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买一赠一

    秦王虽然愤怒,可看这小老头的反应,倒是有些好奇——他何出此言。

    原来,那小老头根本不是画师。而是一位术法高人。

    前几日,听人说起白娘子的传闻,便怀疑宫中已有妖孽。

    于是,便应征入宫作画,一探虚实。

    说着,从身上摸出了一块巴掌大的朱红色云纹八角镜。

    毕恭毕敬地双手捧起,高高举过头顶。

    “陛下不信,请以此宝镜照之。”

    “言若有虚,愚愿以死谢罪!”

    秦王掂着那八角镜,踱步思忖良久。

    既然那术士言辞如此恳切,倒也不妨一试。

    若真如他所说,也好尽早斩除妖孽;若所言不实,再兴师问罪也不迟。

    于是衣袖一挥,让人将白娘子请上殿来。

    不一会儿,白娘子就到了殿门口。

    依旧是那般楚楚动人的模样,摇曳生姿,看得人颠倒神魂。

    然而,当白娘子目光瞟见那地上的画像时,却突然间,变得面色惨白。

    眼神很是复杂地看了看那画师,似乎又气又怕。

    秦王命人将她带上前来,正准备用那八角镜来照。

    可白娘子却一改平日的温顺常态,拼命扭着头抗拒起来。

    见着如此情形,秦王的眉头骤然紧蹙,心说:

    那术士所言,怕是不假!

    于是,立即让一旁的太监,扶住白娘子的脖子。

    举起八角镜,对着照了起来。

    这一照,吓得那扶脖子的太监“嗷”地一声,大叫起来。

    八角镜内,一张没有五官、屁股样的白脸。

    和那地上的画像,简直如出一辙!

    秦王也大惊失色,猛然后退一步。冲着那术士,高声喊道:

    “快快除妖!”

    只见那老术士闻言,拍地而起。火速抄起面前书案上的一卷竹简。

    手上猛一发力,那竹简便天女散花一般散了架。

    那老术士咬破食指,飞快地拾起一根竹条,自左向右,抹上了鲜血。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脱手飞掷而出。

    那竹条,就好似一把利剑,直直地插入了白娘子的颅顶。

    只听白娘子惨叫一声,随即倒地。

    头上鲜血涌出的同时,竟在众目睽睽之下,骤然失去了五官。

    方才,还眉清目秀的一张俏脸。

    这一会儿,就已然变成了一颗插着竹签、血流不止的肉球子。

    众人惊骇至极,纷纷扭过头去,不敢再看。

    有个胆小的太监,更是在大殿之上,吓尿了裤子。

    再之后,秦王甚是感激,重赏了那老术士。

    并按其所言,在宫外西郊山上,掘九尺深坑。

    以上好的桃木铺满坑底,投入白娘子的尸身,焚烧满七七四十九个时辰。

    待火熄灭后,丢入一颗黑狗牙,再行掩埋。

    事情了结以后,秦王未避免民心惶恐,便下令——当日在场的所有人,严禁将此事外传。

    对外只说白娘子是害了急病,不治而亡。

    然而,世上还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被派去焚尸的那几个小太监,后来有一日出宫采买。

    喝了几壶酒后,迷迷糊糊,话匣大开。

    便向那店主,说起了这件怪事。

    那店主自然以为他们在胡说八道,还调侃道:

    “那岂不是蒸饼成了精?”

    直到有一天,一个上山砍柴的樵夫傍晚归来。

    逢人便说——在西郊的山里,瞧见了只通体雪白的凤凰。

    眼看那樵夫手舞足蹈,说得有鼻子有眼。人们虽然并不太相信,但依旧热火朝天地议论开来。

    那店主听说后,立马就回想起小太监们跟他说过的话。

    白凤凰?

    难不成就是那些太监说的白娘子?

    那店主越分析,越觉得靠谱。

    心里认定——那白娘子,恐怕不是什么妖孽。而是白凤成了仙呐!

    看着大伙对这事如此感兴趣,那店主倒是心生一计。

    摆出一副知晓内情的模样,跟店里吃酒的客人,讲起了自己改编出的故事来。

    不仅对术士斩妖的事情,只字不提。

    还把白娘子说成了天降仙子,神乎其神。

    更是擅作主张,给白娘子取了个响亮的名号——百面仙。

    没两日,消息便传开了。

    专程跑来店里,找他听故事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这小店的生意,一下子就红火了起来。

    大把大把的铜钱,排着队、打着滚儿就进了口袋。

    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月后,这店主居然离奇失了踪。

    老百姓们纷纷猜测,肯定是百面仙被他念叨的不安生。这才发了怒,把他带走受戒。

    人们也生怕惹恼了上仙,再不敢随意议论。

    但这百面仙的故事,却还是代代流传了下来。

    到了后来,甚至还有不少祈求恩宠的妃子、夫人们。请人作了百面仙的画像,日夜香火供奉着。

    盼着有朝一日,能如她一般,倾国倾城,极尽盛宠。

    如此算来,眼前这墓里的主人,虽不能确认具体身份,但必然是个女人。

    可在明代,死后能够葬入如此规格陵墓的女性,恐怕不是一般的厉害角色。

    “按你这说法,这墓里头,起码得是贵妃吧?”

    老耿听赵喆说完这百面仙的来由,精神抖擞。

    立马跑过来,伸手拽了拽赵喆,追问道。

    “不大可能。”

    赵喆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回答道。

    “明初人殉盛行,开朝五个皇帝,就陪进去上百个嫔妃。”

    “虽然后来,英宗下旨废了殉葬制。但嫔妃们死后,也还是会葬在皇帝陵附近。”

    “不大可能孤零零地跑到这山上,自建陵墓。”

    老赵听完,也点头认同,开口说道:“这墓,跟贵妃肯定是不搭边。”

    “不过......要说是藩王妃,倒是没准儿。”

    “保不齐,赶上个买一赠一。这斗边上,还卧着个大王!”

    说着还眯了眯眼,俨然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老赵这人,向来就喜欢些稀奇古怪、不守常规的玩意。

    无论什么东西,越是少见难得,他越是稀罕的没边儿。

    油斗早就下了无数,可这王妃陵还真是没溜达过。

    虽说金盆洗手已久,但这猎奇的本性,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老耿见赵江海这般神情,便凑上前去,哈腰说道:

    “海爷,您看,咱这趟也不算白来嘛!运气真好,瞧瞧这墓,多稀罕呢!”

    结果老赵一听,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一扭头,瞪着老耿和赵喆,愤愤说道:

    “少给我洗脑,狗屁运气!”

    “我告诉你们两个!别以为偷着下斗的事儿,就能这么过去了!”

    “等出去了,咱们再好好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