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乌缠鬼窟

    这话直把赵喆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狼狈吃相,属实有些不大雅观。

    不过,心里这一块石头却也落了地。

    看来,自己的推测果然不假——

    这王老太太虽说老谋深算,心机叵测。之前利用自己当作钓饵,逼老赵出马。

    可也算个信守承诺的人,好歹没翻脸不认账。

    今天反倒主动约自己来,履行先前的诺言。

    赵喆立刻露出一副恭敬神色,看向王老太太。

    腰板溜直,一副愿闻其详、专心听讲的三好学生模样。

    就在此时,身后的门,却再次被打开。

    只见王晨曦右手重新端了壶茶,走了进来。

    左手则拎着一只,牛皮纸档案袋。

    从赵喆身旁,如清风拂过,将那壶花茶送到老太太面前。

    转身走向一旁的橱柜,拿出一套骨瓷描花茶杯,给老太太换上。

    然后,才又返回赵喆面前,将那档案袋递了过来。

    赵喆急忙伸手接了过来,只见那档案袋,应该是年份已久。

    原本应该挺括的硬质牛皮纸,现在摸起来,都觉得如同厚布片一样塌软。

    上面布满了细密杂乱的褶皱,字迹也已经斑驳。

    然而背面,用黑色记号笔写着的四个大字,却依旧清晰无比。

    笔力遒劲,似乎能穿透纸背。

    “乌缠鬼窟”

    看着这让人不寒而栗的四个字,赵喆激动得双手都有些颤抖。

    尽力克制着情绪,急忙打开那牛皮纸袋。

    只见这里面,并不如想象中的内容丰富。

    只有几张巴掌大小的碎纸片,还有一张被塑封的彩色老照片。

    赵喆眼前一亮,立即将那照片抽了出来。

    拍照的时间,应该是在晌午时分。烈日当空,光线充足。

    目之所及,尽是大漠黄沙,其间零星生着些骆驼刺。

    只见那画面上一共有七个人,六男一女,站成一排。

    清一色都背着双肩包,全副武装。

    赵喆一眼便认出最右侧那年轻的女子,就是自己的母亲——魏莱。

    维族打扮,汉族面相。

    五官俊俏,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颇为动人。

    但眉宇之中,却透出一种果敢与干练,腰间还配着一把明晃晃的弯刀。

    望着那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面庞,赵喆不由伸出手来,轻轻地来回抚摸了几下。

    恋恋不舍地,转移开目光。

    站在最中间C位上的,便是自家的老爷子。

    棱角分明的面庞,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坚毅与英气。

    身形笔挺,给人一种无声的威严之感。

    然而,紧挨着站在老爷子左右身侧的,却不是赵江海和赵江河。

    而是两个,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

    年纪看起来,和老赵他们相仿。

    靠右侧的那个男子,肤色白皙,身形偏瘦,在一行人中显得极为耀眼。

    栗色偏分的头发,温和的神色。眉眼之间,隐隐透出几分天真灿烂的感觉。

    尤其是那一副黑框眼镜,颇有一股书生气。

    活像小学时代的班长,或者学习委员。

    而左侧那一个,头发则更短一些,和板寸有些类似。

    肌肉发达,身材健硕,比其余人起码高出半头。

    古铜肤色,五官棱角分明。

    俊朗的程度,不熟当红男星。

    把年轻时候的黎明,再晒黑一点儿,大抵如此。

    但那眼神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深邃与淡漠。

    虽然面无表情,却隐约透出一种杀伐果断的凌厉。

    身旁紧跟着一个,额头上卡着防风镜的黑瘦小子,鼻孔朝天,傲气十足。

    虽然个头不高,但那股狠劲儿,几乎能穿透照片。

    再向照片两侧挪移看去,便是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年轻小伙子。

    无论是面相、身高、装扮,都别无二致。

    孤身一人站在那风镜小子旁边的,便是赵喆的叔叔——赵江河。

    和魏莱牵着手,并肩站在那白脸小伙子旁边的。

    毋庸置疑,就是老赵。

    虽说家里也有不少老照片,但像面前这种,赵江河和赵江海同框的,还真是少见。

    赵喆印象里,就只见过一张——

    还是老赵结婚时候,全家的合影。

    那时候奶奶还健在,老赵和魏莱穿着婚服,喜庆得很。

    赵喆不由仔细打量起面前这张照片,七人身后。

    依稀还能看到远处的骆驼队,还有三五成群的人影。

    看样子,这张照片应该就是当年进入沙漠腹地之前,所拍摄的。

    赵喆抬起头,瞄了眼对面的祖孙两个,暗自推断:

    如果没有基因突变,照片上那白得发光的小子,肯定就是王家的人。

    按照年龄辈分,还有眉眼五官,很有可能就是王晨曦她老爸。

    另外那个帅得离谱的高个儿,应该就是陈家人。

    赵喆一边分析着,一边把照片翻到背面。想看看,有没有姓名对应。

    结果,却是空空如也。

    赵喆抬头看向王老太太,开口问道:

    “当年的队伍应该有三十人。照片里这七个......”

    还没等赵喆把话说完,王老太太便摆了摆手,打断下来。

    王晨曦见状,立即起身,坐到赵喆旁边来。

    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随之而来。

    只见王晨曦伸出手来,指着那照片上的那风镜小子,解释说道:

    “陈二虻。”

    紧接着,手指一划,指向那最高的帅哥。

    “陈国山。”

    最后,将手落在了那白脸书生身上,神色稍稍停顿片刻。

    “王晨阳。”

    “我爸。”

    紧接着,扭头看了看赵喆,说道:

    “其余的,你自己认领。”

    说完便起身,坐回了老太太身旁。

    赵喆一边琢磨着她的话,一边打量起那照片上的人。

    心里不由觉得有点奇怪,王晨曦她爸的名字,听起来跟她反倒像兄妹。

    这王老太太给起名字,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随即放下照片,掏出牛皮纸袋里那几张碎纸片。

    赵喆心里猛地一紧,那纸片上,竟还有成片的血迹。

    一共五张,每一张都是如此。

    从纸片那不规整的形状来看,像是被人撕碎的。

    上面尽是一条条的线段,和零星稀疏的圈点标识。

    赵喆不假思索,立即将那些纸片铺在餐桌之上,拼凑起来。

    果然,那是一张,残缺的古墓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