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不好意思

    从纸张的质感来看,也是当年幸存的人遗留下来的。

    稍不小心,可能就会弄得七零八碎。

    赵喆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拼得异常小心。

    然而,仔细观察下来却发现,收获寥寥。

    这五张纸,应该并不是出自同一张图。其中只有三张,可以横向拼接在一起。

    看样子,所描绘的应该是祭殿的构造。

    正当中,一个硕大的圆形区域,上面用铅笔写着——

    “乌缠祭坑”

    另外两张,根本无法判断是墓中的哪个位置。

    赵喆歪着头,目光在这五张图上反复打量,也依旧没有什么额外的收获。

    随即抬头,望着对面的王老太太,开口问道:

    “就只有这么多?”

    只见老太太轻轻点了点头,缓缓开口说道:

    “那张照片,要是喜欢,我倒是可以再洗一张给你。”

    “不过可要小心收好了。给赵江海看见,估计够你脱层皮。”

    “实物呢,就这么多。其他的,在这里。”

    说着,用手缓缓捋过鬓角,中指十分轻柔地点了点太阳穴。

    笑着瞥了赵喆一眼,夹起一块青笋,细细品尝起来。

    赵喆瞬间,深觉自己上当受骗。

    先是被这老太太当做鱼饵,紧接着又在那墓里九死一生。

    结果,折腾一大圈,就得到这么点儿鸡肋的信息。

    心里气愤至极,却又不敢发作。

    只得沉默不语,暗自怒火中烧。

    王晨曦看见他这河豚似的样子,忍俊不禁。抿了抿嘴,开口说道:

    “奶奶的意思是,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

    “最好今天一次性问完,过时不候。”

    赵喆看着她那机敏的眼神,倒也反过劲儿过来。

    仔细一想,倒也是——

    按照老太太那性格,让她跟村头王婶儿一样喋喋不休,说评书、讲故事。

    那简直是白日做梦。

    起码姿态上,还是手拿把掐。端起架子,只当给赵喆解惑了。

    这样一来,既省力气,少费些口舌。

    主动权,也好掌握在她的手里。

    但凡遇见不想回答的问题,只需要直接沉默,就了事了。

    赵喆仔细思索片刻,正色开口:

    “当年的墓里,也有一颗阴阳眼?”

    王老太太轻轻点了点头,用鼻音轻轻地“嗯”了一声,便继续喝起茶来。

    这也太言简意赅了吧!

    赵喆目瞪口呆,心说——这老太太还真是惜字如金。

    可自己毕竟也算是求人问事,只得耐下性子,继续发问。

    “当时应该是起了争执吧。那阴阳眼,现在在您这儿?”

    只见王老太太这次,神色微微一怔。

    似乎并没料想到,赵喆竟知道地下争执的事情。

    但终归是见过大风大浪,下一秒钟,便已神色如常。

    微微摇头,眉梢一挑,示意赵喆继续下一问题。

    赵喆的情绪已经几近抓狂,心说——

    这哪儿是回答问题?这活脱脱的猜哑谜啊!

    再这么问下去,估计问到明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随即,脑筋一转,换了个方式再次发问。

    “那您为什么这些年一直在找阴阳眼?”

    这话一出,老太太的神色倒是严肃起来。

    一改刚才漫不经心的悠哉模样,一字一顿的回复道:

    “治病。”

    一头雾水的赵喆,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王晨曦。

    难不成,老太太是有什么隐疾,需要这阴阳眼作药引?

    可就凭她那十足的精气神、炯炯有神的目光。

    怎么看,也不像个病人。

    正当赵喆琢磨着,该如何询问病情,才能显得不大唐突冒犯的时候。

    门外却突然一阵嘈杂,仿佛还伴随着争吵的声音。

    紧接着,包房门便已经被推开。

    只见秦淮,还有一老一少,两个陌生男子。

    全然不顾身边服务员的阻拦,径直走了进来。

    领头的那位,看起来年纪应该和老赵不相上下。

    身形瘦削,走路带风。身穿藏蓝色POLO短袖,米色休闲短裤。

    目光凌厉如刀,看样子,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一举一动,颇有几分黑道老大哥的风范。

    径直走进包房,低头瞥了一眼赵喆。直接拉开椅子,坐在了赵喆左手边。

    那旗袍妹子见状,面露尴尬、神色惊慌。很是忐忑地,冲着老太太开口解释起来。

    “老板,陈当家的他们非要进来。我们实在拦不住......”

    不料,老太太抬眼看着来人,却爽朗大笑两声。

    摆了摆手,悠悠说道:

    “拦什么?”

    “稀客,不请自来。也不是外人。”

    “再添三副碗筷,拿一瓶上好的清酒来。”

    “咱们陈当家的,就好这口!”

    说完,把手一摆,冲着秦淮,和那年轻男子说道:

    “坐吧。”

    赵喆这才用余光,打量起另外那个陌生年轻男子。

    实在是帅!

    白色T恤,灰色休闲长裤。

    一条棕色皮带,将身材比例完美的划分出来。

    他那腰线,怕是都能到齐德隆咯吱窝。

    目测,好像比秦淮还要略高一些。

    只见他和秦淮,也纷纷拉开椅子,依次坐在赵喆右手边。

    这人坐在了赵喆身侧,倒是能看得更清楚了些。

    棱角分明的下颌线,剑眉星目,长得属实一点儿毛病也没有。

    可越看,赵喆越是觉得这小子,有几分眼熟。

    正暗自思忖时,身旁那中年男子,却一把搭上了赵喆的肩膀,顺势还捏了一把。

    突如其来,力道惊人,惊得赵喆一个哆嗦。

    只见他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

    一手搭着赵喆,一边扭头看向王老太太,中气十足地开口说道:

    “今天还真是不好意思了!不知道老太太有贵客。”

    “没打扰您谈正事儿吧?”

    这说辞倒是圆滑体面、客客气气。

    可他那语气,倒是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

    嗓门极大,声如洪钟。

    全然不把自己当作外人,仿佛这几句话,也只是走个形势。

    可老太太倒依旧面露笑意,端起茶盏,缓缓说道:

    “还有你不好意思的事情?”

    “叙叙旧,算不上打扰。”

    那中年男子一听这话,倒是撒开了赵喆的肩膀。连连拍手,大笑着说道:

    “要说还是您豁达呢?”

    “这晨曦,倒是越来越好看了啊?”

    “跟我们陈默,倒是合适得很呐!”

    说着,来回看了看王晨曦,还有那白T小子。饶有意味地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这话一出,王晨曦倒是脸色大变。立即开口说道:

    “陈叔,您还是别拿我打趣了。”

    “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又是有何贵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