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红色圆圈

    听闻这话,那黑半袖和齐德隆两人,立马纷纷坐了下来。

    赵喆带着震惊和疑惑,也微微后退一步。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望向对面的老太太。

    那老太太眼见三人都落了座,满意地嘴角微扬,淡淡一笑。

    伸手拈起桌上点心盘内的一块桂花糯米软糕,细细品尝起来。

    “你到底是谁?”

    赵喆看她这不紧不慢的样子,心焦得快要抓狂,急忙继续追问起来。

    可那老太太,突然眉毛一挑,把手中的软糕“啪”地扔回了盘内。

    歪着头,眯起眼,看向赵喆,很是不悦地厉声呵斥道:

    “小赤佬!赵乾坤和赵江海,是没教过你怎么说话吗!”

    赵喆先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吓了一跳,随即便反应过来。

    于是,强压着情绪,轻咽了口唾沫,重新开口问道:

    “实在抱歉,刚才也是因为心急,所以才多有冒犯。还请问您老尊姓大名?和我母亲又是什么关系?”

    听着赵喆这毕恭毕敬的语气,老太太的眉头倒也缓缓舒展开来。

    只见她身体坐直,双手叠放在腿上,挑了挑眉说:

    “这还算像话。要是没有当年那事儿,你怕是还得叫我声王奶奶!”

    赵喆一听,更是水壶熬粥——糊里糊涂。

    心说,难不成——这老太太是老爷子的旧情人儿?

    可这事儿,怎么想都不靠谱!

    赵喆的奶奶,那是出了名的温婉贤良。

    跟眼前这矫情跋扈的老太太,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

    按照自己对老爷子的了解,他是准准的不能好这口。

    要真把这二位给凑到一起去,估计肯定得打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老太太似乎看出赵喆的困惑,继续开口说: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我今天叫你来,是要你帮个忙。”

    赵喆挠了挠头,问道:

    “我?我一个开锁的,能帮得上什么忙?”

    老太太噗嗤一笑,拍着手说:“请锁匠,当然是要开门了。”

    说完,便对那黑半袖打了个手势。

    “我们家老太太是想请你,跟着我们一起,去这儿走一趟。价钱,你来开。”

    黑半袖说着,拿出一张地图,递给了赵喆。

    那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深圳旅游地图。

    可上面却十分醒目的,用红色记号笔圈出了一块区域。

    被圈中的位置,距离天琴湾并不远。

    正是沿着惠深沿海高速,向前不到十公里——位于料岭墓园和溪涌度假村之间的大山。

    大山

    开门

    赵喆精神一振,瞬间明白。

    双眼倏地睁大,抬起头问道:“你们这是要我去开墓门?!”

    “对喽!赵老板,要么说您是明白人呢?”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也不绕弯子了。您瞧,就这大山里呀,可卧着个明代大墓!一般人呐,怕是真开不了这主墓门。”

    “所以,这就把您给请来了。想说让您跟着一块儿,去活动活动。”

    齐德隆一边有模有样地回答道,一边挪动屁股,凑到了赵喆身旁。

    伸出他那干瘦的食指,很是用力地,戳了戳那地图上的红色圆圈。

    “至于装备啊、地图这些,统统都不用操心。我们呀,早就全准备得妥妥当当。您呐,下了斗,只管开门就成!”

    齐德隆说着,弓起手肘,轻轻地碰了碰赵喆。

    挤眉弄眼,笑着问道:“至于这劳务费,您看多少合适?”

    赵喆一听是要下墓,果断把那地图撂在了茶几上。

    挺了挺腰板,义正辞严,不容商量地看着老太太说:

    “不好意思。这个忙,我不能帮。”

    一旁的齐德隆见状,急忙拉了拉赵喆,准备开口规劝。

    可赵喆却唰地站起了身,正色道:

    “这事儿,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准备离开。

    “要是赵乾坤和赵江海知道你倒了水库的斗。你的日子,恐怕是不大好过吧?”

    老太太不紧不慢地说完,原本准备推门离去的赵喆,已然默默地缩回了手。

    转过身来,瞪大了双眼。

    既气愤又无奈地看向那沙发上的老妖婆,心里恨得透腔。

    “不用瞪我。要想保密,那就得听话。”

    “你要是肯去,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给你说点95年的事情。”

    老太太看了看杵在门口,活像根木桩一样的赵喆,含笑说道:

    “时候也不早了,我也乏了。后天晚上出发。你想通了,跟齐德隆说。”

    说完,转头看向那黑半袖,吩咐一声:

    “可心,送客!”

    赵喆听得目瞪口呆。

    只见那黑半袖冲着老太太点了点头,立即起身向赵喆走了过来。

    伸出大手,推开房门。对着正在发愣的赵喆打了个响指,便向楼下走去。

    望着那粗犷健硕的背影,耳边不断地回响着“可心”二字。

    赵喆只觉得整个人都无法言喻的别扭起来,汗毛直竖地跟着下了楼。

    走出门外,默默坐上了那路虎的副驾。

    那黑半袖看了看面色不大好看的赵喆,开口问道:“住哪?”

    听赵喆说完地址,黑半袖一脚大油,便按照导航的路线飞驰起来。

    两人一路无言,刚开到小区门口,赵喆便让那黑半袖停下了车。

    临下车前,赵喆扭头看了看那黑半袖,咽了口唾沫。

    思虑片刻,还是出于礼貌说了一声:“谢了。你叫......可心?”

    话音刚落,那黑半袖猛地扭过头来,噤起了鼻子。

    “你有意见?”

    赵喆瞧着他那满脸的横肉,和不悦的神情,立即明白——这家伙一准儿早就被这名字困扰已久。

    于是,连忙识趣地一边摆手,一边摇头。

    推开车门,便快步进了小区,飞速往家走去。

    走到院门口,看着那一扇扇黑灯瞎火的窗户,赵喆心里长舒一口气。

    看样子,老赵应该还在牌桌上血战。

    回到三楼卧室,赵喆仰脸朝天地躺在床上。

    眉头紧锁、心事重重,胸口仿佛有块巨石压得自己透不过气。

    疑惑和恐惧,相互杂糅。

    既害怕老赵和老爷子知道自己下了墓。

    又迫切地想要从那老太太嘴里,得知更多关于当年的事情。

    赵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狠狠地咬了嘴唇。胳膊肘用力一撑,从床上弹坐起来。

    掏出手机,拨通了齐德隆的电话。

    “后天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