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将你的灵魂,交出来……”

一道黑气在鬼镰身后成形,一个巨大的黑色虚影浮现。

轰!

镰刀轻轻挥舞,一道巨大的黑色斩击朝着姚畔斩来。

“到此为止了……”

就在这时,一道裂缝突然出现在姚畔和鬼镰面前。

就在镰刃即将击中姚畔时,一把长枪从中飞出,在和黑色斩击相撞后长枪被弹飞了出去。

“刘仁!”

姚畔看到刘仁后,神色才微微清醒了一些。

“跟我走。”

然而姚畔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将他束缚住。

“万掌门!”

姚畔心中火气上涌,可在他看到束缚他的人竟然是百草门的门主万归后,整个人的气势顿时落了下来。

“万掌门,我的师弟就麻烦你照顾了,至于这个家伙,就由我来会会。”

刘仁接住长枪一个轮转将枪尖斜指地面,满脸挑衅的看着鬼镰。

“没想到还真钓到了条大鱼啊,府君之徒,天门飞将,刘仁。”

鬼镰摸了摸脸上的面具,一声冷笑发出。

刘仁的实力仅仅只是真人巅峰,若按境界来说,刘仁连姚畔都不如。

“你……”

撕拉……

就在鬼镰准备先下手为强对刘仁发动攻击时,身边的空间突然撕开一道裂缝,一个穿着月白长袍的人从中走出,淡淡的看了一眼刘仁后便一把抓住鬼镰。

“玩镰刀的傻子,任务完成了,跟我回去。”

“放手!月魔,你有本事放开我!”

之前差点将姚畔杀死的鬼镰在月袍男子手里竟然连挣脱都做不到,刘仁本来还想冲上去阻止两人离开,可就在他对上了月魔双眼后,浑身立刻僵硬如铁石。

“天门飞将,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别死太早。”

空间的碎片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将空洞补上,直到最后一片补完之后,刘仁才浑身大汗的喘着粗气。

“太可怕了,这就是鬼帝吗……”

刘仁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如果只是那只鬼王的话,即便身上有着超乎寻常的力量,刘仁也可以一战,但若是刚刚那个月袍男子,刘仁甚至不敢保证自己能活下来。

“那应该不是鬼帝,虽然说无比接近,但终究差了一丝,顶多只能说一只脚踏入鬼帝之境。”

一边的万归摇了摇头将门打开,刘仁跟在万归身后走了进去。

“为什么要阻止我!江巧的剑,那是江巧的剑!”

回到紫渊,姚畔在失去束缚之后,便又大吼大叫起来。

“你去了不过送死而已,剑依然夺不回来,鬼帝只有三品以上的天师才有可能与之抗衡,若想真正将鬼帝杀死,估计只有天师之上的人可以做到,那个境界,根本不是目前你我可以企及的。”

万归一边帮姚畔敷着药,心中依然感到非常诧异。

姚畔的伤可以说已经危及了灵魂,但却凭借这么一副面具将灵魂稳固住,甚至最后连心脏都重新再生了出来,只要面具还在,他基本上不会死。

“没错,姚畔小哥,你去了不过是送死,而且,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损失,所以,还请麻烦你跟我走一趟,等我们研究完了之后,你就是提着头去找面魄,我们也不会阻止你的,呵呵。”

随着一道笑声,常白穿着白色的长袍从门口走了进来,眼神在姚畔身上打量着,就像是在看一只小白鼠。

“九冥门主的口气可真大啊,他也不过是一个天师境的掌门吧,同为天师境他有何资格未征得姚畔意见就将他带走研究。”

万归对于九冥门一直没什么好感,特别是眼瞎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的。

“万掌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呵呵,没有提前询问过姚畔天师的意见是我的不对,那么,姚天师,如果九冥答应只要你配合研究,我们就会想办法将江巧的魂魄复原,你愿不……”

“我愿意!你们做什么都行!”

常白话还没说完,姚畔就抢着回答,如果能用他换回那个傻姑娘,他绝对不会犹豫半分,不过……

“你们要是没有做到,就等着迎接我的报复。”

丢下这么一句狠话,姚畔直接冲着九冥门的位置走去。

既然姚畔自己都同意了,刘仁和万归也就没法插嘴了,饶是如此,两人也不想看着九冥这么为所欲为。

“广哥!你该管一管了。”

我看着眼前的刘仁,心中不禁叹了口气。

“刘仁,紫府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管,现阶段十门缺一不可,只要九冥没有做出过分的事,我就没有理由随意惩戒他们,这是身为府君的原则,而且……九冥他们做的其实也并没有错。”

“什么……”

刘仁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我也知道自己这句话说的有多违心,只是……

“你来看看这个。”

我拿出一面镜子,将血滴落其上,一道光影渐渐在上面晕开。

“这是!”

刘仁看着镜子里的影响,双眼猛然睁大。

镜子中的画面在不断变化,无数的天门弟子在与面魄对抗着。

“面魄的数量太多了,仿佛无穷无尽。”

我叹了口气,太阳穴隐隐发胀,鬼煞何其难成,紫渊大开之时,鬼煞就已经跑出去了一大堆,剩下的鬼煞中愿意加入紫府的又何其少,十门弟子就更不用说了。

之前还能够靠着魂器以及境界碾压收服阳间的鬼煞,可现在看来,游魂级的面魄五只都足以比拟一只鬼煞,关键是面魄仿佛无穷无尽,仿佛永远都杀不完。

“我去支援!”

刘仁说着便拿起长枪想要前往阳间。

“等等,你去了也没多大用处。”

“至少我可以缓解一下压力。”

刘仁紧了紧拳头,在天门待了这么久,对于同门师兄弟的感情他是最看重的。

“现在你应该等……”

我将铜镜收了起来,双眼看着大殿门外的天空。

“等什么?等面魄将阳间的人都杀完?”

刘仁有些赌气的冷笑一声。

我看了一眼刘仁,心中感到一丝欣慰,现在的刘仁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刘仁了,所有人都有所成长,既然这样的话,我们的赢面应该会大上一些吧。

任由刘仁转身离去,大殿再次剩下我一人。

我重新将铜镜拿了出来,上面的影像再次显现,黑暗中,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正从其中直视着我,他的腰间,赫然挂着一块紫府令牌……

喜欢九世大善人请大家收藏:()九世大善人新更新速度最快。