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难!

    只见那病房内,依旧是只有一张孤零零的病床,

    可那床上,身穿条纹病号服,倚靠在床头的人,却已经不是大脸。

    而是一个胖乎乎的大姐,满头尽是金棕色的羊毛小卷。

    头发短而茂密,乍一眼看去,颇有几分泰迪的神韵。

    此时正倚靠在床头,手里拿着识字卡片,神色认真地辨认着。

    嘴里还喋喋不休,念着些啼哩吐噜的“咒语”。

    床边的小板凳上,则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光头男子。

    浓眉大眼,胡子拉碴。

    后脖颈上,脂肪堆叠,挤出三道深深的皱褶。

    T恤和短裤上,尽是LV的炫彩LOGO,看得人眼花缭乱。

    手上的大金表,更是贵气逼人。

    脚踩一双人字拖,左腿的脚踝处,还纹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虎头。

    右脚踩在地上,左脚蹬在那病床底架上,俨然一副大哥做派。

    看样子,应该是这大姐的老公。正陪着她,练习看图识物。

    赵喆在门口,这么贼溜溜地探头张望。倒是惹得那金表大哥,十分不爽。

    两条宛如毛毛虫一样的眉毛,倏然立起。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目不斜视地瞪向赵喆。

    既警惕,又疑惑地,等着赵喆的回答。

    一看这架势,赵喆不由慌得一批。

    急忙后退一步,看了看病房的门牌号码。

    没走错啊!

    赵喆疑惑地,挠了挠头。稍微调整表情,面露微笑。

    咽下一口唾沫,客客气气地,向那大哥询问起来:

    “大哥,我是来探望朋友的。”

    “他之前,住这儿。”

    “您知道......”

    话还没说完,那大哥眼睛猛地一瞪。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屁股似的。

    “噌”地一下,从板凳上窜起。

    怒气冲冲,两大步便走到病房门口,一把将赵喆推出门外。

    猛地关上了病房门,“喀哒”一声,反锁起来。

    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嘴里愤愤道:

    “不知道!不知道!”

    “呸!真他娘的晦气!”

    被他这使劲儿一推,赵喆直接一个趔趄,连连后退。

    差点就撞上身后,正抱着一摞病例,匆匆路过的小护士。

    那护士也被吓了一跳,很是疑惑地看着赵喆,开口问道:

    “您找哪位?”

    赵喆心有余悸地看了看那紧闭的房门,拉着那护士,走到一旁。

    压低嗓门,神色诚恳。指着刚才那病房,小声询问道:

    “差点撞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是来探望朋友的。”

    “这间病房,之前的病人,是出院了吗?”

    这话一出口,只见那护士眉毛随即皱了起来,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

    赵喆看着她那思考的模样,急忙继续补充道。

    “头发都剃光了,特别瘦,脸上还有三道疤。”

    “你有印象吗?”

    听完这话,那护士眉头反而拧得更紧。神色颇为复杂的看着赵喆,轻声开口:

    “我知道。”

    “但是那人,三天前就已经走了啊。”

    赵喆一听,心说——想不到这大脸恢复的还挺快,这就出院了。

    他这病一痊愈,水库阴阳眼的下落,也就好打听了!

    自己这一肚子的疑问,也总算有个解决的出路。

    看着那紧闭的房门,赵喆心里不由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但心里还是不由嘀咕起来——

    刚才那金表大哥,也真够暴躁的。

    大脸那样子,虽说是狼狈了点,可也不至于让他如此深恶痛绝。

    怪矫情!

    于是,赵喆连忙拉住那护士。激动地,继续开口说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谢谢!”

    “谢谢!辛苦了!”

    结果这话一说完,那护士整个人都猛地一怔,忙不迭地退后一步。

    眼神中尽是诧异与机警,拿出观察病人的姿态,上上下下地审视起赵喆。

    她这一副神情,倒是把赵喆也弄得一头雾水。

    眨了眨眼,摸了摸脸,喃喃开口问道:

    “......怎么了?”

    那护士正色看着赵喆,缓缓说道:

    “我的意思是,人,没了!”

    最后这三个字,如同一道惊雷,在赵喆耳旁轰然炸开。

    原来,三天前,大脸根本不是出院。

    而是死了!

    赵喆只觉得胸口十分憋得慌,心里有无数个疑问,却又如鲠在喉。

    一瞬间,大脑空白。

    只剩下“没了”两字,不停地在耳旁回响。

    那护士看着他这失魂落魄的模样,扯了扯嘴角,很是熟稔地开口安慰道:

    “先生,您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

    “但还请您节哀。”

    说完,便抱着病例,快步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赵喆呆呆地矗立在原地,看着那扇紧闭的病房门。

    回想起不久前,和老耿一起过来时。大脸那柴棒一样的胳膊,满是血痂的脑壳。

    都还历历在目,异常清晰。

    现在,人却已经没了。

    虽然当时,大脸的状态,就已经不大乐观。

    可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还是让赵喆有些难以接受。

    大脸一死,这水库阴阳眼的下落,怕是再也没处去打听了。

    赵喆能想到唯一的线索,就这样彻底断了。一股强烈的沮丧,瞬间汹涌袭来。

    背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抬起双手,用力搓了搓脸。

    现如今,要想打听这阴阳眼的门道。

    能够想到的办法,可能只剩三条了——

    齐德隆、老耿、王晨曦。

    赵喆揉了揉眉心,仔细权衡起来。

    齐德隆这糟老头子,贼奸溜滑。他对赵喆所说的话,自然也是真假掺半。

    最重要的是——

    这人虽说是个奸商,但却也是个绝对的忠仆。对王老太太这棵摇钱大树,那是别无二心。

    阴阳眼的事情,如果是涉及到王老太太隐私的秘密。怕是打死他,也不会透露半个字。

    老耿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虽说他知道的内容可能很有限,但总比没有强。

    不过他最近忙着出货,关于大脸的噩耗。还是等他处理完手头的明器,再告诉为妙。

    到时候,也正好让他把昨天没说完的事儿,继续往下讲。

    至于王晨曦,她所了解的信息,应该最多。

    而且,身为王家人。

    对于这二十多年来,王老太太如此劳民伤财,四处搜寻阴阳眼的原委。

    王晨曦,必然是最清楚隐情真相的人!

    可是,要从她嘴里套话,那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赵喆思虑无解,不由心生纠结。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开始变得压抑。

    于是,快步走出住院部大楼,一屁股坐在了花坛边那长椅上。

    手肘拄膝,垂下头,盯着地面,兀自出神。

    突然,一只手,却从身后,猛地一把捏住了自己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