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众口难调

    只见陈默听完这话,立即走到赵喆身旁。

    拍了拍赵喆的肩膀,随即,用下巴指了指楼梯的方向。

    赵喆看这架势,也十分识相地起身。

    心说虽然没问出什么东西来,可目前这境地,也还是走为上计。

    于是,冲着那双眼紧闭的陈二虻,开口说道:

    “多谢陈当家的相告,如有得罪,您还多包涵。”

    “我也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说完,便跟着陈默一起,走下楼梯,一路出了院门。

    到了院门口,却没见秦淮的人影,车也是不知所踪。

    赵喆四下张望,只见这别墅周围,别说是人影了,鸟都没有几只。

    连个出租车都没有,难不成自己得走着回去?

    看了看这空旷的路面,赵喆眉头轻蹙,转头望向陈默,疑惑地问道:

    “秦淮那四眼呢?”

    “你们只管把我拉来,不管送我回去?”

    只见陈默眉毛轻轻挑了一下,摇了摇头。

    依旧是一言不发,抬手指了指右前方。

    大约一百米开外,路边的大树下,正斜杵着一辆蓝色的共享单车。

    赵喆看着那自行车,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盯着陈默,脱口而出:

    “你没开玩笑吧!”

    “这儿是蛇口,我住福田!你让我骑回去?!”

    然而,陈默却只耸了耸肩。

    冲着赵喆挥了挥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便再也没去理会赵喆,转身大步流星,走回了院子内。

    没几步,便进了屋,“咔嚓”一声,便将大门给锁了住。

    赵喆看着他那一晃即逝的背影,和那紧闭的大门。

    心里既气愤,又无奈。

    点开打车软件,却发现这周围,车辆太少,根本没人接单。

    足足等了十分钟,最终,还是选择放弃。

    一边心里暗骂这陈家的人,太不讲究;一边挪着步子,向那共享单车走了过去。

    眼看着时间已过六点,赵喆直接将手机导航目的地,设置在和王晨曦约好的那家酒吧。

    好在距离不过5公里,骑过去,倒也不是不行。

    亏得现在已到傍晚,阳光也已经不算炽烈。

    赵喆回头,狠狠地翻了那陈家别墅一眼。随即抬腿,跨上单车,愤愤地蹬了起来。

    等到了酒吧门口,赵喆只觉得后背都已经汗湿了。

    可距离和王晨曦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思虑片刻,便调转车头,向着远处地铁口的咖啡店骑去。

    推开店门,空调的冷风迎面而来。赵喆瞬间觉得毛孔倏然收缩,一阵舒爽。

    不由眯起了眼,微微仰头,深吸一口气。

    赶紧点了一杯冰美式,坐在靠近窗边的沙发上,休憩起来。

    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靠在沙发椅背上。赵喆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两张老照片。

    瞬间,心绪复杂,百感交集。

    觉得胸口像有一块石头,重重地压着。

    又像是有一根锁链,紧紧地捆绑着自己的神经。

    好不自在,不适感,极其强烈。

    陈二虻所说的这个秘密,对于赵喆来说,实在是冲击力太过强大。

    虽然从小到大,这二十多年来,由于老赵的暴躁脾气,和放养政策。

    赵喆时常暗自怀疑,自己是不是老赵捡来的。

    可这种疑惑,以最终也都自行烟消云散。

    如今被陈二虻这样一说,无异于在自己平静的脑海里,扔下一枚炸弹。

    震撼波澜,轰然而起,再也难以平复。

    可赵喆思来想去,却始终无法理解——

    关于老赵真实身份的说法,具体是真是假,还有待调查。

    可陈二虻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自己?

    话里话外,他对老赵的态度,似乎颇有不满。

    当年在乌缠鬼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如今的老赵,究竟是叔叔,还是亲爹?

    这事,势必要调查个水落石出,可又该找谁去问?

    总不能直接去找老爷子和老赵,刨根问底。

    晚上虽然和王晨曦有约,可也总不能对她这外人开口发问:“老赵究竟是不是我爹?”

    怎么想,都有些太过离谱。

    况且,王晨曦也未必会知道,当年在乌缠鬼窟里的全部事情经过。

    老耿当年倒是也跟着下了墓,可就凭他对老赵那忠贞不二的劲儿。

    无论陈二虻这说法是真是假,老耿给出的答案,势必都只会去维护老赵。

    哪怕现在的老赵,确实不是自己的亲爹。

    哪怕现在的老赵,果真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

    老耿怕是也只会守口如瓶,不惜一切代价去包庇他。

    赵喆越想,越觉得头疼欲裂。

    猛地喝下一大口冰咖啡,凉意直冲脑门。

    感受着冰凉的咖啡,从口腔,划过喉咙。顺着食道,一直流进胃里。

    赵喆向后一仰,直接将脖子搭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一边深呼吸,一边努力调整情绪。

    关于这件事,自己势必要查明真相,可却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既然百思无解,倒不如暂且不去纠结。

    从小,老爷子就一直给赵喆,灌输一个道理——

    当遇到能力所不及的事情,就暂且放下。

    淡化,但不遗忘。

    因为这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尽如人意。更不会完全按照,自己期待的节奏发展。

    有时候,蛰伏等待时机成熟,比死命蛮干,来得更实惠。

    正当赵喆紧闭双眼,努力给自己洗脑的时候。

    “噗通”一声闷响,却在耳旁响起。

    赵喆只觉得屁股下的沙发都猛的一震,惊得瞬间睁开眼,坐起身来。

    只见面前,正坐着一个圆头圆脑,白白嫩嫩,很是眼熟的胖子。

    身穿一件宽大的白色半袖,配着大红色的篮球短裤,脚踩一双荧光绿沙滩鞋。

    正拿着杯星冰乐,大口大口地嘬着。

    饶有兴致地眨巴着眼睛,望向赵喆。

    “大侄儿,你搁这儿睡觉,那多撅脖子啊!”

    “再说,这空调可足。都容易给你吹面瘫喽!”

    说着,眼神一瞟,很是嫌弃地看着赵喆面前的冰美式,连声吐槽道:

    “我就不理解,你们这些爱喝美式的人。”

    “那玩意苦了吧唧,有什么好喝的。比中药汤还膈应人,这不纯属花钱找罪受么?”

    “要不,你尝尝我这个?”

    说着,就把自己的星冰乐,直接怼到赵喆嘴边。

    赵喆急忙抬手,给推了回去,摇了摇头。

    深感意外的看着这面前的胖子,喃喃开口道:

    “……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