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有意思

    走进门,放眼望去,只见整栋阁楼内部,尽是中式红木装修。

    红花梨的屏风雕工精湛,镂空的花纹美轮美奂。

    增添格调的同时,也颇能起到隔断的隐蔽作用。

    博古架上,各色青花陶瓷摆件,琳琅满目。

    虽不大可能是真青花古董,估计是现代仿制的工艺品。

    但那流畅的线条和瓶身精致的花样,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上品。

    整个一楼区域,设有水吧。很明显,是会客洽谈的空间。

    并没有其他客人,只有几个同样身着旗袍的年轻姑娘。穿着小高跟,四下走动巡视着。

    一楼的座椅虽非红木材质,但却是暗酒红色的皮质沙发。

    纹理细腻,极具质感。

    陈列其间,别有一番韵味。

    两台顶级的辣妈咖啡机,还有足足占据一整面墙体的红酒柜。

    一股豪横的气息,扑面而来。

    沿着实木楼梯走上二楼,四方形的廊厅很是宽敞。

    正中央的圆形喷泉池内,一座两米高的水月自在观音陶像,静坐其上。

    看得赵喆目不转睛,心中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自在观音,其实就是观音菩萨的另一称谓。民间也多简称为——观自在菩萨。

    意为观世界形,能自在无碍;对苦恼众生,能自在拔苦与乐。

    佛教中,更有如此说法:

    “观世音菩萨,观有不住有,观空不住空;

    闻名不著于名,见相不惑于相;

    心不能动,境不能随,动随不乱其真,自在无碍。”

    “自在”二字,完美的诠释了自在观音菩萨的造像——解脱无碍。

    自在观音,流行于唐末、五代、及宋之间。

    当时,汉传佛教在儒学的审美影响下,一改佛造像的异域风格。

    完全跳出了程式化的局限,特别是观音造像。

    形态、服饰,完全汉化。

    相比从前,更加符合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念和审美倾向。

    而且,随着时代的更迭,还有人们审美的升级。

    原本繁琐的装饰、端庄严肃的神态,纷纷开始变化。

    花饰,由繁而简;着色,由浓而淡。其四周之背景,也渐次改变。

    观音的坐姿,更是由端庄的正坐,转变为侧坐、斜倚半卧状。

    华美的服饰,逐渐转化成朴实的白衣。神情兼具,更增加了一份和善气息。

    所以,自在观音造像,在一定程度,可以说是雕刻艺术上,划时代的创举。

    造型的自在感,既展现佛性,又充分发挥了人性的自由。

    自在观音的姿态,不妨说是一种“生活禅”或“艺术禅”。

    看样子,这日月楼的主人,大概率应该是个信徒。

    不仅有大把的钞票,还颇有艺术品位。

    只见眼前那纯白的观音坐像,陶质细腻,温润如玉。

    发髻高高盘起,精致佩饰缀于其间。

    面庞圆润,五官秀美。

    双目微垂,神态安详,法相庄严。

    身体呈惬意坐姿,倚靠在深棕色的弯钩月牙上。

    右腿弓起,纤纤玉手搭放膝上,兰花指微微翘起。

    左腿自然下垂,左臂撑在那身后的石台之上。手持如意,腕戴细镯。

    线条流畅,身段优美。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一眼便知是大家之作,雕刻技法巧夺天工。

    就连陶料,也是釉面光润,颜色纯正的上上佳品。

    赵喆心里不禁对这店主,更添了几分好奇。

    要是有机会,还真想认识认识。

    身旁的服务员,眼见赵喆看得出神,笑了笑,开口说道:

    “赵先生也信佛?”

    看着那娇媚的笑脸,赵喆回过神来。旋即正色,摇了摇头。

    那服务员见状,倒也没再说什么。眉眼含笑,指引赵喆,向不远处的包房走去。

    一路左右观察,走到那包房门口,赵喆倒是心里暗自嘀咕起来。

    这日月楼,怪得很。

    虽然是会所性质,可也不至于这大中午,安静得让人心里发毛。

    除了这些身着旗袍的服务员,整整两层楼,连个客人影子都没有。

    自己的脚步声,还有那女服务员的高跟鞋落地声。清晰无比,仿佛空谷鸣钟。

    而且,这二楼一整层,似乎只有面前这一间包房。

    虽说有不少会所,根本不在意盈利亏损,更多的是为了店主自用。

    有客人或是朋友来访的时候,能够有一个既合自己心意,又完全私密的聚会空间。

    但这日月楼,装潢格局上,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一楼倒也还好,可这二楼,却给人一种无言的压迫、拘束感。

    全然感受不到,私人会所那种有自在惬意,放松舒适的感觉。

    直感觉自己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探监的。

    赵喆的神经都不自主地紧绷起来,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

    示意那女服务员,打开房门。

    那旗袍妹子轻轻叩门,包房内随即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进来。”

    推开沉重的实木门,赵喆瞬间一怔,豁然开朗。

    这包房,大得离谱。

    一张红木圆桌摆在正当中,两侧沙发、酒柜、屏风,应有尽有。

    只见老太太端坐在主位上,一身墨绿素色旗袍,很是显眼。

    满头银丝,依旧一丝不乱,挽着精致的低发髻。

    胸前,更是换了一串黑珍珠项链。

    看个头,比之前那条南珠的还要更大一些。

    而她左手旁的王晨曦,倒是让赵喆眼前一亮。

    黑色长发披散而下,脸上似乎还化了精致的淡妆。

    白皙的娃娃脸上,柳眉杏眼,依旧是美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一改那日的黑色装束,反倒穿了一条天蓝色的,碎花雪纺连衣纱裙。

    一字的锁骨,纤细的手臂,尽收眼底。

    白皙的脖颈上,带着一条宝蓝色的蝴蝶项链。

    和那裙子的颜色,相得益彰。

    或许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坐在老太太身旁。那姑奶奶的强势气场,在对比之下,荡然无存。

    全然看不出半点儿,飞扬跋扈的感觉。

    此时此刻的王晨曦,反而颇有几分,邻家少女的乖巧听话模样。

    正低着头,看着手机。

    纤长卷翘的睫毛,时不时地忽闪着,十分怜人。

    看着这母老虎变家猫的反差,赵喆着实一愣,心里倒是觉得颇有意思。

    看着她那乖巧可人的模样,再想起晚上九点的邀约,自己不禁脸上都露出了几分笑意。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句怒嗔。将赵喆的魂儿,硬生生给拉了回来。

    “小赤佬,看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