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二舅

    赵喆走了过去,伸手拿过大脸手里的玩意。

    那是一枚比掌心略小的圆形铜板,正中央有一个一厘米见方的方形小孔。

    一面刻着“建威”二字,另一面却光秃秃的像块镜子。

    “这东西你从哪拿的?”赵喆抬头盯着大脸问道。

    大脸伸手指了指脚下的棺板,原来,这铜板本来应该就在这凹槽之中。

    刚巧就在大脸脚下,被他给抠了出来。这才触发了机关,开了棺。

    “我就寻思着拿起来看看,谁成想这刚拿起来,这棺材就裂了。我还以为犯了什么忌讳,要诈尸了。”

    大脸惊魂未定地喃喃说着。

    老耿闻声也凑了过来,看了看那铜板,说道:“建威?躺着这哥们叫建威啊?跟我二舅重名啊!”

    赵喆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可别乱说啊!虽说这干尸不能尸变了,可你随便给人起名,还是有点不大尊重吧。”

    “这代表的是建威将军,如假包换的正一品!”

    《清朝通典·职官十八》当中便有记载:

    “武职正一品曰建威将军;从一品曰振威将军;正二品曰武显将军;从二品曰武功将军......正九品曰修武校尉;从九品曰武佐校尉。”

    这“建威将军”,得算是清朝武将里的顶级大佬。

    搁到现在,那也得是个上将级别。

    “好家伙,咱这趟运气还真不赖。你小子可真成啊,本以为指望不上你,没想到还会开棺了!”

    老耿拍了拍大脸,笑眯眯地夸了起来。

    大脸不仅没搭腔,反而整个人身体一僵,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嘴巴大张成“O”型。

    “这是咋了?该不能是吓傻了吧?”

    老耿看着他那痴呆的样子,扭头对赵喆说道。

    只见赵喆左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右手指了指大脸正对面的墙壁,旋即捂在了腰间的枪上。

    在那面墙壁上,铁索、棺材、三人的影子清晰可辨。

    可那棺材底下,不知什么时候竟挂上了个体型硕大,形状怪异的玩意儿。

    三人瞬间汗毛倒竖,连口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听见不断加速的“咚咚”心跳声。

    那影子的模样实在骇人得很。

    巨大的圆形身体,通过好几根触角一样细长的东西倒挂在棺材底下,纹丝不动。

    “我靠,这玩意啥时候出来的......”老耿气息慌乱地低声问道。

    赵喆看着那影子,不禁皱起了眉,说道:“这么大的体型,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做到不声不响地就爬到咱们脚底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触发机关开棺的时候,这东西也趁乱冒了出来。”

    “大爷的!带你来算老子倒了血霉了!这手咋就这么欠!”

    老耿用余光瞪着已经吓傻的大脸,咬牙切齿地骂道。

    “你撬杆借我用用,再给我点绷带。”赵喆悄声说道。

    老耿一边递过撬杆和绷带,一边疑惑地问道:“咋?你要干啥?可别乱来啊!”

    只见赵喆拿过撬杆和绷带,把手机结结实实地缠在了撬杆前端,点开了前置摄像头。

    顺着棺边,蹑手蹑脚地把这自拍杆一样的玩意,斜向下伸了出去。

    这一照,赵喆“嘶”地猛吸了一口凉气,急忙把手收了回来。

    这棺材底下,竟挂着一只脸盆大的斑纹蜘蛛!

    八只圆溜溜的大眼睛,正叽里咕噜地转着,圆盘状扁平的腹部有节奏地轻轻起伏。

    “靠!这都得成精了吧!”

    老耿啐了一口唾沫,自顾自地说着。

    这蜘蛛长得倒是和寻常的高脚蛛没有两样,可这个头实在是大的惊人。

    暂且不说这家伙有没有毒性,随随便便一口下去,半条胳膊估计就废了。

    眼下,虽然这蜘蛛看起来并没有攻击的势头,但就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于是,赵喆用肩膀碰了碰老耿,问道:“把它打死,得几发子弹?”

