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孙子

    回来的一路上倒也顺利,既没遇上查车的,也没赶上早高峰。老耿把赵喆送到了家,便开车拉着东西回去了。

    临走时,还笑嘻嘻的说了句:“你小子真不愧是老赵家的独苗儿,有前途!”

    看着老耿远去的车子,赵喆只觉得疲惫如同潮水一样袭来。虽然只过了一夜,可却觉得恍如隔世。

    就这样圆了二十几年的梦,想想还真有点不敢相信。

    赵喆伸出手拍了拍脸,转身进了家门。

    简单冲了个澡,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便蒙头大睡起来。

    这一觉倒是睡了个痛快,连个梦也没做,再醒过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

    赵喆拿起手机一看,都已经九点多钟。

    赵喆坐起身来,缓了缓神,肚子突然咕咕作响。脑海里竟第一时间地,浮现起阿龙他老爸的烧鸡。

    舔了舔嘴唇,咽了咽口水,麻利地打开外卖软件点了份烤鸡。穿上人字拖,便走去一楼客厅,边看着电视综艺,边等起了外卖。

    不一会儿,门铃就响了起来。

    赵喆眼睛一亮,心想这外卖来得还真挺快,待会儿得给个五星好评。连忙从沙发里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小跑去开门。

    接过还有些烫手的外卖盒,又从冰箱里拎了瓶可乐。赵喆美滋滋的坐回沙发,迫不及待地把鸡腿扯了下来,塞进了嘴里。

    可随即,就皱起了眉。

    “什么玩意儿!”

    赵喆嘟囔着把那鸡腿吐了出来,肉质发柴不说,还带着一股土腥味儿。

    赵喆本来就饿的前胸贴后背,吃上这么一口,反倒添了一肚子怨气。掏出手机就给店家来了个一星差评。愤愤地走向厨房,准备煮点速冻饺子吃。

    刚一起身,“咣咣咣”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赵喆心里不禁一颤,难不成是店家为了差评来找自己理论了?那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儿。

    赵喆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前,从猫眼向外一看。却正对上了一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珠,吓得赵喆一个闪身,猛地往后窜了一步。

    “兔崽子!磨蹭什么呢!赶紧给我开门!”

    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赵喆急忙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搓了搓脸,伸手开了门。

    “爷!您老怎么突然来了?”

    “哼。我来看看你小子搞什么名堂!还有事外出,歇业三日。怎么着,这开锁铺子不想干了?”

    老爷子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眼神犀利地盯着赵喆,缓缓开口道。

    老爷子虽然已经年过七十,但精气神十足,笔挺的腰杆丝毫不输壮年。满头的引发修剪得利落整齐,很是干练。

    一道道深深的皱纹,竟没有带来太多沧桑质感,只让人觉得更具威严。

    四方脸上剑眉圆目,眼神中隐隐透出几分犀利,仿佛能够洞察一切。

    无需言语,便能让人感觉到一股威压。

    赵喆本就有些心虚,被老爷子这么一问,更是心里直打鼓。不敢直视老爷子的眼神,故作镇定地坐到了沙发上。

    赵喆重新抓起那鸡腿,一边大口咀嚼,一边模模糊糊地说着:“这不是最近店里没什么事儿,小胖也想要回去看看他爸妈。我就想说干脆歇三天,去趟南澳玩一玩儿。”

    “就你自己?”

    老爷子扫了赵喆一眼,继续问道。

    “是啊!”赵喆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却也只能继续靠大口吃鸡来掩饰心虚。

    老爷子看着赵喆这埋头大吃的样儿,伸手也扯了个鸡腿,尝了一口。

    “呸!这么难吃你也吃得下去?”

    老爷子一口把那鸡腿吐了出来,直接扔回了餐盒里。圆睁着眼,瞪着赵喆,说道:“少跟我扯犊子!你小子什么熊色,我还不清楚?就你那宅家的劲儿,自己出去旅游。糊弄谁呢?”

    赵喆心想:这下完了!

    正塞得一嘴鸡腿,不知该如何圆谎,老爷子却又开了口。

    “你小子,是不是约了姑娘一起去啊?”

    一听这话,赵喆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咕咚”咽了下去。忙不迭地咧着嘴,眯起眼睛,望着老爷子傻乐,说道:“嘿嘿......啥都瞒不过您老呀。”

    说完,还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老爷子瞧着他这副德行,两只大手一拍,爽朗大笑起来。

    一边笑着,一边高声说道:“好!好!好啊!你小子这是晒裂的葫芦——开了窍了!甭吃这破玩意了,走着,咱爷俩出去喝点儿!”

    说完便抬手把那烤鸡扒拉进了垃圾桶里,猛一拍赵喆的后脑勺,起身准备出门。

    本就饿得有些发昏的赵喆,被这一巴掌,拍得脑袋嗡嗡直响。定了定神,晃了晃头,赶紧跟上老爷子的脚步。

    看着老爷子健步如飞的背影,赵喆的心里也悄悄地长舒了一口气。

    要是给老爷子知道自己偷偷跑去下了墓,估计被扔进海里喂鲨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爷俩走出小区,拦了辆出租车,便奔着老爷子最中意的海鲜一条街去了。

    深圳这个快节奏的城市,既不缺三点醒来的人,也不乏凌晨不睡的人。

    夏夜的大排档,户外露天的餐桌,坐满了食客。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眼前便是深圳十分有名的宵夜一条街,整条街道两侧都是清一色的海鲜餐馆,一眼望不到尽头。

    清澈透亮的玻璃缸内,各色生猛海鲜应有尽有,伙计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老爷子在最大的一家店面前停了下来,店门外一个穿着白色工字背心的彪形大汉,正端着杯啤酒,和门口那一桌食客说笑。

    那白胖白胖的大汉余光瞥见老爷子,立马对身边那桌食客拱了拱手,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转过身,向着老爷子大步走来,三两步便来到老爷子和赵喆面前。

    伸出油亮亮的左手,一把拉住老爷子。操着一口带着京腔儿的普通话,高声说道:“乾坤叔!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赶紧里边儿请!”

    那白胖子边带着路,边笑着对赵喆点了点头。

    赵喆本想开口说坐在店外会凉快些,但眼看着老爷子已经大步进了店,便也没好做声。

    进了店内,赵喆看着坐得满满当当的三十几张桌,心里不由感慨:这胖子家生意可真是好的不像话!

    可这眼前座无虚席,自己和老爷子难不成还得拼桌?

    赵喆正琢磨着,只见那白胖子抬手掀开面前的门帘,偌大的院子跃然出现在眼前。

    原来,这店还有一个相当宽敞的后院,稀松地摆着七八张餐桌,只有一桌客人吃的正香。

    这后院的桌椅都明显要比店门前的好上几个档次,氛围也完全不同于店门前的熙攘嘈杂。

    桌与桌之间的距离,更是安排得恰到好处。

    不仅不必担心打扰到邻桌,也不用顾虑谈话会被别人听了去,着实让人十分惬意。

    赵喆一边观察着后院,一边心里佩服。这店家的心思确实不是一般的细致巧妙,也难怪能够红火到如此地步。

    那白胖子看着赵喆若有所思的模样,主动开口道:“我这后院儿啊,只带熟客。就这么几桌,省得闹闹哄哄的。”

    说完,麻利地倒上两杯茶水,又放上了两副烫好的餐具。

    一只胖手大咧咧地搭上了赵喆的肩膀,眯着眼对老爷子说道:“这就是孙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