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成了

    赵喆打开贴近地脚线,光线微弱的夜灯。

    将那帆布袋里的工具,全都倒在了大理石吧台的台面上。

    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那老胶卷。递给齐德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动作。

    只见齐德隆手脚麻利,把电热水壶通上电源,倒进一瓶蒸馏水,加热起来。

    稍等片刻,从一旁拿过一只垃圾桶。拎起那壶热水,便开始冲洗显影水槽。

    神情颇为认真,动作也相当专业。

    只见他干脆利落地两手上下翻飞,反复更换药水。

    时不时,还晃动显影罐,仔仔细细地把控着水槽温度。

    约摸着,过了一个多小时。齐德隆终于面露喜色,大叫一声:

    “齐活儿!”

    只见他拿起细线和夹子,将那底片裁开。一张张地用夹子固定,穿在线上。

    线头两端,分别固定在桌角上,晾了起来。

    洋洋得意地看着那十几张底片,一边点头,一边嘀咕道:

    “赵老板,这不是我吹牛。”

    “就我洗胶卷儿这手艺,一般人呐,还真比不上。”

    说完,还冲着赵喆,挑了挑眉。

    赵喆定睛看向那一串底片,可却依旧是黑漆麻花的一片。

    并不像拍立得一样,能够快速显出影像来。

    以前赵喆倒是听那学长说过,这胶片晾干,可得花上不少时间。

    眼下,就这么跟晾衣服似的晾着。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这正经得晾一会呢吧?”

    “咱俩,就这么傻等着?”

    赵喆眉头轻蹙,看向齐德隆,开口发问。

    只见齐德隆摸了摸脸,舔了舔嘴唇。思索片刻,缓缓说道:

    “应该也用不上太长时间,我刚看了这胶卷。最多四个小时,顶天了。”

    赵喆一听这话,眼睛都倏然瞪大。

    四个小时!

    合着这一下午,什么都不用干了,就跟齐德隆在这地下室干瞪眼。

    暂且不说,这时间成本实在太高。

    赵喆心里,是多一分钟都不想跟齐德隆单独相处。

    思来想去,突然灵光一闪,直奔三楼浴室跑去。

    翻箱倒柜,找出一只吹风机来,快步跑回地下室。

    “我没记错的话,如果风力够足,就能快点成像。”

    “我这个,能吹冷风,应该有用!”

    赵喆将那吹风机握在手里,打开冷风,对着底片开始吹了起来。

    一边移动着吹风机,一边看着齐德隆。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瓶瓶罐罐,开口问道: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艺,家里以前干过这个?”

    只见齐德隆一龇牙,摸着脑袋回答道: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家里还真干过影楼的买卖。”

    “可现在,大伙拍照都用手机了。”

    “时代变啦,老一套,玩不灵喽。”

    赵喆看着他那感慨万分的表情,继续发问:

    “王老太太今天一早,就让你来给我送东西?就没说点别的?”

    一听这话,齐德隆倒是打开了话匣子,连连摇头。

    “嗨!哪儿啊!”

    “昨天大半夜的,老太太就给我来了信儿,让我立马把东西给您送来。”

    “火急火燎的,可这些玩意,我也没法凭空给变出来呀!”

    “跟老太太她说明了难处,那边儿才松了口,让我今天早点儿过来。”

    “该说不说,就这套东西。质量顶尖儿的,现在还真是不好弄噢。”

    赵喆听完齐德隆这回答,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心里倒顿时明白过来。

    怪不得王老太太这消息,灵通得离谱,仿佛开了天眼。

    现在看来,昨晚老爷子走后,应该直接就跟她联系过了。

    最不希望照片外泄的,原来不是王老太太,而是自家的老爷子。

    至于背后的原因,也是不难揣摩——

    这老胶卷里的拍摄内容,老爷子必定是清清楚楚。既然不能外露,势必涉及到古墓!

    想到这里,赵喆手上不由加快了速度。十分卖力地,继续吹干那胶片。

    终于,朦朦胧胧的画面,从暗色的胶片上,逐渐显现出来。

    赵喆又吹了几下,便关掉吹风机。

    打开壁灯,屏住呼吸,俯身凑上前去。眯起眼来,很是认真地查看起来。

    十几张照片,一字排开。串在那细线上,挂在桌沿。

    赵喆从左至右,仔仔细细地看了下来。

    震撼!

    令人窒息的震撼!

    赵喆只觉得全身的毛孔瞬间大开,虽然时值晌午,却仿佛坠入极寒的冰窖。

    一种强烈的窒息感,汹涌袭来。

    那十几张照片里,虽说前面大半都是苍茫大漠风光。

    几近半数,都有魏莱的身影存在。

    或是身骑骆驼的飒爽英姿,或是回眸一笑的似水柔情。

    虽然透过火柴盒大小的底片,照片的细节,辨识起来很是费力。

    但也足以断定——这相机,必然是赵江海的遗物!

    如果说,看到魏莱照片的那一瞬间,赵喆骤起情绪波澜。

    那么,当看到最后三张照片的之时,赵喆的心里,便是山崩海啸。

    第一张照片所拍摄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深坑。

    由于拍摄距离并不是很近,也难以辨认坑里堆叠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好在这照片应该是站在高台,俯拍而来。所以,对于坑内的景象,还能看个大概。

    只见那圆形巨坑内,隐隐约约,似乎有人的头骨夹杂其中。

    就在那深坑边沿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肩宽背阔的男子站的笔直。

    左手持枪低垂,右手正拎着一个背包一样的东西。

    第二张照片上,则是一扇巨大的墓门。

    与其说是门,倒不如说是一道古怪至极的栅栏。

    只见那门体镂空,一条条竖直的四方柱子,横向排开。

    柱子的材质,并不太好辨认,上面密密麻麻的生着一种从未见过的藤蔓。

    虽然没有叶子,可藤条却粗壮无比。

    层层叠叠盘绕在那柱子之上,看起来很是骇人。

    第三张照片,拍摄得有些模糊,或许是因为拍摄时手抖的缘故。

    赵喆只能依稀辨认出,那照片上虚影背后,似乎有一个体型巨大的生物。

    既不像鸟,也不像蜥蜴,而是一个形如葫芦,双腿粗壮的巨型怪物。

    单凭那模糊的影像来看,倒是跟侏罗纪公园里的霸王龙,有几分相似。

    赵喆眉头紧锁,看着那三张照片。抿了抿嘴,看向身旁的齐德隆。

    只见齐德隆正双眼圆睁,显然也注意到,最后这三张照片非比寻常。

    赵喆拍了拍齐德隆高高隆起的驼峰,开口问道:

    “这胶片,是黑白的?”

    齐德隆一边继续目不转睛,盯着那几张照片。一边摇了摇头,喃喃说道:

    “不,不,不......”

    “赵老板,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