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鸟枪换炮

    只见那中年男子听了这话,仰面朝天,大笑起来。嘴里连连说道:

    “你这丫头,只要一提这茬,你就给我打岔。”

    说着扭头看向那白T小子,调侃道:

    “小子,你这魅力还是不行啊!”

    那白T小子看了看他,倒没应声。只是面色淡然,微微笑了一笑。

    就在此时,伴随着轻柔地叩门声,几个服务员走了进来。

    将餐具,分别放在秦淮他们三人面前。

    领头的那旗袍妹子,更是拿了瓶上好的獭祭。

    开了瓶,倒入清酒壶中,放在了那中年男子手旁。

    眼含笑意,毕恭毕敬地俯下身来,柔声说道:

    “陈当家的,您请。”

    眼看着这陈当家,端起清酒杯,仰脖一饮而尽。

    眯起眼来,微微晃头,尽是享受陶醉的神情。

    赵喆心里暗自琢磨起来——

    既然大伙都叫他陈当家。难不成……

    他就是陈国山?

    可这家伙,从长相再到身高。跟照片上那个陈国山,根本不搭边儿!

    时隔二十多年,人的容貌和身形,确实都难免会有所改变。

    可也绝不会如此天翻地覆!

    赵喆一边纳闷,一边继续偷偷打量起那人来。

    只见他脖颈后方,POLO衫的领子边沿,隐隐露出一道类似于刀疤的伤痕。

    从后脖颈处的发际边沿,略微倾斜着,向领口内延伸。

    还没等赵喆看清楚,这陈当家的突然一扭头,看向了赵喆。

    目光随即落在赵喆身前桌面,那张老照片上。

    眉毛一挑,伸出右手,将那照片拿了起来。

    歪着头,作欣赏状。一边看,一边啧啧咂嘴。

    少顷,把照片往桌上一撂。

    右手一把搂过赵喆的肩膀,左手指着那照片,开口说道:

    “小子,你看!”

    “我是不是比当年,能白净一点儿?”

    赵喆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他食指所点的那面孔——

    不是陈国山,竟是陈二虻!

    出乎意料的同时,赵喆仔细比对起面前这人和照片上的人像。

    由于肤色的变化,还有发型的差异,再加上人到中年,略微发福。

    面前的这面孔,和照片上虽说存在一定的差别。可若是仔细辨认骨相,还是能够看出几分神似。

    尤其是那桀骜不羁的姿态,简直是一模一样。

    赵喆恍然大悟的同时,心里更是疑惑起来——

    从照片的站位来看,陈国山才应该是陈家响当当的头号人物。

    照片上的陈二虻,看起来,更像是陈家的马仔或是打手。

    为什么如今却鸟枪换炮,直接成了当家的?

    难不成,这陈国山也遭遇不测,折在了那乌缠鬼窟里?

    正当赵喆一头雾水之时,陈二虻却将那照片,还有纸片统统塞回了牛皮纸袋内。

    顺手放在了一旁,拍了拍赵喆的后脑勺。饶有兴致地望向王老太太,开口问道:

    “这,就是老赵家的独苗?”

    只见老太太笑而不语,轻轻点了点头。

    然而,这回,陈二虻却突然神色稍显复杂。

    目光如炬,一边打量着赵喆,一边咂了咂嘴。

    那眼神,看得赵喆心里不由一股寒意。

    就仿佛是狮虎猛兽,在审视猎物一般。

    赵喆不由自主地稍稍动了动脖子,躲开他那大手。

    不失礼貌地,点点头,笑了一笑。

    陈二虻眼见赵喆对自己似乎有些忌惮,立即直了直身子,很是认真地开口说道:

    “今天这可真是赶巧,一晃这都多少年了。”

    “我想想......满月酒!”

    “对!上次见你,你才刚满月。那时候长得,可比现在丑多了。”

    说着,又倒上一杯清酒,喝了一口。

    沉默片刻,眼神突然生出几分凝重,喃喃说道:

    “嗨,要说你这小子,也真是苦命。跟我们陈默一样儿,孤苦伶仃......”

    话还未说完,一直自顾品茶的老太太,却突然开口打断:

    “陈当家的今天是觉得我这日月楼的菜,不合口味?”

    “我记得,这清蒸鲥鱼,可是你的心头好啊?”

    说着,放下茶盏。

    右手顺势一拨,便将那鲥鱼转到了陈二虻的面前。

    定睛望了过来,似乎就坐等他动筷。

    陈二虻一听这话,倒是识趣得很。哈哈一笑,撂下二郎腿。

    左手撑在膝上,俯身坐在桌前。

    夹起一大块鱼肉,塞进嘴里,认认真真地品了起来。

    随即,还意犹未尽地吧唧吧唧嘴,点头称赞起来:

    “还是那个味道!”

    “老太太您这儿的菜,做的是什么滋味。我陈二虻,就是什么口味!”

    “不合口味,那纯属扯淡!”

    说罢,将杯里的清酒喝掉。再次靠回椅背,赔着笑脸,冲着王老太太解释道:

    “就只可惜啊,今天我仨是吃过饭了。”

    “这么着,老太太您这儿该叙旧叙旧。改天您得空了,我再来。”

    随即起身,冲着秦淮和陈默稍一歪头,示意准备撤退。

    老太太听完这话,倒是也没客套挽留。

    扭头冲着王晨曦,轻声吩咐道:

    “晨曦,替我送送。”

    说完,便继续自顾自地喝起了花茶,满是送客之意。

    只见王晨曦立即起身,打开包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淮和陈默也纷纷起身,冲着老太太微微颔首,转身向门外走去。

    陈二虻倒是不慌不忙,一手拎起桌上那瓶还未喝完的獭祭。

    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赵喆的头顶,笑着说了句:

    “老照片,旧物件,我那儿也有不少。”

    “以后有空,也到我那坐坐。”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房,阔步离去。

    赵喆一头雾水地看着缓缓关闭的包房门,一时间,只觉得信息量如同潮水,脑容量已然告急。

    显然,这不请自来的陈二虻,是有要事,来找王老太太商谈。

    但碍于有自己这个旁人在场,所以才匆匆离开。

    到头来,白跑一趟,只拎了瓶清酒回去。

    看着刚才的架势,陈二虻和王老太太应该是十分熟络,颇有些交情。

    否则,就凭陈二虻那大大咧咧的做派,怕是早被王老太太训斥得狗血淋头。

    思来想去,赵喆总觉得——

    这陈二虻怕是不简单。

    于是,抬头瞄了眼老太太,字斟句酌地开口试探道:

    “刚才那陈二虻,是什么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