    老耿想了想,说:“这东西个头虽然大,但要是瞄的准,最多三发就够丫死得透透的了。”

    老耿立马就明白了赵喆的意思,可转念一想,按照现在的处境,人和蜘蛛隔着厚厚棺底,根本没法瞄准。

    除非,爬到铁链上去。

    正当两人发愁之时,身后大脸突然“哇哇”地大叫起来,猛地窜起。

    重心不稳,脚下一滑,便跌进了棺材里。

    老耿和赵喆这才发现,一条长着野猪毛般倒刺的黑褐色节肢,已经伸到了棺板上面,第二条也正在缓缓向上探出!

    “去你大爷的!你还先动上手了!”

    老耿大骂一句,抡起铲子,对着那长腿的关节处就是一铲。

    霎时间,整个红木棺都有些微微摇晃。

    这一铲,不偏不倚地敲在了关节上。

    那蜘蛛显然疼得不轻,猛地把那条伤腿抽了回去。

    可还没等喘口气的功夫,只见四条粗壮的节肢“唰”地向上探出,死死勾住铁索。

    再下一秒,那高脚蛛脸盆大的身子便出现在了棺板之上,八只乒乓球样的眼睛死死盯着三人。

    整个腹部猛烈地震动,发出“呼呼”的声响,似乎在准备进攻。

    赵喆情急之下,根本没顾得上瞄准,对着那蜘蛛就放了一枪。结果却打了个空,子弹直接从它头顶飞了过去。

    这下倒是彻底激怒了那蜘蛛,八只长足高高弓起,露出剧烈颤动的肚皮,眼看就要向三人扑来。

    “砰!砰!”

    只见老耿抬手,连开两枪,不偏不倚地就打在了那蜘蛛肚子上,直接给崩了个稀巴烂。

    一股腥臭温热的黄绿黏液,浪潮一样地喷射在赵喆和老耿的脸上,就连猫在后面的大脸,也没能幸免。

    “呕!”老耿顿时猛烈地干呕起来,拼了命地想把崩进嘴里的液体给吐出来。

    赵喆也被熏得七荤八素,胃里更是翻江倒海。

    强忍着想吐的冲动,用手套擦掉脸上的黏液,扔出去老远。

    抬手拍了拍身旁的老耿,说道:“好枪法!够准!”

    老耿一边剧烈地干呕,一边摆了摆手,哑着嗓子说:“也甭吹捧,恶心死老子了。”

    “哎,这可死透了吧......”

    躲在二人身后的大脸,瞄着那肠穿肚烂的蜘蛛残尸,哆哆嗦嗦地开了腔。

    “你还有脸问?”

    老耿一听大脸的声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转头骂道:“这东西突然冒出来,跟那铜板指定脱不了关系!你丫以后手别那么欠!”

    看着怒火中烧的老耿,赵喆只好拉了拉他的胳膊,好言劝道:“凡事有利必有弊,他随便乱来是不对,但这棺也开了不是?”

    大脸一听也急忙表态:“从现在开始,我肯定什么也不碰了,一切行动听指挥。再捅娄子,你就把我也崩了。”

    老耿哼了一声,翻着白眼说道:“崩了你?还得白浪费老子一颗子弹!”

    虽说刚刚也算是有惊无险,但三人都开始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能不声不响地窜出那么大个蜘蛛来,谁知道这墓里还有些什么鬼东西!

    于是,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把棺材里的宝贝都塞进了背包里,准备撤退。

    赵喆掏出一根尼龙线,在旁边的链条上系了个结结实实,又用手使劲扯了扯。

    确保牢固之后,便招呼着大脸:“老耿身上东西多,你先下去帮忙接着,我最后下。”

    大脸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明显老实得多。

    连忙点着头,一边连声说好,一边伸手抓住绳子就开始顺着往下滑。

    下去明显要比上来容易得多,一转眼,大脸就已经落了地。

    只见他仰着脖子,张开双臂,咧着嘴说道:“老耿,来!我接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