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别来无恙

    “一猜你今儿就准得问这个。事儿啊,那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那天一大早,圈儿里就传开了。有人捞了颗阴阳眼,可新鲜热乎着嘞。”

    “在深圳,古玩这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真不大。也不瞒您二位,我呀,可不像那些靠着倒手赚差价的。怎么说呢?我更像是给人打工的。”

    “按月拿着钱,专门替我那大金主搜罗这玩意。反正甭管寻不寻得着,每个月的辛苦费是一分不少。就干我们这行的,还真没见哪个能像我这样旱涝保收。”

    齐德隆说着,还有些得意地眯起眼来,晃了晃头。

    “算下来,我寻这东西也寻了有二十多年了。仗着人脉够广、消息够灵通,先先后后的,还真弄着了两三个。可我那金主愣是一个都没瞧上,就只发话说让我接着找。”

    “所以呀,那天我一听这消息。就立马约您那兄弟见了面,验了验货。你还别说,虽然我不咋懂这东西,可看着确实和以前那几个不太一样,个头好像也更大点儿。”

    “一开始他死活不肯给讲这东西的来头,我也是费了好大劲儿,这才从他那牙缝里,抠出您名号来。您那兄弟也是真敢要价,开口就跟我要了这个数。”

    说着,便伸出手来,竖起了三根手指。

    赵喆和老耿先是一愣,紧接着,异口同声:

    “三百万?”

    齐德隆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三百万呢,对我那金主来说,属实不多。可咱也是职责所在,起码得还一还价。结果您那兄弟一口咬死,一分都不能少!说这价格是你们早就商议好的,他也做不了主。”

    “一看他那口气,也是没缓儿了。我就先应了下来,让他把货留好,立马回去汇报。”

    “可谁成想呢,当天晚上,我刚把货款拿到了手。这电话再一打过去,就是他媳妇接的。哭哭唧唧,旁边儿还特别闹哄。”

    齐德隆说得嘴都有些发干,又抿了口酒,继续说道。

    “从他媳妇嘴里问了医院地址,我这一跑过去才发现。那人就跟被什么玩意附了身似的,那叫一个骇人!愣是当晚就给转到了康宁医院。”

    “我之所以上门打扰,也是实在没法子。金主那儿催命似的催着我拿货,可您那兄弟硬是连句人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就想着,来找您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先把货给拿了,好回去交差啊!”

    说完了事情原委,齐德隆“嗨”地叹了口气,仰头就又是一杯。

    看着他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倒不像是在说谎。

    赵喆反而开始有点儿能够理解,这老头为什么贸然上门。

    这事儿要是办不明白,没准儿齐德隆这二十多年的铁饭碗就要砸了。换谁,都得急得乱窜。

    赵喆想了想,极其认真地看着齐德隆说道:“你说的我能理解,但这东西,你还得去问大脸要。”

    老耿也跟着开口,补充说:“实不相瞒,要不是你给的消息,我俩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哪儿。”

    齐德隆探着脖子,苦着脸看向赵喆和老耿,略带怀疑地轻声问道:“这......不能够吧?您二位要是因为价格的事儿,咱们还能商量。”

    赵喆听了,立刻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摇了摇头。

    “阴阳眼本来就是个冷门物件儿。除了你那金主,估计也没谁肯出这个价来收。大家都是明白人,要真有机会出手,见好就收的道理还是懂的。”

    齐德隆挤着个八字眉,瞅瞅赵喆,又看看老耿。

    突然,右手一拍脸,咧着大嘴说道:“唉!我这是哪柱香没烧好,哪位神仙没拜到喔......”

    眼看着齐德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本就佝偻的背,显得更驼了。

    活像一只大虾,自顾自地窝在那连连叹气。

    赵喆和老耿对视一眼,又稍加宽慰了两句,便一齐起身告辞。

    临走,赵喆还不忘叮嘱齐德隆:

    “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事儿,你也不用到店里。我很少在那,直接打电话就行。”

    说完,两人便走出包房,下楼换好鞋子,准备离开。

    出了门,只见天色已黑。

    店门口的马路牙子边,整整齐齐地蹲着一排正在等活儿的代驾。

    虽说赵喆和老耿并没有喝多少酒,但酒驾的事儿,还是干不出来的。

    于是,赵喆仔仔细细地扫视了一圈。

    伸出手,招呼过来一个看起来就很稳当的小伙子,便和老耿一起坐上了车。

    小伙子开车倒是开得相当平稳,可自从上了深南大道,就总是时不时地透过后视镜往后瞄着。

    一开始,老耿和赵喆也没太当回事儿。可连着瞄了几次之后,愣是把老耿给惹火了。

    瞪着眼睛,厉声问道:“喂!我说你在那鬼鬼祟祟的瞅啥呢!我俩脸上长东西了?”

    那小伙子先是被吓了一哆嗦,随即,面露难色地小声回答道:“大哥,你误会了。是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

    老耿和赵喆猛地一惊,俩人齐刷刷地扭过头,透过挡风玻璃向身后看去。

    果然,身后不出五米,正紧跟着一辆车。

    “嘿,今儿是怎么了,跟大G有缘呐?哪来的神经病!那么宽的四车道不走,非跟着老子屁股后头!”

    老耿扭着身子,看着那车,很是疑惑地愤愤嘟囔道。

    可赵喆定睛一看,心里却“咯噔”一下。

    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紧追不舍的,正是那白天在医院门口擦肩而过的四眼!

    虽然不知道这四眼到底为什么跟着自己,但赵喆心里却有种十分不妙的预感——来者不善!

    不过好在还有几分钟的路程,就能到家。

    赵喆对那代驾说道:“不用管他,继续开。”

    一旁的老耿“哼”了一声,也开了口。

    “对!开!我就不信了,他还能跟到家?”

    那代驾一听,脚上也开始默默加起了油门。

    可越是加速往前开,车里的三人越是发了懵。

    只见那大G,还真就肆无忌惮地,一直跟进了小区里!

    那代驾把车停进了院子里,立刻亮出收款码,火急火燎地收了钱。

    从后备箱里拽出自己的折叠电动车,飞也似地跑了个无影无踪。

    看着他那逃命似的背影,赵喆心里叫苦不迭。

    那代驾一准儿是误会了他们两个,以为这是被冤家追上门来寻仇的。

    赵喆和老耿看了看那停在院门外,把远光灯打得老辆的黑色大G。相互对视一眼,便一起下了车,朝门口走了过去。

    “嘿!哪里的朋友?可跟了一路了!”

    老耿一边警惕地往车边走去,一边高声问着。

    只见那远光灯应声熄灭。

    一个身材高挑,面容俊朗,带着金丝眼镜的小子,不紧不慢地下了车。

    赵喆这回算是彻底看了个真切,果然就是那四眼,如假包换!

    那小子的胸前,依旧还戴着那枚阴阳眼吊坠。

    “小区环境不错。别来无恙。”

    那小子环视四周之后,转头看向赵喆,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