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人皮螈

    玄武这东西,又称玄冥。

    武为黑、冥为阴。古音相通,寓意相近。而其龟身,又蕴含有长生不老之意。

    所以,玄冥石雕出现在墓里,那是太稀松平常的事情。

    然而,赵喆看着看着,却突然整个人猛地一哆嗦。

    咧着嘴巴,瞪大了眼,却也不吭声。活像是被猴子偷桃了一样,表情难看得离谱。

    老耿见状,抬起胳膊肘就怼了赵喆一下。

    “喂,不至于吧?”

    “玄武这东西,你没见过实物,总也见过画片吧!再说......这长得也不瘆人呢?”

    老赵看着赵喆的表情,也心生疑惑。心说,这小子,该不会是中了邪?

    于是,皱了皱眉,开口问道:“你咋了?”

    只见赵喆喉结上下一颤,“咕咚”咽了一大口唾沫,忙伸手拉过老赵和老耿。

    用下巴轻轻指了指那玄冥石雕的方向,拼命压低了声音。

    几乎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你们看,那儿……”

    “还有一个可心!”

    这一下,老赵和老耿也瞬间触电似的,头皮一麻!

    抬眼往前一瞧——豹头环眼,满脸横肉,膀大腰圆。

    前方不远处,那如假包换的可心。正跟在王晨曦身旁,饶有兴致地研究讨论着那玄冥石雕。

    赵喆直觉得——脊背像被刀尖戳着一样,阵阵发凉,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儿。

    如果现在,石雕旁边的那个人是可心......

    那他们身后的跟着的,又是个什么东西!

    赵喆刚要扭过头去看看,却被老赵一把掐住了脖子,贴着耳边低声说道:

    “不要回头!”

    “别出声,往前走!”

    赵喆满头的冷汗,冒个不停,暗自叫苦不迭。

    心说,就算是看鬼片,好歹也得让人叫唤两嗓子。

    这下可好,那么大一个鬼东西,就跟在屁股后头,还不能出声!

    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恨自己当初,就不该沾古墓的边儿!

    一边听着自己鼓点儿似的心跳声,一边硬着头皮,向前方人群方向凑了过去。

    此时,正斜靠在墙壁上,拿手抠着鼻孔的老方,最先发现了这三人的异样——

    不仅神情凝重,而且面色铁青。

    老方那一双斗鸡眼,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赵喆他们仨,阴阳怪调地说道:

    “嘿呦,怎么了这是?你仨这脸色可不怎么俊呐!”

    “这么像那个——绿巨人呢?”

    被他这么一吆喝,前面的人全都纷纷看了过来。

    王晨曦和可心,也是满脸疑惑。先是看了看赵喆他们,又低头瞧了瞧那玄武石雕。

    思虑片刻,王晨曦再次抬头望向老赵,开口问道:

    “赵伯,是有什么问题吗?”

    眼看着众人的反应,赵喆心里是又急又懵——

    难不成,大家都看不见他仨身后,还跟着个东西?

    这回,赵喆可是实在忍不住了。侧着脸,便用余光向身后瞟了过去。

    啥也没有!

    笔直的青砖甬道上,空空荡荡。

    老K炸出来的那圆形洞口,就在不远处,透出冥殿里冷光管的淡淡光亮。

    虽不足以照亮身后的整段甬道,但也总能看个大概。

    正当赵喆和老耿面面相觑,大脑陷入一片空白的时候,老赵终于开了口。

    “有东西跟着。”

    这话一出,所有人暂且不论相信与否,心里都忽地咯噔了一下。

    王晨曦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老赵,紧接着,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右手已然拔出了腰间的手枪,眼睛聚精会神地盯向赵喆身后的甬道。

    只见她横向摆了摆手,示意大伙靠边,让出路来。

    叫上可心,轻手轻脚、很是谨慎地,向着赵喆他们走了过来。

    整个墓道内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而紧张,所有人都暗自捏了一把汗。

    眼神紧随着她那瘦削的身影,向那洞口缓缓移动。

    突然!

    一个硕大黑影从甬道那拱形劵顶呼啸而下,径直冲向王晨曦胸口,猛地把她撞了一个趔趄。

    可心连忙伸手扶住王晨曦,另一只手对着那黑影便放了一枪。

    然而,却并没能击中。

    只见那道黑影飞速地左右腾挪,大伙根本来不及看清模样。

    还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那东西就早已横穿队伍,消失在漆黑的甬道深处。

    “你没事儿吧?”

    赵喆看着身后的王晨曦,开口问道。

    她这一下被撞得可是不轻,一边连连咳嗽着,一边抬起手按住了胸口。

    从面部表情来看,似乎也有些痛苦。

    缓了几秒钟后,慢慢直起身来,对着赵喆摇了摇头。

    “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

    说完,便向着那玄冥石雕走了回去,目光不停地向甬道深处张望着。

    似乎,在寻找刚才那黑影的踪迹。

    队伍里的人,此时也都开始有些打怵。

    一个个举着手电,战战兢兢地对着漆黑的甬道扫来扫去。

    “别找了,早跑没影了。”

    老赵瞧着大伙紧张兮兮的样子,开口说道。

    “犯不上紧张成这样,那玩意它要不了人命。”

    一听这话,大伙纷纷转过头来,七嘴八舌地发问起来。

    “真的假的?”

    “刚那是个啥东西?”

    “一会该不会又窜出来吧?”

    只见面前这些人,全都急切地望向老赵,等着他给个答复。

    老赵却径直走到左侧的墙壁旁,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墙上的青砖。

    随即抬起手来,在其中一块方砖上,用力蹭了一把。

    把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眉毛一挑,开口说道:

    “人皮螈,听过吗?”

    大伙一听这名字,倒是没有一个搭话的,都摇起头来。

    赵喆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名字,隐隐觉得耳熟,可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留着小胡子,长得颇有几分汉奸风味的小子,更是疑惑地问道:

    “人皮猿?这古墓里边儿,还有猴?”

    “我看你像个猴!”

    老赵白了那小子一眼,摇了摇头。把手伸到赵喆和老耿面前,说道:

    “你俩闻闻。”

    赵喆和老耿一齐凑上前去,猛吸着鼻子,闻了起来。

    一股类似于腐肉的腥臭味道,直冲鼻腔。

    赵喆被呛得直翻白眼,立马张嘴深呼吸起来。

    然而,身旁的老耿却一拍脑袋,叫了起来。

    “海爷!这......是尸臭啊!”

    赵喆虽然从没闻过这尸臭的味道,但心里却也明白——

    古墓里,带着尸臭,还能动弹的,无非就两种东西。

    要么,是粽子。

    要么......就是那些专门吃死人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