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康宁医院

    那一行字迹细小而潦草,应该是有人用中性笔写上去的。

    由于被雨冲过,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赵喆举到眼前,仔仔细细地端详起来,却也只能依稀分辨得出开头“136”这三个数字。

    看样子,应该是个电话号码。

    可究竟是谁留的呢?

    要说是搞恶作剧的小孩儿,肯定会大笔一挥,乱写乱画,留下个王八什么的。

    绝不至于把这字写得如此之小,不仔细看压根很难发现。

    要说是抢生意的,那就更是说不通了。

    思来想去也没个答案,赵喆索性把那纸片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篓里。

    一上午的时间倒也过得飞快,听小胖结结巴巴地讲着回家这三天的趣事儿。

    不知不觉,就到了午饭的点儿。

    俩人点了份金拱门,便开始打着游戏,等起外卖来。

    一局排位刚刚结束,红彤彤的外卖小哥就已经到了门口。满脸笑意地递上外卖,说着“祝您用餐愉快!”

    赵喆心想,这九块钱的配送费,果然就是不一样。

    小胖也起身跑了过来,边吸溜着口水,边帮着赵喆把辣翅、汉堡、冰可乐齐刷刷地摆在了茶几上。

    俩人吃的正香,一个驼背小老头,夹着个黑色皮包走了进来。

    这小老头目测五十多岁,身高也就一米五左右。皮肤黢黑,干瘦干瘦得像个树杈。

    头发倒是异常黑亮茂密,两只贼溜溜的眼睛扫视着店里。

    小胖看着那小老头其貌不扬,还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不由心生不悦,皱起了眉。

    一边嚼着汉堡,一边很是不爽地开口问道:“你找...找...找谁?”

    那小老头歪着脖子,看了看茶几边上正吃的满嘴流油的二人。

    咧着嘴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赵喆。

    “我找他。”

    赵喆一愣,这老头,自己压根儿见都没见过。

    正疑惑着,对方却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上来。

    没有公司名字,也没有其他信息。名片正面就光秃秃写着三个大字:

    祁德隆

    背面也是空空荡荡,只印着一行手机号码。

    赵喆放下手里的辣翅,擦了擦手,接过名片,抬头问道:“找我?是要开锁?”

    那老头一听这话,仰着头哈哈一乐。

    摆了摆手,极其客气地说道:“我呀,找您打听个事儿。”

    说完,还冲着赵喆眨巴眨巴眼睛。

    看那老头神神秘秘的样子,再加上长得就不像什么好人。赵喆心里微微有些不待见起来,把名片往口袋里一揣。

    “啥事?”

    只见那老头突然吞吞吐吐起来,看着一旁的小胖,面露难色。撇了撇嘴,问道:“咱们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下,赵喆算是彻底不耐烦了。

    拿起汉堡咬了一口,皱着眉说:“有啥话直说就行!”

    眼瞅赵喆大有送客的意思,那老头腰板一挺,开了口:“水库那边儿,头两天出了个阴阳眼,这事儿......”

    这话一出,如同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开,赵喆整个人瞳孔都放大了一圈。

    二话不说,把汉堡一扔,拉住那老头就往店外走去。

    小胖被赵喆如此剧烈的反应吓了一跳,一头雾水地想要追上来。却被赵喆大手一挥,给撵了回去。只好独自坐回茶几,继续啃起了鸡翅。

    赵喆拽着那小老头,飞快地走到一旁的胡同口,瞧了瞧四下无人。

    怒气冲冲地瞪着那老头,咬牙切齿地愤愤说道:“你瞎说什么?!”

    那老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喃喃道:“所以说借一步嘛......”

    看着他那样子,赵喆恨得牙痒的同时,也暗自庆幸他没当着小胖说出些别的来。

    单凭刚才这一句,小胖应该也摸不着什么头脑。

    “我是听说,您前两天从水库那边儿,带出来颗阴阳眼。所以就想来问问,这东西,您打不打算出。”

    “要是出的话,我这儿倒是有个金主肯出大价钱嘞!只要您给个数,我保证给您再往高了要上两成。”

    小老头说着,还笑眯眯地伸出了手,碰了碰赵喆的胳膊。

    一副奸商的狡猾嘴脸,让他给展现得淋漓尽致。

    赵喆心里大惊的同时,也叫苦不迭。

    那一堆明器还没出手,竟有人找上了门。

    最让赵喆想不通的是,水库那墓里有阴阳眼,确实不假。

    可他们当时,根本就没把那阴阳眼带出来!

    这小老头的消息,又是打哪儿来的?

    那老头似乎看出了赵喆的疑虑,压低了声音,再次开口说道:“我可是您三道疤的兄弟介绍来的。”

    三道疤......

    赵喆思索片刻,心里猛然咯噔一下——大脸!

    从小到大,赵喆别说脸上带疤的朋友,就是身上带纹身的都没有。

    唯独大脸,被那小爪挠了个满脸花!

    赵喆低头看向那小老头,强作镇定地开口问道:“呵,那他人呢?我还正找他呢。”

    那老头抿了抿嘴唇,皱着眉头,小声嘟囔道:“这个嘛......怎么说呢?”

    说着,还很是难为情地挠起了头,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

    赵喆心里急得要命,却也不好发作。

    眼前这小老头,看样子,肯定知道大脸的下落。

    于是,赵喆轻咳两声,说:“阴阳眼呢,我确实准备出手。你要想合作,诚意总得表示一下吧。”

    那老头一听这话,拧成麻花的眉毛,立马舒展开来。

    抬起头,喜笑颜开地说:“当真?”

    眼看赵喆点了点头,那小老头心满意足地凑到赵喆耳边,说道:“您呀,可以去坪山康宁医院瞅瞅。”

    送走了那老头,赵喆边搜着康宁医院,边往店里走去。

    这一搜,赵喆额头不由渗出了冷汗,像块木头一样,呆立在了路边。

    深圳市康宁医院,分明是一所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

    赵喆心说不妙,如果大脸真在康宁医院,那肯定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如果是在墓里的时候,被吓出了毛病,总不至于回来以后才发作。

    可如果不是,究竟又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就犯了精神病?

    正当赵喆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嗨!我跟你说东西都已经交过去了,那边说最多三天就能全部出手。总算是能赶在海爷回来之前,处理干净了。”

    听着老耿语气轻快,如释重负。

    可赵喆却轻松不起来,深吸一口气,把刚才的经历,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

    老耿听完,也陷入了沉默。

    良久,再次开口说道:“你在店里等我,我马上就到。”

    赵喆“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努力平复着情绪,走回了店内。

    一进门,小胖立马迎了上来,急切地问道:“老...老板,怎么了?没...没...没事儿吧。”

    赵喆努力地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不大难看的微笑。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事儿。”

    小胖见状,倒是长呼了一口气。转身坐回茶几边,咕咚咕咚地喝起了可乐来。

    嘴里还不停叨咕着:“哼,我就看那...那老头,不太正常。跑咱...咱们店里,打...打听什...什么烟?看...看不见招牌吗!”

    听着这话,赵喆不禁大笑起来。

    从前只知道这家伙的脑瓜不太好用,今天看来这耳朵也是不大好使。

    能把“阴阳眼”听成了烟,除了小胖,估计也没谁了。

    不过,这下赵喆倒是放心了不少。

    起码,不用在绞尽脑汁去编谎话,跟小胖解释水库阴阳眼的事儿了。

    于是,一拍大腿,笑着跟小胖一起吐槽道:“我看也是!精神肯定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