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手艺人

    赵喆很是疑惑,接过齐德隆手里的帆布袋子,便准备打开翻看一番。

    心里不禁纳闷——到底是什么东西?搞得这么神秘兮兮。

    齐德隆这亲自跑来送一趟不说,还死活不让小胖打开检查。

    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儿古怪。

    该不会,这里面真是什么不能见光的玩意儿?

    结果,把那帆布袋子一敞,却看得赵喆一头雾水。

    那袋子沉甸甸的,里面竟是一堆敌敌畏似的瓶瓶罐罐,装满了不知名的液体。

    此外,还有一个塑料炮筒似的玩意,一只黑色的破布口袋。

    “这都是什么东西?”

    赵喆眉头一皱,疑惑地对齐德隆发问道。

    只见齐德隆嘴角一咧,煞有介事地凑了过来。

    挤眉弄眼,故弄玄虚,低声回答道:

    “这,可是好东西哟!”

    “不过赵老板,你这年纪轻轻,没见过也很正常。”

    说着,眯起左眼。双手的拇指和十指,比出一个规整的长方形。

    下一秒,便举到了右眼前方。

    透过方框,瞄着赵喆,“咔嚓”做了个拍照的手势。

    “咱们老太太呀,特地让我把这玩意给您送来。”

    “我刚还想呢,您这要是不在店里。我还得赶紧再折腾一趟,给您送家门口去。”

    “结果,这赶巧了不是?”

    赵喆听完这话,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也恍然大悟。

    立马从那袋子里,拎出一只瓶子,仔细打量起来。

    虽然不能完全看懂上面的英文,可经过齐德隆这么一提醒,倒也不难猜想——

    这一袋子瓶瓶罐罐,不出意料,就是用来冲洗胶片的显影液、定影液一类的药水。

    至于那个塑料炮筒和布袋子,更是恍惚间,有了几分眼熟。

    大学时候,赵喆有一次去那学长的宿舍,就见过和这类似的一套东西。

    正是冲洗底片时,必不可少的显影罐和暗房袋。

    赵喆把帆布袋挂在车把上,强压住内心的惊讶。

    看着齐德隆那得意的模样,暗自分析起来。

    王老太太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送来一套冲洗胶片的材料。

    要说是巧合,只怕是傻子都不信。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知道赵喆手里拿到了胶卷。

    料到赵喆必然会找影印店,把照片洗出来。

    但王老太太如此举动,显然就是不想让这胶片的内容外泄。

    眼前帆布袋里这套东西,摆明了就是在告诉赵喆——

    自行冲洗。

    虽说王老太太的意思,并不难揣度,也颇有道理。

    毕竟这胶卷,是从当年的老相机里取下来的。

    搞不好,这里面还记录下了,跟乌缠鬼窟相关的画面!

    假如拿去影印店,没准儿照片还没洗出来,店家就已经报警了。

    想到这,赵喆不禁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暗自佩服,姜还得是老的辣。

    这王老太太,虽说攻于心计,但终归是思虑周全。

    要不是齐德隆这来得及时,自己怕是现在已经在影印店里扫码付款了。

    赵喆一边对王老太太心生感激,一边犯起了难——

    这手工冲洗胶片的活儿,自己哪里玩得灵?

    齐德隆看着赵喆这眉头紧锁的样子,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赵喆的胳膊。

    “我的赵老板,您别犯愁啊!”

    “这不......还有我呢吗?”

    “咱虽说不像您爷俩,有那通天的本事。可这些小来小去的玩意儿,那可是不在话下。”

    说着,还颇为慷慨激昂。小脖一扬,伸出右手,拍了拍胸脯。

    “赵老板,咱可记得呢!”

    “上回在那墓里头,要不是您拔刀相助。我指不定,得让那四眼儿捆到猴年马月。”

    “还有那地下暗河,要不是您呐!我怕是早就阎王那儿,立定报道喽!”

    “咱这人,虽说毛病不少,可打小就懂得感恩!”

    “手里的胶卷,放心交给我。您就瞧好吧!”

    看着齐德隆眉眼横飞,在听着这一番大义凛然。

    赵喆虽说心里颇觉得虚伪做作,却也觉得轻松不少。

    毕竟,齐德隆他要是没有金刚钻,怕是也不敢揽这瓷器活儿。

    于是,赵喆正色看向齐德隆,点了点头。

    将那帆布袋牢牢系在了车把手上,大手一挥,招呼道:

    “上车!”

    齐德隆一听这话,也是激动异常。

    一边连声答应,一边铆足了劲。高抬大腿,笨拙地爬上了电驴后座。

    赵喆眼看齐德隆已经坐稳,立即开动电驴。

    风驰电掣,调转方向,往家骑了回去。

    坐在赵喆疾驰的电驴后座上,在并不宽敞的街巷飞速穿行。

    齐德隆紧张得要命,两只干瘦的爪子,死死扯着赵喆的后襟。

    感觉要是再使点儿劲,都能给抠出窟窿来。

    突然一个颠簸,只听他大叫一声——“哎呦!”。

    随即双手向前一伸,牢牢环抱住赵喆的腰。

    整个人死死地贴在赵喆背上,生怕把自己甩了下去。

    一边抱紧赵喆,一边连声大喊:

    “哎嗨,我的赵老板呐!”

    “您可慢着点儿!不着急!我洗照片儿可快了!”

    “安全呐!安全第一啊!”

    然而赵喆却全当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一路飞驰,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不一会,就到了家门口。

    拎上袋子,打开门。扭头看向齐德隆,问了一句:

    “我看你有暗房袋,还需要暗室吗?”

    齐德隆一听这话,倒是颇有几分惊讶。啧啧称奇地看向赵喆,马屁道:

    “赵老板您可真是全才呀!”

    “连我这暗房袋都认出来了?厉害,厉害!”

    “虽说咱们有这玩意,但光线,还是越暗越好。”

    说着,便开始四下打量起,这屋子内的格局和装修。

    看他那架势,仿佛心里断定了:

    这赵家的别墅,虽说比不上王老太太那阔气非凡,陈列奇珍。

    但起码,也得有那么几件儿镇宅的看家宝贝。

    赵喆看着他那贼溜溜的模样,“啧”了一声。语气颇有些不悦地,开口问道:

    “你找什么呢?”

    齐德隆被赵喆这突然一句,吓了一跳。急忙收回目光,嬉皮笑脸,讪讪回答道:

    “嗨......咱这儿有电热水壶没?待会得用。”

    赵喆半信半疑地看了看他,走到厨房。左手拎起那电热水壶,右手冲着齐德隆挥了挥。

    紧接着,便带着他,向地下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