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顺藤摸瓜

    太阴幽荧,与太阳烛照并成为两仪圣兽。

    二者类似于伏羲女娲之类的孪生神话,是人类社会原始宗教性质的产物。

    幽荧与烛照,存在颇多相似,却又大相径庭。

    民间神话传说中,往往将太阳烛照列为圣兽之首,太阴幽荧仅次之。

    但十绝门之首,却是幽荧离魂门。

    烛照断肠门,只能位列第二。

    具体原因,其实就与这两者的起源传说有关。

    古籍文献的记载中,有两种颇受广泛认可的说法:

    其中一种认为,太阳烛照、太阴幽荧,都是盘古开天辟地的产物。

    太阳烛照,就是混沌所化两仪中的阳,与盘古的一只眼,结合而产生的圣兽。

    太阴幽荧,则是两仪中的阴,与盘古的另一只眼,相互融合而产生。

    然而,另一种说法,则与盘古无关。

    “一阴一阳之谓道。”

    太阳烛照,是由阳变化而来的大道化身。

    太阴幽荧,便是由阴变化而来的大道化身。

    再后来,秦汉以后,这两种传说便都逐渐销声匿迹。

    太阳烛照,只存在于一些古籍善本的零星记载,还有青铜器铭文之中。

    太阴幽荧则更是记载寥寥,仅仅极少数出土的青铜器铭文之中,能寻见踪影。

    幽荧离魂门,之所以成为十绝门之首,便是由于它大道至阴的本性。

    至于幽荧究竟长什么样子,根本没有图像记载可寻。

    赵喆看着这怪门的照片,心脏如鼓点般狂跳。

    虽然已经时隔二十余年,纵使只是一张老旧照片。

    可那种压迫感,还是异常强烈。

    然而更诡异的是,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吸引,让赵喆根本无法挪开目光。

    既畏惧得想即刻逃离,却又贪婪地想继续凝视。

    齐德隆眼看着赵喆的脸色愈发难看,脸色惨白,嘴唇发青。

    连忙拍了拍赵喆的肩膀,悄声试探着问道:

    “......赵老板?”

    “这照片......有什么不对劲儿?”

    赵喆被他这么一拍,恍然回过神来。

    使劲摇了摇头,克制住内心的冲动,将那照片倒扣在桌面上。

    拿过那最后一张,很是模糊的照片。

    只见这一张,放大了之后,却依旧朦朦胧胧,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能大致分辨出那怪影的颜色,仿佛带着点墨绿。

    赵喆看了两眼,便将那照片放了回去。

    按照照片的拍摄顺序,这模糊的怪物,应该是开启了主墓室大门后,才遇见的。

    从照片的模糊程度来看,很有可能就是在奔跑的过程中,仓促拍摄的。

    当年的生死危机,难道就是这个怪东西?

    赵喆越想,越是头痛,只觉得这乌缠鬼窟,诡异程度已经远超出自己的认知。

    想不到,也不敢想,老爷子他们当年在地下。

    直面这些照片背后的事件时,是怎样的感受与心态。

    究竟又有多少让人不敢置信的事情,没有被这胶卷记录下来。

    赵喆起身,从冰箱里拿了瓶乌龙茶,猛喝一口。

    坐回沙发上,闭上眼睛,一圈一圈地转动着脖子。

    脑海里,仿佛电影一般,反复循环着那些影像。

    齐德隆看着赵喆这思虑重重的模样,倒也识相。

    轻手轻脚地站起身来,压着嗓子开口说道:

    “赵老板,我这儿就不多打扰了。”

    “您今儿个可得好好休息休息,明天一早可就出发了。”

    “我听说啊......这回,没有个把星期,可完不了活儿唷!”

    “我可就先走了,有事儿您随时招呼。”

    赵喆并未睁眼,轻轻“嗯”了一声。

    齐德隆见状,夹上包,拎上帆布袋。便一溜烟,撤了个无影无踪。

    缓了一会儿,赵喆重新望向桌面。

    将那些在古墓之外拍摄的照片,和底片一一对应着,收到了一起。

    从小到大,只要是魏莱的照片,赵喆都视作珍宝。

    心里盘算着,等到这趟回来,找人花点儿钱,把这些照片的色彩修复一下。再做个塑封,好好保存起来。

    正当赵喆看着那照片上,魏莱的笑脸,暗自出神。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头顶上传来。

    冷不丁的一下,把赵喆吓了一跳。心说——难不成是齐德隆,落下了什么东西?

    一边纳闷地四下环视着,一边走去开门。

    大门一开,只见门口站着的,却并不是齐德隆。

    黑色T恤,白色短裤。

    梳着长马尾,还扣了一顶鸭舌帽。

    赵喆微微低头往那帽檐下一看,便对上了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

    “怎么样?”

    王晨曦一个箭步迈了进来,满眼兴奋,迫不及待地抢先发问。

    赵喆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姑奶奶这时候跑来,必然是来看照片的。

    于是点了点头,看着王晨曦满是期盼神色的俏脸,开口回答道:

    “照片洗好,也放大出来了。”

    “但是......”

    王晨曦看着赵喆这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由开始有些着急。连忙追问:

    “难道一张有价值的都没有?”

    说着,摘下帽子,眉头紧蹙,自言自语起来:

    “不可能啊......”

    “当年在乌缠鬼窟里......”

    赵喆看着她那费解的模样,开口打断道:

    “墓里的照片确实有,不过,除了十绝门以外,我还没看出什么头绪。”

    “你跟我来。”

    说完,便拉上王晨曦,向地下室走去。

    赵喆一边走,一边心里盘算——

    王晨曦对于当年乌缠鬼窟里的情况,虽然不可能全盘皆知。

    但肯定,比自己所了解的要多。

    既然上次在酒吧,自己空手套白狼,没能套到她的话。

    这回,既然有了那三张照片在。

    没准儿,能顺藤摸瓜,多捞点消息出来。

    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赵喆将那三张照片横向排开。

    王晨曦却一眼就瞄见了旁边,叠放在一起的那一摞照片。

    伸手准备去拿,却被赵喆拦了下来,淡淡说道:

    “那些都是下墓之前,沙漠里拍的,里面有我妈。”

    王晨曦听完这话,手上的动作停滞下来。

    认真看了赵喆一眼,倒十分理解地收回了胳膊,转而看向那鬼窟的三张片子。

    几乎是瞬间,只见她身体猛地一怔,咬紧牙关。

    宛如一只红眼兔子,泪水便已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