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主动出击

    说完,大姐便起身往回走去。

    瘦弱且微微佝偻的背影,孤零零地缓缓远去,看得人心里极其不是滋味。

    赵喆本以为,只要找到大脸,就能弄清楚那小老头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找上门来打听阴阳眼。

    结果现在,赵喆只觉得更加糊涂,脑袋仿佛就快被无数的疑问挤爆了。

    双眼紧闭,两手用力地按压着跳动的太阳穴。

    “唉!这都什么事儿啊!”

    老耿也是眉头紧锁,一屁股坐在赵喆旁边。点起一支烟,边抽边愤懑着说道。

    赵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眼看着赵江海就要回来了,如果到时那小老头再没皮没脸的找上门来,那可就不好办了。

    赵喆把自己的担忧和老耿一说,老耿更是愁的跟个瘪茄子一样。

    本想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斗给倒了。谁成想,却弄了个引火烧身。

    这么多年来,老耿因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倒是没少挨赵江海的臭骂。

    可这回,带赵喆去下墓,可是犯了老赵家的忌讳,彻底玩儿大了。

    俩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终于决定——主动出击。约那小老头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赵喆掏出名片,便把电话拨了过去。说想要见面一起吃个饭,详细聊聊阴阳眼的事儿。

    齐德隆一听是赵喆,十分痛快地一口应了下来,还主动提出要请客。挂了电话,立马就把餐厅地址发了过来。

    老耿和赵喆回到停车场,开了导航就准备出发。

    刚出医院大门,一辆黑色大G便迎面驶来。在这车辆极少的马路上,极其显眼。

    车身一尘不染,油黑锃亮,看起来跟刚从4S店提出来的新车一样。

    虽然车速很快,和赵喆他们只是擦肩而过。可两人的目光,却都被吸引了过去。

    “啧,带劲儿。等这次的钱到了手,我也去弄一辆。天天老是拿着海爷这奥迪,公车私用,也不是个事儿。”

    老耿一边点着头,一边振振有词。

    嘴上的冠冕堂皇,实际心里就是嫌弃这奥迪不够气派。

    当初老赵要买这奥迪的时候,老耿就老大不愿意,费尽口舌想撺掇他买台路虎。

    结果老赵非说坐不习惯越野,觉得路虎底盘太高。

    一加速,就觉得屁股不沾地,不够踏实。

    眼看着那大G早都已经没影了,赵喆却还一言不发地瞄着后视镜。

    那车里的人,似乎有些眼熟!

    轮廓分明的脸,极具特点的金丝眼镜。

    分明就是那晚和老爷子在金子那儿遇见的——隔壁桌那个四眼!

    老耿看着赵喆那发愣的样儿,咧嘴笑了笑,伸出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开口说道:

    “你也别光眼馋了,要不这样儿。反正这奥迪也有年头了,等海爷回来,你跟他好好说说。看能不能换台新车。”

    赵喆这下才回过神来,瞟了眼老耿,闷声答道:“要说你说,反正我又不开车。”

    约摸着一个小时,终于到了齐德隆发来的餐厅地址。位置很好找,锦绣中华大门东侧。

    店面门脸不算大,但却是少有的两层独栋。

    白墙黑顶,极其简约。

    招牌也是不大显眼,赵喆和老耿掀开布帘走了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

    店内装修十分考究,精致而不过分奢华,给人一种大气之感。

    随处可见木制的雕栏屏风,目之所及,尽是各种各样充满日式风情的摆件。

    “啧,黑珍珠呢还。看来这小老头挺雅致。”

    老耿看了看一长串的荣誉奖牌,又瞄着那些身形窈窕、妆容精致的女服务员,不停点头,啧啧称赞着。

    赵喆心里也不禁感慨,这餐厅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但也更觉得出乎意料。

    没成想齐德隆这其貌不扬的猥琐老头,竟然好高端日料这口。

    两人报上齐德隆的预约信息,换好鞋子。

    便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走上二楼,来到包间门口。

    拉开门,只见齐德隆已经坐在包间里,正端着杯子,喝着热茶。

    抬头看见赵喆和老耿,便立马起身站了起来,眯眼笑着,大声说道:

    “来来来,赶紧坐。随便选了家店,也不知道合不合您二位的胃口。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啊!”

    说完,便扭头吩咐门口的服务员准备上菜。

    随即拉上包间门,做着手势请赵喆他俩入座。

    赵喆和老耿点点头,笑了笑,便在对面坐了下来。

    虽说齐德隆这小老头长得实在是不敢恭维,但这待人处事还是相当有一套。

    一看就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八面玲珑。

    “这位是?”

    齐德隆瞄了瞄老耿,上下打量一番。一转头,望向赵喆,开口问道。

    看样子,他八成以为这黑鞋拔子脸就是赵喆的司机,所以压根儿没把老耿当回事儿。

    “耿直。叫我老耿就成。水库那斗,就是我们一起下的。”

    老耿一看这小老头根本没正眼瞧自己,腰杆一挺,抢先一步,郑重其事地回答道。

    一听这话,齐德隆的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俩手猛地一拍,飞快地打开他那黑色小皮包。掏出一张名片,双手捧着递了上来。

    “嚯,我说嘛!打眼儿一看您就气度不凡。妥妥的行家里手呀!”

    老耿接过那名片,嘴上谦虚着:“哪里哪里......”

    心里却暗暗骂道,狗屁!糟老头子势利到家了,变色龙都没丫脸色变得快。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极其轻柔的——“打扰啦。”

    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轻轻拉开了门,双膝跪地,轻手轻脚地把菜都上齐。

    随后,两个姑娘便鞠着躬,带着服务业的标准笑容,退出了包房。

    坐在边上的老耿,看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眼睛都直了,嘴角都不自觉地咧了开来。

    齐德隆见状,轻声笑了笑,给三人的酒杯都倒上了上好的清酒。

    举起杯子,使劲儿眨巴着眼睛,说道:“这儿的服务员啊,个顶个的俊呐。待会儿,想要哪个联系方式,只要你俩一句话,我去给你搞定。”

    赵喆和老耿看着齐德隆那眨巴眼的样子,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也端起面前的酒,一起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齐德隆倒是真沉得住气,压根儿没提阴阳眼的事儿。

    伸出他那卤鸡爪一样的手,逐个指着桌上的菜色,刺身、和牛、天妇罗......

    一道不落,全都给介绍了一通。

    赵喆和老耿也不客气,左一口右一口地挨个尝了一遍。

    不得不说,这家的菜品,倒是真不赖。从造型到口味,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好酒好菜,三人吃得倒是畅快。

    三杯两盏下了肚,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

    “您二位,下午这是去坪山了吧?”

    齐德隆夹起一片三文鱼,点上芥末,沾了沾酱油,往嘴里一送,边嚼边问。

    赵喆抿了口清酒,抬头说:“你猜的倒是挺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他在那儿的?”

    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二人,齐德隆抿了抿嘴,缓缓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