!”

    王晨曦闻声回头,斜着眼睛看向赵喆,有些不耐烦地回问道:

    “我看是你有问题吧?一惊一乍的叫唤什么。”

    赵喆快步走到那玄冥石雕旁,蹲下身来,用手摸着那龟背上的鳞甲,开口说道:

    “已经连着出现三个一模一样的石雕了!”

    “我说姑奶奶,你那地图怕是不靠谱吧。你难道就没发现,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

    大伙听了这话,也纷纷惊异地,看向赵喆和他身边那玄冥石雕。

    老方此时,也摸着后脑勺,有些纳闷地说:

    “其实,我刚也感觉出有点儿怪。”

    “咱们少说,也得走了有十几分钟了。可这路,就好像怎么都走不到头。”

    其余人也纷纷晃动着手电,略显急迫地四处照了起来。

    原本身后的那扇石门和洞口,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见这甬道前后两端,都像是没有尽头一样。漆黑幽暗,狭长而笔直地无限延伸。

    目之所及,尽是那不计其数、排列整齐的素面青色方砖。

    “这可咋办呐?咱们不能就这么给困死在这了吧?”

    队伍里,一个看起来很是年轻的小子,举着手电上上下下照了一圈,随即往墙上一靠。

    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面色惨白、神色慌张地开口问道。

    话音刚落,皮蛋就“啧”了一声,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抬起枪口对着那小子,很是不悦地,瞪着眼睛说道:

    “把你那乌鸦嘴给我闭上。”

    “再瞎叨叨,我立马送你上路。”

    那小子见状,立即抿了抿嘴,不再作声。可他那张苦瓜脸上,却依旧是掩饰不住的丧气。

    下一秒,就好像被人抽了脊梁骨似的,膝盖一弯,蹲在了墙脚。

    佝偻着背,脑袋低垂,默默地边摇头边叹起气来。

    “你那地图上,就没提醒,这条路有猫腻?”

    此时的王晨曦正握着手机,盯着那屏幕上的地图,眉头紧锁。

    老赵径直走到她身后,疑惑地开口问道。

    只见王晨曦回过头来,也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锐气大减地望着老赵,低声说道:

    “其实,我这地图也只是个大概。”

    “至于这墓穴内部,具体的甬道情况,全都描述得很不详细。”

    说着,便伸出手来,把手机递给了老赵。

    原来,她手里拿到的,根本就不是赵喆他们想象中的地图!

    整张图上面,有用的信息,简直少得可怜。

    与其说是地图,更不如说是拼图。

    画面上,冥殿那八扇石门内,目之所及,尽是大片的灰色区域。

    孤零零的一条红色箭头,直指最右边的那扇石门。

    石门之内,大面积的灰色之中,零星地散落分布着几间方形墓室。

    然而,所有墓室之间的甬道,却全部都没有勾画出来!

    赵喆凑上来,看着这地图,心里不由暗骂:

    齐德隆这糟老头子,牛皮吹的可真是震天响!

    来之前,口口声声说着有地图。搞了半天,竟是这么个天书样儿的玩意!

    老赵看着那地图,也默默地叹了口气。把手机还给了王晨曦,歪了歪嘴,说道:

    “听人劝,吃饱饭。这图要是你花钱买来的,回去可赶紧找他退钱吧。就这破图,你还是赶紧删了得了。”

    “而且,咱们现在这已经鬼打墙了。就算真有地图,也没用。”

    王晨曦握着手机,默不作声。但那眼神里,倒是少了几分之前的张扬跋扈。

    来回反复看了看赵喆和老赵,轻声问了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老赵瞟了一圈队伍里的人,高声问道:

    “咱们这,有雏儿没有?”

    这话问完,大伙全都不约而同,很是惊愕地看向老赵。

    心说,这来倒个斗,还得打听个人隐私?这是搞的哪门子名堂?

    赵喆也听得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赵的意图。

    老赵他这是——想要搞些童子尿!

    自古以来,民间便流传着各种各样的驱邪妙法。童子尿,便是其中之一。

    童子尿,也叫作——回龙汤。

    不仅可以取来作为药引,治疗疑难杂症。更是能够驱恶鬼、辟凶邪。

    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满月前的男童,清晨第一泡尿,才可称之为童子尿。

    民间相传,童子深受菩提老祖眷顾,自有神明暗中保护,是属至阳至旺之体。

    然而,尿液正是肾脏积累气血而成,能够完好地保留童子体内所蕴含的阳气。

    世间邪物鬼怪均属阴,最惧怕元阳之物。

    因此,用童子尿来驱邪,是最好不过的办法。

    虽然,正儿八经的童子尿,条件严苛,极其难求。

    可实际上,只要还是童子之身,无论年纪几何,尿液都可以拿来驱邪。

    效果上往往会存在一点儿差别,但问题也并不大。

    除非,是碰上了道行颇深的厉鬼。

    对付平常的邪祟,还是足够用了。

    只见大家伙互相看来看去,愣是没有一个接这话茬。

    老赵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逐一打量起队伍里的人,嘴里叨咕着:

    “嘿!十多个人呢,就一个也没有?”

    皮蛋见状,呲着一口白牙,咧嘴笑了笑。歪起头,对老赵说道:

    “嗨!年代不同了嘛!”

    “咱们这群人里,年纪最小的也得二十出头了。”

    “没有嘛......也正常。”

    说完,还伸手拍了拍老K的肚皮,调侃道:“瞧瞧,就他这样儿的,都老早就不是喽!”

    老K虽说有些不大乐意,却还是双下巴一抬,胸脯一挺。

    边翻白眼,边开口说道:“看不起谁呢?”

    然而,就在此时,老赵本来眯缝着的眼睛却骤然睁大。

    炯炯放光,似乎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很是激动地抬起胳膊,径直指着前方说道:

    “有了!”

    众人齐刷刷地,顺着老赵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队伍尽头,可心正面露尴尬地举着右手,眼神飘忽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