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歇业三日

    赵喆一言不发地把那扳指套在了大拇指上,不停地转动着,心里无比纠结。

    要是让赵江海知道自己偷偷跑去下了墓,非得给赵喆打成个二级残废。可是现在,这千载难逢的圆梦机会就摆在眼前,要说就这么拒绝了,也实在是不甘心。

    老耿似乎看穿了赵喆的顾虑,凑了过来,眼神狡黠地悄声说道:“放心,我老耿拿人品担保。这事儿,天知地知,保证不让海爷发现半点儿猫腻。”

    赵喆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老耿这信誓旦旦的样儿。用力地捏了捏手里的扳指,猛地坐直,一拍大腿:“成交!万一被发现了,大不了咱俩一起坐轮椅。”

    这下子,老耿总算是得偿所愿。一边拍着手,一边咧着嘴嘿嘿地傻笑着,那鞋拔子脸也显得更长了些。

    “得嘞,一言为定。晚上七点,我来接你。”

    说完,便起身,从冰箱里又拎了瓶可乐,扭头就准备出门。

    赵喆赶紧站了起来,冲着他叫道:“哎?你这扳指!”

    老耿喝着可乐,大步流星就出了门,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不都答应跟我走这趟了么?咱也不赖账,归你了!”

    看着缓缓关上的门,又低头瞅了瞅手上这扳指,赵喆总觉得不对劲。

    按照老耿的说法,之前他们倒腾出来的东西,满打满算能值个几百万,可还得跟大脸三七分成。要论价值,这一个扳指,可就远远超过了老耿能分到手的。

    按说老耿那抠门劲儿,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这扳指给了赵喆。除非,这家伙疯了。

    赵喆揉了揉略微发胀的太阳穴,顺势往后一倒。枕着扶手,平躺在了沙发上。举起手里的扳指,对着灯光琢磨起来。

    油润通透,虽然赵喆不是玩翡翠的行家,但怎么看都觉得,这确实是上好的货色。

    仔细想来,唯一说的通的解释就是:老耿在撒谎!

    能让老耿费尽口舌来怂恿赵喆,再绞尽脑汁周密准备,非要再走一趟的墓。这里面,必然大大的有好货。老耿和大脸上次到手的宝贝,也绝不止他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至于老耿隐瞒了多少分成,其实赵喆并不在意。

    赵喆这人并不贪财,赵家也更不缺钱。能亲自进墓里走一遭,圆了这二十多年的梦想,那比什么都强。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困劲儿也慢慢上来了,眼皮都有些发沉。赵喆把扳指套回手上,侧了侧身,迷迷糊糊地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再一睁眼,已经是晌午了。

    赵喆使劲抻了个懒腰,挠了挠鸡窝一样蓬松的头发,走上三楼。把扳指收进了床头的抽屉里,又简单洗漱了一下。

    换了一身运动的行头,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又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竟觉得似乎有点不真实。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店里的伙计小胖打来的电话。

    小胖是店里的老伙计了,年纪不大,二十出头,深圳本地人。父母都是工人,小胖也没读大学,技校一毕业就进了社会。不想和父母一样在大厂流水线上做活,也没什么远大志向。只想靠着手艺,过点安稳的小日子,于是,便跑到了赵家这小店里学徒帮工。

    小胖这人生的白胖白胖的,个头不高。脑袋并不聪明,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儿笨,说话也结巴。但好在相当憨厚老实,赵家人也觉得这孩子可靠,看店管账这些活,一股脑的也就都交给了他。

    平日里,就属赵喆和小胖一起在店里的时间最多。至于赵江海,那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成天带着老耿四处游荡。

    眼看着午饭时间都过了,还不见赵喆的人影,小胖肯定是急了。赵喆赶忙拿过手机,接起了电话。

    “喂?老...老板!你今天怎...怎么还没来?出...出什么事...事了吗?”

    果然,小胖是着了急,本来就结巴,这下说话更不利索了。

    赵喆有点心虚地说道:“啊!没事儿。昨晚跟老耿宵夜喝多了,今儿一不小心起晚了。我一会儿就到店里了。店里今天没什么事情吧?”

    “那你没...没事就行。店...店里好着呢,天天都没...没事儿。”说完小胖就挂断了电话。

    赵喆举着手机,不禁略感尴尬地嘿嘿一笑。

    说的可不是吗,最近这些年开锁铺子的生意越发冷清,哪能有什么事儿啊。

    揣起手机,换上运动鞋,把大门一锁。赵喆骑上电动车,一溜烟地就奔着店里去了。

    深圳正午的大太阳当头晒着,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但等骑到了店里,赵喆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推开店门,只见小胖正靠在店里的藤椅上,大口啃着绿豆冰棍。一看赵喆来了,赶紧跑了过来,把手里的冰棍举了过去:“来...来一口!”

    赵喆低头看着这冰棍上齐刷刷的牙印子,心里苦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了,你吃吧。”

    “今天有生意么?”赵喆从冰箱里拿了瓶乌龙茶,边喝边坐到了收银电脑旁,开口问道。

    “哪有...有...有什么生意啊。就有个小孩,要...要开日记本的密码锁,我直接给他把本子掰...掰开了。”小胖一口把剩的半根冰棍都塞进了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道。

    “哈哈,那你收了人小孩多少钱啊?”赵喆一口茶差点喷出来,笑着问道。

    “收钱?他还让...让我赔...赔他日记本儿呢。”说完,小胖就一屁股躺回了藤椅上,摇晃起来。

    赵喆放下了手里的乌龙茶,挠了挠头,看着小胖说:“我明天出去办点事儿,就不来店里了。你也有日子没休息了,干脆放个假,回去看看你爸妈,今晚走之前把店门锁好就行。”

    小胖听了这话,眼睛一亮,火腿肠一样圆咕隆咚的胳膊在藤椅扶手上用力一撑,唰地坐了起来。

    “真的?”

    “千真万确。”

    赵喆颇为用力地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给小胖转了一千块钱,说道:“拿着钱给叔叔阿姨他们买点东西,也当我一点心意了。”

    这些年,虽然生意不怎么样,可小胖看店确实是极其敬业,赵喆也是全都看在眼里。心想着不如趁这次机会,让他也好好歇歇。

    小胖收了转账,嘿嘿地笑着,嘴都快咧到了耳根,开口说道:“谢...谢谢老板。那...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歇三天就...就回来。”

    俩人相视一笑,有一搭没一搭地闲唠了起来,还组队打了几把游戏。时间倒也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六点。日头偏西,气温也多少降了点儿。

    赵喆又叮嘱了小胖一遍,让他把店门锁好。还打印了一张写着“店主有事外出,歇业三日。”的提示牌,落款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交给小胖,让他锁了门以后贴在门上。

    都安顿好了以后,赵喆抬腿跨上电动车,在小胖的目送中,飞驰而去。

    还没骑到家门前,就远远看见老耿的黑色奥迪横在院门口。车窗大敞着,后视镜旁架着两只脚丫子。

    赵喆骑上前去,在窗边上停了车,往里看了看。

    这才发现,老耿在车里正靠着打盹,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于是抬起手,对着那脚丫子就狠狠地拍了一下,高声说:“嘿!我说你来的够早的!睡得挺香啊!”

    老耿吓得一个激灵,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睁开有点略肿的眼睛,骂道:“啧,缺德玩意儿吓我一跳!我一宿没睡,眯一会还不成?”

    说完,老耿用力揉了揉眼,把脚收了回去,说:“快把你那电驴子停好,上车咱就出发。”

    赵喆坐上副驾驶才发现,车后排的座椅,被三个黑色大袋子塞了个满满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