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天空的裂口突然开始朝下方蔓延出一道巨大的裂缝。

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从中走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刘仁一脸发愣的看着巨大黑影,这是一个身高至少近百米的巨人。

整个身体都由鬼魂组成,各种狰狞可怖的鬼脸纠缠在一起凄惨的吼叫着,在其头部的位置,一副巨大的白色面具挂在上面。

“魂灵!”

我看着眼前的腐朽,心中震颤不已,一个由魂灵所化的面魄到底有多强,这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

“呜——!”

魂灵发出一声凄惨的哀鸣,一道由怨念聚集而成的光束在面具的口中汇集。

“快躲开!!!”

我没有再管眼前的腐朽,拼着承受他一次攻击冲到了魂灵面前,寒蟾直指魂灵,一条巨大的五爪寒冰炎龙被我投射出去。

轰!!!

当龙与光束接触的瞬间,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四周的声音突然静止,地面上不论是十门弟子还是面魄都停了下来,抬头望着那寒炎龙与光束的交汇点愣愣出神。

嗡嗡嗡!

当交汇点的蓝色光球缩小到一定的大小时,所有人的耳边都传出一道震颤声,一丝丝血液从耳孔中流出。

“快走啊!”

我目呲欲裂,双手虎口发麻,这可不是普通的魂灵,这个高度,堆叠起来的魂魄,至少也要上万!由一万只魂魄所提供的怨念,足以将一个天师顷刻间撕成碎片。

但是,我的声音去无法彻底传递出去,一边的腐朽已经来到了我身后,一道寒意从我的背后升起,我敢肯定,如果被鬼帝直接偷袭击中,就算我现在的实力,也绝对无法幸存下来。

“九幽化魂,以血祭之,阴间之司,阳间判官,天威助我!!!!”

一声怒吼贯彻云霄,这一声终于冲破了限制,将声音传递出去,天空乌云瞬间汇集,一道巨大的旋涡在短时间内形成,一道约莫十米宽的紫红天雷从天而降。

轰!!咔!!!

天雷击顶!一股贯彻灵魂的剧痛从我头顶传来。

曾经跟吞天鬼帝大战出现的记忆碎片轰然组合在一起,一股无法言语的感觉充斥全身,我只觉得我的灵魂或者说意识被抽离出来,我竟然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后方。

“你最终……还是用了。”

秦广,我的身体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身前不远处即将爆炸的极点,微微叹了口气。

“你无须惊讶,这一刻本该发生,未曾想我以自身轮回,反而成为了预言的核心,吾乃汝前身,吾乃紫府之君……秦广!”

轰!!

一声轻喝,四周的时间如同倒转,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开战之前。

“这是!不可能!时间长廊的法则,你怎么可能会掌握!”

腐朽看到自己重新出现在虚空裂缝中,整个人都陷入了震颤当中。

“当今世上,这般实力,也敢称帝王?”

声音幽远,腐朽只觉背后生出一道寒意,回头看去时,‘秦广’已经出现在了他背后。

“你找死!!”

腐朽怒吼,身上的骨头嘎吱作响,一道浓烈的黑气朝四周蔓延而去,之前便是这黑气一直限制着我,被黑气包裹的腐朽,根本无法触碰到。

然而此刻……

“你掌握了衰老的力量,嗯,不错,但若如此便想以死亡君主自称,那还为时过早,天地不仁,能者居为君王,你若能在这一招活下来,我便可以考虑饶你。”

‘秦广’看到黑雾的瞬间抬了抬眼眉,反手间,一道黑色的光束从他手中打了出去。

何为死亡……

是生命的终结,还是存在的抹除?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

真正的死亡,不单单是从生理上杀死一个人,还要从灵魂,从他的存在,将他抹去。

这种死亡,有的人将其称为抹除,有点人称其为泯灭。

远古地府,占紫渊为据,以紫府为根本,天下无数妖魔鬼邪无不痛恨之,然紫府君主从未易主,但凡前往挑衅之人,全都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紫府地牢,十八囚笼,本满员,其中鬼仙居多,鬼帝最弱,然鬼仙一词从未在历史中出现过,只因一人。

“泯灭……之主……”

腐朽双眼的灰色魂火闪烁而后黯淡。

“这!”

当黑雾散去之时,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当中。

没有!什么都没有了!不单单是腐朽本身,就连他存在过的痕迹,这些鬼王都无法回想起一丝,他们只知道有一个人存在过,这是战争因果,就算是泯灭之主也无法抹除,但整个人曾经的一切都被所有人遗忘。

“你们,还想留在这里?”

‘秦广’淡淡的看了一眼鬼王,在场的所有鬼王顿时被吓的魂魄不稳。

咔咔……

黑色腔口缓缓关上,所有的面魄都退走。

原本该一触即发的大战,竟然被一人扭转。

远古府君,当如其名。

‘秦广’走到我面前,我只觉一股拉扯力从他身上传来。

“时间不多了,我未曾想阳间地狱会再次出现,紫渊之门大开,我会用最后的时间将门封印,苍魂大漠无法再撕裂出这样的裂缝,紫渊之魂没有通过紫府域门也无法离开紫渊,如今末法阳间阴间断绝通道,还需你们来维护阴阳平衡。”

似乎是因为时间不够的原因,从‘秦广’身上传来的拉扯力越来越大,最后的关头,他结出一道手印,一道黑芒重上天际飞往各处,将那些尚未修复的域门裂缝彻底堵住。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时,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而那些模糊的记忆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这一刻起,我才是真正的我自己,不再被前世束缚,我看了一眼重新恢复正常的阳间,心中一阵酸楚。

泯灭一人,以泯灭镇压远古千年,其结果却将自己的存在也一同泯灭,此后除我以外,无人再知泯灭君主。

我叹了口气,转身朝刘仁等人走去。

至此以后,阳间分阴阳,阳为青竹,阴紫府,我立紫府当君主,一手寒蟾为判官!

--------------------

二十年之后,山村民居中传出一声啼哭。

“啊呀,三婶,你看这娃是咋回事嘛。”

接生婆走过一看,娃娃的后脖颈上竟然有一只黑色的巴掌印。

三人顿时给吓的浑身冰凉。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接生婆忙走出去开门。

“你是?”

接生婆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都包在黑衣服中的人,脸上露出警惕之色。

黑衣人将兜帽取下,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我是来救你家孩子的,你可以称我为……洪乾道士……”

夜间阴风呼啸,一块紫色的令牌在黑衣人腰间晃荡着,四周一片寂静,唯有婴儿啼哭之声,久久未平……

喜欢九世大善人请大家收藏:()九世大善人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