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桑冲门人

    王晨曦被赵喆这么一问,神色明显一怔,随即开口说道:

    “这确实是一小部分,完整的内容在奶奶手里。我只抄下来了这么多。”

    “不过我看过了,也没什么特别的信息。”

    说着,抬手便将那张纸收了回去,塞回了背包里。

    赵喆看着她那语气和神情,倒不像在撒谎。

    按照这姑奶奶的脾气,如果她的小九九被人给戳穿了,估计当场就要翻脸。

    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平静淡定。

    眼前既没有墓碑,也没有更多的文字信息。

    这墓主的身份,怕是无从得知。

    然而,正在赵喆疑惑犯难的时候,一旁的秦淮却走了过来。

    用手肘碰了碰赵喆,递过一张黑白打印的照片。

    那照片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竖列的繁体字,看得人眼花缭乱。

    多亏赵喆当年,文言文学得还算不错,多少也能看懂个大概。

    那照片上所记载的内容,应该是一篇完整的墓志铭。

    而王晨曦手抄的那份,正是摘自其中。

    赵喆仔仔细细地读了起来,越是读到后面,越是觉得震惊至极,双眼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了些。

    “这都写的什么玩意?你赶紧翻译翻译。”

    老赵皱着眉头,看着那天书一样的纸头。一边揉捏着鼻梁,一边开口对赵喆说道。

    通篇读了下来,赵喆深吸一口气。

    稍微理了理思绪,把那纸上的内容大致翻译了出来——

    这朱小娘,本名朱慎。生年不详,卒于正德三年。

    也就是说,“她”被刘瑾接进门来,还不到两年,人就挂了。

    但她凭着自己的倾国美貌,还有各类才艺,深得刘瑾欢心。

    歌舞乐器、吟诗作赋、女红烹饪、无所不通。

    更是善于谋略,心思缜密。就连政事上,也没少为刘瑾出谋划策。

    这朱小娘,虽被刘瑾以妻室之名,娶进了门。

    可实际上,却是个正儿八经的老爷们儿!

    虽然这朱小娘名不见经传,史料之上也未曾对这刘瑾之妻,有半句记载。

    可“她”的师傅,却是大名鼎鼎的明朝第一妖人——桑冲。

    “桑冲?就是也被凌迟了的,那个采花贼?”

    老K听到一半,突然兴致勃勃地开口询问起来。

    神色之中,尽是惊讶与好奇。

    赵喆看着老K兴致盎然的样子,点了点头。

    桑冲本姓李,幼年时期,就被卖给了山西榆次县人桑茂,作为义子。所以,也就改姓桑氏。

    原本出身平凡无奇,可却成为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采花大盗。

    相传,桑冲被买到了榆次县后,听说当地有一异人,名叫谷才。

    极擅易容奇术,还颇有拳脚功夫。

    无论是对女子的体态,还是举止行为都十分了解。

    书画歌舞、针线刺绣、按摩推拿等,样样精通。

    但这谷才,却是个怪才。

    专门靠着男扮女装,混迹市井之中。以此坑蒙拐骗,祸害了不少黄花闺女。

    桑冲当时年仅十三,但却是个好色之徒。

    听说了这等奇事,当即下定决心——必定要找到谷才,拜师学艺!

    历尽千辛万苦,桑冲终于寻到了谷才的住处。

    说明来意,想要让他收自己为徒。

    在此之前,谷才一直独来独往,从未收过门徒,传授技艺。

    可不知这桑冲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谷才竟然一点儿也没犹豫,当即收下了这个徒弟。

    当天,谷才便把桑冲,给上上下下拾掇了一通——

    “将眉脸绞剃,分作三柳,戴上板髻,妆作妇人身首。”

    不仅如此,谷才更是对桑冲毫无保留,将自己的绝技倾囊相授。

    描剪花样、刺绣荷包、缝帽纳鞋、烹调菜羹、按摩推拿、琴棋书画等技艺全都教了一遍。

    传授吐纳之法,让桑冲把嗓子练得,和姑娘一样,又细又柔。

    还教给他龟息之术,如遇危险,便可以闭气装死,免遭劫难。

    最后,连拳脚功夫,也没落下。

    经过谷才这般悉心教导,再加上自身聪慧。

    桑冲也算是全面发展,学有所成。

    看着自己的爱徒,技艺日渐精湛,谷才也是心满意足,颇有成就感。

    足足两年的勤学苦练,桑冲终于把谷才的看家绝技,统统练得炉火纯青。

    从十五岁起,便开始以女子身份,远离家乡,开始了自己坑蒙拐骗的职业生涯。

    一连近十年,足迹遍布大同、平阳、太原、真定、保定、顺天、顺德、河间、济南、东昌等45府州县,还有乡村镇店78处。

    按照现在的地理版图来看,相当于把河北、山东、山西这三个省份逛了一大圈儿!

    桑冲的行骗手段,也都大同小异,百试不爽:

    一路上,先留心打听,看看哪家有美女。

    然后便在这附近驻扎下来,伺机行骗。

    声称自己是某地的良家妇女,结果家门不幸,丈夫年纪轻轻就歇菜了。

    早早成了寡妇不算,那夫家的人,还对自己拳脚相加,暴力虐待。

    脏活累活全都得干,像个牛马牲畜一样的任人使唤。

    日复一日,自己实在是苦不堪言,无法忍受。

    所以,才逃了出来。以作女子工作为生,谋条活路。

    不进说辞无懈可击,桑冲还极其聪明。颇懂得循序渐进,迂回战术。

    往往他盯上的,都是大户、富庶人家的闺女。

    所以,首先会在作案对象的家附近,找一户人家投宿帮工。

    由于技艺出众,勤劳肯干。长得也是清秀俊俏、人畜无害。

    只需要稍加时日,桑冲便可顺利获得雇主家的信任与赞赏。

    于是,就开始央求主人,介绍他去受害人家里“教作女工”。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男女分别相当严重。男女在结婚之前,往往都没有见过面。

    所以,大户人家的小姐们都得深居闺阁、足不出户。

    古时候可不像现在,根本不存在宅家上网、打打游戏的条件。

    所以,常年累月地坐在家里。实际上,是相当无聊的一件事情。

    也正因如此,给了桑冲可乘之机。

    当时的观念背景下,大户人家请来“教作女工”,可就不单单是传授家政手艺这么简单的意思了。

    更是能够借此机会,给自家的闺女,找个广有见闻的同性闺蜜。

    传授技艺的同时,又能够陪伴起居,一解烦闷。

    也算得上是,一举多得的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