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当年勇

    老太太听完这问题,倒是没直接回答。

    抬手将那清蒸鲥鱼转回面前,伸出筷子,猛一用力。

    那条本就已经不大完整的鲥鱼,霎时间,身首分离。

    看得赵喆不由打了个冷颤,怔怔地望向王老太太。

    只见她将那鱼头,夹到一只干净的空碟里,手指一推,便转到了赵喆面前。

    嘴角微微向一侧扯起,淡淡开口说道:

    “他是什么来路不重要。”

    “你只需要记着,那是个狠角色。”

    “他的话,最多信三分。他的为人,提防十二分。”

    说完,便撂下筷子,轻轻倚靠在椅背上。

    神色泰然,闭目养神起来。

    只剩赵喆望着面前那鱼头发呆,思绪万千。

    不一会儿,包房门便再次被打开,王晨曦脚步轻盈地走了进来。

    看样子,是已经把陈二虻他们给送出去了。

    王晨曦看见老太太,那闭眼小憩的模样。顿时领悟,伸手拍了拍赵喆的肩膀。

    机敏俏皮地眨了眨眼,悄声道:

    “出来。”

    赵喆见状,立即起身。倒也有几分明白过来,老太太这十有八九,是有送客的意思。

    刚想开口,礼貌告辞。

    却被王晨曦一把捂住了嘴,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做声。

    一把扯起赵喆的胳膊,便将他拉出了包房。

    王晨曦拽着赵喆,一直走到那水月观音陶塑旁,才停了下来。

    松开手,看着赵喆,眉头轻蹙,开口说道:

    “你也真够没有眼力见儿。看不出奶奶乏了,让你自己消失吗?”

    说完,还翻了赵喆一个大白眼。伸手捋了捋鬓角的头发,很是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转头便看向那水月观音,仿佛若有所思。

    赵喆看着她那精致的侧脸,试探着开口问道:

    “刚听陈二虻的意思,你跟那陈默......”

    话刚说到一半,王晨曦便猛地扭过头来。

    怒目瞪着赵喆,既气愤又颇有些恼羞地呵斥道:

    “闭嘴!”

    “还不赶快走?非等我撵你出去?”

    说完便一扭头,长发一甩,向着那包房,快步走了回去。

    赵喆心说,自己这一句话算是把这火药桶给点了。

    不由暗暗懊悔,连忙冲着她飞速远去的背影,高声问道:

    “喂!那晚上九点......”

    只见王晨曦头也不回,自顾快步往前走去。但却抬起了纤细的右臂,比作了“OK”的手势。

    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那包房门内。

    赵喆又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愣神看了几秒。

    长舒一口气,倒也脚步轻快地向楼下走去。

    走到一楼,只见来时领路的旗袍妹子,早已在一楼等候。

    依旧是带着服务业标志性的笑容,一路将赵喆送出大门外。

    帮忙叫来一辆的士,突然扯过赵喆的右手。

    将一张带着茉莉香的便签纸条,塞了过来。

    媚眼如丝地目送赵喆坐上车,柔声说了句:

    “赵先生,慢走。”

    随即,便扭身,步履摇曳地走回了那庭院深处。

    赵喆被这旗袍妹子冷不丁的肢体举动,弄得一愣。

    少顷,才回过神来。

    坐在那的士后排,将手里的便签纸条,缓缓打开。

    只见那散发着幽香的纸条之上,竟是笔迹清秀的蝇头小楷。

    看起来,颇有些书法功底,很是赏心悦目。

    “未曾相逢先一笑。”

    赵喆看着这短短的七个字,脑袋瞬间“嗡”地一下。

    开什么玩笑?!

    自己虽说是个学渣,可对古诗词倒是很有一番研究。

    事出有因。

    上初中的时候,赵喆为了给心仪的妹子写情书,那是绞尽脑汁。

    用大白话来写呢,看起来总觉得太直白。

    可要是抄歌词吧,又总感觉有点儿俗套。

    最让赵喆头疼的是——

    那妹子是出了名的乖乖女,如假包换的学霸。

    这情书,要是不能写得高大上一点儿。估计自己是妥妥的没戏!

    思来想去,终于有一天,新生妙计——

    还是用古诗词,更有格调!

    既含蓄委婉,又能显得自己颇有内涵。

    于是,赵喆连着一个星期,挑灯苦读。

    搜罗了好几百首唐诗宋词,到后来硬是连元曲,都看了不少。

    精挑细选,每天一句,硬是坚持了大半个学期。

    期初,那妹子全当没收到赵喆的情书,相安无事。

    两人照旧是井水不犯河水,基本上毫无交集。

    赵喆心里纳闷得紧,心说——

    这既不拒绝,也不接受……到底是几个意思?

    思来想去,也没个答案。但好在赵喆这人,打小就有个优点。

    往好听了说,那是不惧困难,执着乐观。

    往难听了说,就是脸皮够厚,一根脑筋。

    看着这大几十封呕心沥血的情书,石沉大海。

    赵喆反倒牙一咬,心一横——

    反正没拒绝!那就说明有戏!

    人生百态,还得靠坚持,才能成大事!

    于是,便风雨无阻,继续着自己的情书大业。

    然而,就在那学期末,终于有了回应!

    赵喆到现在都记得,那是暑假前的一天。

    放学时分,赵喆写完当日份的情书,悄悄塞进妹子的书桌膛里。

    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晃悠着走出教学楼。

    一抬眼,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楼门口徘徊——

    白色半袖衬衣,黑色百褶短裙。

    高高扎起的马尾,系着淡粉色的蝴蝶结。

    微风吹过,发丝随风飘扬。

    看得赵喆眼珠都快掉了出来,急忙环视操场四周。

    只见偌大的操场上,早已空无一人。可看妹子的神情,明显是在等人。

    赵喆心里暗自揣测——

    难不成……这是在等我?!

    看着空荡荡的操场,赵喆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连忙往手上吐了点唾沫,麻利地捋了捋鸡窝似的头发。

    小脖一梗,胸脯一挺,精神抖擞地快步走了过去。

    走到妹子身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你怎么还没回家?在等人吗?”

    那妹子听见赵喆的声音,立即回过头来,眼神中颇有欣喜之意。

    赵喆一看这架势,心生高呼——

    皇天不负苦心人,明摆着有戏啊!

    随即,故作潇洒地甩了甩头,轻轻挑了挑眉。眼神狡黠地,继续发问:

    “你......在等我?”

    妹子一听,连忙把头点得,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虽然一言不发,但羞涩之情溢于言表。

    两颊都开始有些泛红,眼神闪烁地瞄着赵喆。

    少顷,怯生生地说了一句:

    “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