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你是?

    这话一出,赵喆只觉得如同一颗惊雷在耳边炸响。

    九五年。

    塔里木。

    阴阳眼。

    这三个词,任何一个单独拿出来,都足以让他神经一振。

    如今连成在一起,那种对赵喆内心的刺激程度,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一瞬间,觉得有无数的疑问,如鲠在喉,却连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只能直勾勾地盯着老耿,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当年那块,比你之前见到的那两个,都要小一些。”

    “也就大拇指甲盖儿这么大。”

    老耿说着,还把自己的手指伸了出来,冲着赵喆比划了一下。

    “我记得,还是陈国山,从那墓主嘴里,给抠出来的。”

    “当时,三家都想要这阴阳眼,结果就起了争执。”

    赵喆听着,不由眉头愈发紧蹙起来,心跳也开始越来越快。

    刚想开口去问问,这陈国山是谁?

    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却突然亮起了两束暖黄色的灯光。

    随之而来的,是车辆渐行渐近的声音。

    赵喆和老耿,立即起身。走到窗边,向外张望起来。

    只见一辆的士,已经停在了院子里。

    一个熟悉的身影,推开车门,大步流星地往门口走来——

    老赵回来了。

    窗边这两人,扭头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结束了刚才的话题。

    老耿随即坐回沙发上,继续喝起了可乐。

    赵喆则是径直走到了冰箱旁,翻出一袋速冻饺子。起锅烧水,准备煮来当做宵夜。

    老赵猛地推开门,稍显惊讶地看着客厅里的二人。

    似乎并没有料到,这俩人,竟然都已经醒了。

    稍显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即,用目光瞥了瞥赵喆他们两个。

    老耿感受到那锐利的目光,忙不迭地起了身,迎上前去。

    “海爷你回来了?”

    只见老赵默默点了点头,不仅没吭声,反而好似有几分警惕的,把他上下打量了一圈。

    老耿被他那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摸了摸后脑勺,连忙转移话题。

    “我俩正准备煮饺子呢。您也来点儿?”

    老赵听了这话,扭头看着正站在锅边的赵喆。

    沉默片刻,淡淡的应了句:

    “嗯。”

    说完,便坐回了沙发上。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赵喆用余光偷偷瞄向老赵,不知为何,总觉得他似乎有些心事重重。

    无论是神色,还是语气,都有些反常。

    赵喆心里犯着嘀咕,将饺子煮好,端到了餐桌上,招呼起老赵和老耿。

    三人围坐一圈,却没有一个率先动筷子。

    全都沉默不语,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压抑。

    看着这既尴尬又怪异的氛围,赵喆默默咽了口唾沫,刚想开口打破沉寂。

    只见老赵夹起饺子,囫囵个儿地塞到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

    “水库的事儿,我给你俩记着。”

    “要是再敢给我动歪心思,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说完,又往嘴里连着塞了几个饺子。

    便把筷子往桌上狠狠一撂,转身向楼上卧室走去。

    刚走几步,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回过头来。

    眉毛一挑,看向老耿。

    嘴里塞满了还没咽下的饺子,鼓着两个腮帮子,含含糊糊地叫道:

    “你还不回去?住这儿?”

    老耿被他这回马枪,吓了一个激灵。刚夹起的饺子,“啪叽”就掉在了桌面上。

    抬头看着老赵,立即起身。

    伸手捏起那饺子塞进嘴里,连连点头。

    “这就回!”

    说完,便头也不回,箭步流星地溜出了门去。

    老赵径直上了楼,老耿推门就溜。

    只剩下赵喆一人,对着桌上那满满两盘饺子,独自愣神。

    老赵的状态,属实奇怪得很。就连老耿,似乎也有些不大对劲。

    既然提起了水库这茬,赵喆本以为,老赵他起码也得给自己骂个狗血淋头。

    临了,还得再补上几记飞脚。

    毕竟,赵喆偷着下墓这事儿,在老赵家无异于犯了天条。

    不成想,竟就这样不了了之,给从轻发落了。

    赵喆虽说心里有几分暗自窃喜,却也总隐隐觉得有些心慌。

    再想想老耿,按照往常,非得对老赵的宽宏大量感激涕零。

    当面深刻检讨,真情忏悔。

    可刚才,却屁也没放一个。

    只顾着仓皇开溜。

    思来想去,也没有头绪。直搞得脑袋发涨,太阳穴都开始疼了起来。

    赵喆索性也就暂时不去纠结,填饱肚子再说。

    风卷残云,解决了一整盘饺子,把剩下的那一盘放回冰箱。

    于是,便轻手轻脚地,准备上楼休息。

    走到二楼,只见老赵屋门紧闭。房间里,似乎有整理东西的声音。

    赵喆却也实在是没有胆子,凑到门前去偷听。

    只得继续拖着酸疼的双腿,弓着腰,蹑手蹑脚地往楼上爬去。

    回到卧室,赵喆摆着大字,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暗自出神。

    这趟下斗,所经历的一幕幕情景,在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来。

    皮蛋身中剧毒、暴尸惨死的模样。

    老赵心事重重、步伐沉重的背影。

    还有王晨曦那双灿若星河、亮如龙晶的眼睛。

    赵喆越是回忆,越是心乱如麻。伸手拿过床边的手机,翻看起来。

    点开微信,却发现,有一条新的好友验证消息。

    那微信昵称,有些奇怪,只有一个破折号。

    赵喆点开那头像看了一眼,不由眼前一亮。

    手肘用力一撑,靠着床头,坐起身来。

    只见那头像图片上,是一个赤足站在海边的女生背影。

    宛如瀑布的乌黑长发,披散而下。

    一条白纱连衣短裙,既不乏清冷气质,又带着几分娇俏可人。

    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还有那白皙笔直的两条长腿,很是吸睛。

    看得赵喆眼睛都睁大了一圈,摸了摸鼻子,歪着头琢磨起来——

    难不成,自己这二十九岁临秋末晚,桃花运就这么来了?

    心里倒是不由激动起来,挠了挠头发。颇有些激动地,通过了那条好友验证。

    手指麻利地点开那妹子的朋友圈,却发现一片空白,啥也没有。

    赵喆心里虽有几分失落,却更是好奇起来。

    转着眼珠,稍加思索,发去了一条消息——

    “看你有点眼熟......你是?”

    很快,对方就发来了两个字。

    赵喆一瞬间,仿佛石化。

    握住手机,盯着屏幕,眉头便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