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老画师

    翌日,老丞相是满面春风的出了房门。

    嘴里哼着小曲儿,心情大好。

    一大早就吩咐下人——请最好的裁缝来,给白家美人儿量体裁衣。

    更是派人,把城郊那风景绝佳的别苑给收拾出来,只给她一人独居。

    上好的香粉眉膏,各色的珠宝首饰,齐刷刷地送了过去。

    而且从府里,挑选出二十多个机敏伶俐的丫鬟,跟去贴身伺候着。

    这老丞相虽说贪恋美色,可真没见他对哪个美人儿,如此肯下心思。

    府里的夫人们一边看着眼热,一边也都好奇——究竟是何等绝色?

    可无奈,她终日戴着那顶纱帘帽。

    除了老丞相和贴身的丫鬟,大伙谁也没机会一睹芳容。

    而且,自从那白家美人住进了别苑,丞相都开始常常不回府里住着了。

    一句“当休矣!”,更是免了那些家丁搜寻美人的差使。

    这群家丁突然闲了下来,百无聊赖。

    便向别苑的丫鬟们,打听起那美人的模样来。

    可这些丫鬟,大都没什么学识,描述能力也很是让人头疼。

    个个都说得稀里糊涂,除了美若天仙以外,根本听不出个名堂。

    一群人愈发好奇起来,捶胸顿足地后悔——当初抢人的时候,没顾得上掀开纱帘帽,瞅一瞅。

    终于有一天,秦王设宴款待众臣。

    老丞相也应邀,欣然入宫赴宴。

    几个家丁乐的够呛——这大好机会,岂能放过?

    天色刚暗,便悄悄溜进了丞相别苑。

    跟一串老鼠似的偷偷摸摸、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白家美人儿卧房门前。

    那窗内,正透出暖黄色的烛光。

    大伙既激动又兴奋,立即矮下身来,扒在那门缝边。眯起了眼,向屋内望去。

    这一望,可看得几个人血脉喷张。

    只见房间之内,仅剩那美人儿,孤身一人。

    贴身的丫鬟们,都不知所踪。

    而那美人此刻,身上仅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白纱内裙。

    背对着门口端坐,好像在往脸上搽着些什么。

    一头乌黑的秀发,似飞瀑又似绸缎一般,披散而下。

    家丁们百爪挠心,盼着那美人能快点儿转过身来,一睹芳容。

    然而,不知是哪个倒霉催的家伙。

    这一着急,竟不合时宜地,放了一个响屁!

    那美人闻声一惊,“唰”地扭过头来,面向门口。

    这下,家丁们倒是看了个真真切切。

    那肤若凝脂的脸蛋上,竟然光秃秃的,根本没有五官!

    活像一瓣屁股!

    众人是吓得魂儿都飞了,也顾不上其他,屁滚尿流地拔腿就跑。

    结果还没等跑出别苑,竟都鬼使神差地,纷纷失足掉进了石桥下的池塘里。

    无一例外,全都活活给淹死了!

    老丞相归来,看着捞上来的几具尸体。得知这些家伙,居然敢潜入别苑偷窥。

    雷霆震怒,火冒三丈。

    虽然涉事的家丁都已溺死,但仍下令——将这些尸体千刀万剐。

    老丞相的手下亲信,虽然甚觉不妥。但看他怒发冲冠的模样,也不敢多言。

    只得硬着头皮,领命行刑。

    结果,如此暴行,传到了秦王耳朵里。

    秦王听完,拍案而起,直呼荒诞至极!

    立即下旨,召老丞相携那白家美人,一同入宫觐见。

    来到殿前,那老丞相对自己的暴行,供认不讳。

    可竟丝毫不知悔改,甚至还仍有些意愤难平。

    秦王看他这般色迷心窍的模样,头疼至极。

    遂转头看向那白家美人,命她摘下纱帘帽。

    那美人闻言,倒是极其干脆地,将头上的纱帘帽给取了下来。

    这下,整个大殿上的人,全都看呆了。

    连秦王也怔了住,望着出神。不由自主地,喃喃叹了句:

    “甚美。”

    思虑片刻,居然再也没继续问责老丞相。反倒差人,将他俩暂且先送出宫去。

    此事,且待日后再议。

    老丞相滥用酷刑这事儿,竟就这样不了了之。

    宫人们纷纷觉得奇怪得很,私下里议论纷纷,猜想着——

    是不是皇帝,也对那白家美人儿动了心思?

    然而,时隔不久。

    也就短短两个月后,老丞相竟突然离奇病故。

    扔下了白家美人,还有丞相府那一院子的妻妾儿女。

    正当丞相府内为了争夺家产,闹得一团乱麻。

    独居在别苑的白家美人儿,竟被接进了宫里!

    这白家美人一进宫,宫里上上下下可是开了锅——

    堂堂秦王,该不会要收了这寡妇?

    风言风语传得厉害,就连郑妃和胡姬,也都慌了阵脚。

    但或许是碍于伦常,秦王倒也没有透露出封妃的意思。

    宫人们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称呼这既没有封号,又姓名不详的美人。

    索性,大伙干脆就叫她——白娘子。

    然而,秦王虽然不提封妃之事,却酷爱让画师去给那白娘子画像。

    每每画好一幅,便立马让人取来欣赏。

    宫里的画师轮番上阵,画了上百幅画像。

    但每次秦王一看,都皱着眉,连连摇头,直说不像。

    甚至下令,遍寻民间技艺高超的画师,进宫为白娘子画像。

    若能画得让秦王满意,必定重重有赏!

    身边儿的太监们,看着那些堆积如小山的画像,也都纳了闷。

    每个画师画出来的白娘子,竟都不大一样。

    而且,那画像上的容貌差别,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宫人们瞧着,却也都觉得——没有一幅画的像样。

    直到有一日,宫里来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画师。

    那老头倒是画得极快,不到一个时辰,就把那画像装进了匣子,交了上去。

    收画的太监虽然有些惊讶,但看那老头胸有成竹的模样,心说:

    这回可能真是个高人!

    于是捧着那画匣,屁颠屁颠地给秦王送了去。

    可谁知,秦王把那画像拿出来一看。

    眉毛直飞,大喝一声,抬手便甩在了那太监脸上。

    直把那太监吓得,都快尿了裤子。

    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哆哆嗦嗦地劝秦王息怒。

    拿着余光瞟了眼那画像,心里暗骂一句——这杀千刀的小老儿!

    只见那画像上的,哪里是白娘子?

    那画布上的人,赫然顶着一张没有五官的大白脸!

    秦王哪里忍得了这般戏弄,立即派人把那老画师押了过来。

    谁知那老头,竟毫不惊慌,十分配合地任人押了到殿前。

    秦王怒气冲冲地指着那画像,问他是否知罪。

    不料,那小老头竟然捡起那画像。看向秦王,微微一笑。

    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

    “娘子,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